身中86枪 狂奔30分钟 "死"于幼年 葬于20岁

2019年02月14日 05:05 英国报姐微信号

1994年8月20日,在位于夏威夷的布莱斯戴尔中心(Neal S. Blaisdell Center),一场盛大的马戏团演出正在举行。台下观众聚精会神地看着被牵引进场的大象,那是马戏团里的明星之一,Tyke,一头会钻圈圈的大象。

(图片仅示意 图源:Nazim Uddin / Flickr)

小孩子们在大人的陪同下,兴奋地望着场地中央的这只庞然大物,等待着她的下一步动作,是乖乖直立,还是灵活钻圈呢?

可谁都没注意到,和往常的顺从不同,Tyke呆滞在原地,眼神里写满了悲怆。她经历了什么,台上的人不管,台下的人不知,而这一次,却成为了她最后的演出。

Tyke冲向了一旁的美容师,将他卷起又重重摔落,使他身受重伤,而上前阻止的驯兽师,下一秒则被Tyke在地上拖拽,最终被压死。

(图源:youtube)

在引起混乱,并造成死伤之后,Tyke开始向外奔跑,可在外面等待她的,是极速靠近的警笛声,和无数黑漆漆的枪口。

(图源:youtube)

经过长达半个小时的追逐,警方认为,Tyke的情绪已经失控,只有击杀她,才能避免出现更多人员伤亡。

于是,一枪,两枪,三枪……枪声激烈响起,子弹从四面八方向Tyke袭来,一直到她的眼睛都被鲜血染红。

最终,人们向它开了86枪。

(图源:ladyfreethinker)

她慌乱张望着,求救着,最终挣扎着倒在了血泊里。

(图源:youtube)

在这场“追捕”中,警方为了保护平民,采取这样的措施似乎是无奈之举,但是当我们想到Tyke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又为什么会失控时,我们应该明白,这场悲剧的缔造者,是人类自己。

1974年,在莫桑比克的野外,一只撒欢奔跑的幼象,睁着圆滚滚的双眼,好奇地望着一碧如洗的天空。

年纪尚小的她,丝毫没有察觉身后窸窣的响声,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草原上的风,就被匍匐在阴影里的人类捕获。

(图源:视觉中国)

而后,她被轮船运到了美国,被卖到了马戏团里,在那儿,她获得了一个名字,Tyke。

可是,每当这个名字被呼唤之时,却是Tyke最为畏惧的时刻,它或许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但它清楚地感受着这些痛苦。

每天,Tyke都得接受高强度训练,要么用鼻子接住铁杆,要么学着骑小车,要么不断地在铁圈中钻进钻出……这些违背天性的行为,它要一直练习到成为本能反应,否则就会遭到鞭打,亦或是挨饿。

(示意图 图源:archive.org)

而训练结束后,她只能和同伴们一起,回到逼仄阴暗的小屋里,被铁链拴住。够幸运的话,凑巧身边有个窗户,Tyke就会拼命凑近,看一看外面的天空。

(图源:Bradley Stookey/Born Free USA)

等有了演出,她还要被当成货物,在各地之间穿梭。往往不能获得充分的休息,就要被逼着上台表演。

更煎熬的是不曾消散的恐惧,Tyke不知道自己下一秒会面临着什么,不知道鞭子、象棍何时会落下,她常常被打到屈膝求饶,叫声凄惨,也常常在驯兽师经过时颤栗转身,渴望避开。

(图源:femalefirst)

这样的生活,她过了20年。事实上,在这过程中,她也曾想要逃离这个牢笼。一次在宾夕法尼亚的演出中,Tyke从前门逃出,经历了长达1小时的混乱。

三个月后,她在北达科他州的一个集会上失控了25分钟。

没有人愿意理解她,没有人给她想要的自由,Tyke只能一次次出逃,一次次被捉回,继续着让她绝望到窒息的表演和训练。

(示意图 图源:shutterstock)

一年后,Tyke被赶上轮船,经过漫长的航行,从加利福尼亚来到了夏威夷。

还没来得及看看这里的天空,没来得及呼吸新鲜空气,Tyke又被赶到演出场地,被迫进行表演。

这一次,她的情绪无法平息,悲剧,终究还是爆发了。

但让人心痛的是,这样的事件,已经不是第一例。

1916年7月13日,一头名叫Mary的大象,在游行中,被经验不丰富的驯兽师,用带着铁钩的象棍捅到脓肿疼痛的牙齿,当即,Mary失控将其踩在了脚下,不久后,她又平静了下来,但周围已经响起“杀死大象、杀死大象”的声音。

最后,她被愤怒的人群捆绑至起重机上,活活吊死。

(图源:pinterest)

自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例。

于是,我们看到在柬埔寨,那只叫做Sambo的大象,驮着两名游客在高温下行走,不久后,倒地身亡。

而那只名叫Tilikum的虎鲸,从小被捕获贩卖,一生囚禁在海洋馆,被提取精子用于繁殖,又被逼着进行表演取悦观众。人类强行扭曲他的生存轨道,最终换来的,是Tilikum极度失控,他于1991年、1999年和2010年,分别杀害了两名饲养员和一名游客。

(图源:hesomagazine)

对此,海洋未来保护组织主席米切尔·库斯托说道:“也许人类已不应该把如此庞大、复杂、聪敏的动物囚禁起来,这对它们而言不仅是非自然的,还会导致变态行为。也许我们从对它们的囚禁中已经学到了足够的教训。”教训,已经足够了,可是改变,真的开始了吗?它们,本应该在草原,在海洋,如今,却被困在马戏团、海洋馆、各个景点,遭受着奴役和虐待。

人类啊,以保护之名,行商业之实。

而我们依稀能够看到,1994年8月的那天,Tyke冲开了马戏团的铁闸门,终于能够不受束缚,她茫然四顾,却再也找不到儿时的大地,也望不到莫桑比克的那片天空。

Tyke不懂鸣笛声,不懂身后的追逐,她只是不停地奔跑,直到枪声响起,直到浑身失去力气。

(图源:theplaidzebra)

这是它生命中最后的三十分钟,也是它长大后最自由的三十分钟。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