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睡4个小时 不公平对待 女外科医生崩溃辞职

2019年02月14日 03:03 带你游遍英国微信号

话说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成为一名医生,是他们从小以来的理想高尚职业,因为治病救人的工作,总是看起来非常崇高而伟大。

即便是对于爸爸妈妈而言,孩子成为一名医生,也是一件非常光荣的事,毕竟是一份既体面又高薪的工作啊,毕竟还有什么比成为一名医生更让父母感到骄傲的呢?

然而,今天要说这个名叫Yumiko Kadota的烧伤整形外科医生的经历,或许可能会改变你对这个职业的原有的看法和各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Yumiko今年31岁,是一名生活在澳大利亚悉尼的医学博士和日裔整形外科医生。

Yumiko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攻读了医学博士的学位,并且在2007年的时候成为了悉尼一家医院的实习医生。

随后的十余年的时间里,Yumiko一直没有忘记自己成为一名医生、治病救人的初心,她总是尽可能地牺牲自己的时间,早来晚走,跟着前辈和师长学习手术技巧,观摩病例,让自己尽快成长。

在Yumiko初入医院实习的时候,很多资深的医生都很喜欢她,因为她工作有干劲,又积极学习,所以一度成为了前辈们口中”十几年来最优秀的实习医生“。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Yumiko慢慢发现了很多整形外科行业的黑暗面...

在踏入职业生涯六年之后,Yumiko渐渐感觉到自己在医院里的地位很尴尬……

她的领导,一名资深的神经外科医生,经常会有意无意地忽略掉她的任务,在手术选择助理时,往往要选择一个”他偏爱的长得漂亮的姑娘。“

而其他的一些男性的同事,也经常会嘲笑她,并且还会用日语对她说一些侮辱的话。

就连患者,也本能地选择更加信任男性医生,有一次Yumiko在巡诊的时候已经给患者介绍了自己的医师身份,可是患者还是故意称呼她为”护士“。

2018年,Yumiko来到了一家新的医院工作,本以为会遇到一个更好的环境,和更加善良的同事们。

然而一切却并没有如愿。

这家医院对初级医生的剥削和压迫可以说达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

Yumiko被迫在长时间里一直工作,即便是没有手术的时候,也要保持手机开机待命,

而即便是深夜里,一个突然的电话打过来,Yumiko也必须马上从睡梦中醒来,穿上衣服奔赴手术室。

Yumiko曾经有过很多个工作日,必须要连续工作超过20个小时,而下班之后还不能回家,因为第二天一早还要值班。

一个星期七天,每天24个小时,Yumiko的生活和工作彻底融为了一体,昼夜颠倒、连续工作都成为了家常便饭。

”我曾经在两周的时间里在医院里呆了120-140个小时,就算我回家,停车、洗澡、做饭、甚至睡觉……我也必须时刻保持待命状态。“

"你正在为一份当你猝死之后一个星期就会被新人替换掉的工作拼命时,你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Yumiko表示,这样的工作安排让她的精神陷入了极度的衰弱状态。

根据医院的值班计划,Yumiko每两个星期里,只有4个晚上的时间,可以保证睡觉的时候不被打扰,能完整地睡一个觉。

而剩下的10个晚上,都是无法预测的,Yumiko不知道自己睡下之后,会不会有电话打过来,自己是不是需要赶快跑到医院去抢救病人。

”这样的生活状态严重搅乱了我的生活,我不能去锻炼,也没有时间去进行任何社交活动的提前规划——因为我必须时刻待命。“

在转到新医院工作的第一个月,Yumiko就完成了100个小时的加班工作,并且为此付出了健康的代价。

由于休息不足,精神压力大,Yumiko出现了脱水、营养不良、失眠、精神不振等症状。

而当她试图和自己的主管请示,希望能够获得合理的值班安排和工作量的时候,却受到了来自主管和同事们的奚落和嘲笑。

Yumiko在自己的博客中写道,当时自己的主管在电话里对她说

”我们难不成还要照顾你的感受?你倒是好,我们也不想让你受累到崩溃,但是我们已经崩溃了!“

随着值班调整的希望破灭,Yumiko努力试图调整自己的心态工作,而接下来的一周,她的工作量更是大到令人崩溃。

周一,连续工作了12个小时……

周二,连续工作了20个小时,她试图给自己当时正在值班的领导打电话,让他回医院处理一些紧急的病患,然而领导的手机从来都没有在深夜时间接通过。

第二天早上,领导通常会笑嘻嘻地问Yumiko:”昨晚你是真的给我打电话了吗?我还以为我在做梦呢!“

而Yumiko在休息的时间,却经常接到领导和同事们的电话,当她身边自己需要休息的时候,她的同事们就会在电话里指责她:”你不要做一个叽叽歪歪的女性。“

2018年6月1日,在连续工作了24天之后,Yumiko终于忍受不了压力,从这家医院辞职了。

而Yumiko的部门主管在听到她的辞职申请之后,第一反应就是:”你还能不能再坚持几个月?“

Yumiko拒绝之后,反而还被主管评价:”不擅长管理自己的时间。“

尽管这一次不计后果的辞职,Yumiko可能已经被悉尼的医师协会写进了黑名单,今后将不再能在悉尼市找到类似的工作,但是Yumiko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刚刚辞职之后,Yumiko发现自己在夜晚没有办法安然入睡,每隔几个小时,她都要从梦里惊醒,因为她的大脑已经适应了这种紧张的工作状态,没有办法一下子得到完全的休息。

因为失眠和创伤后的症状,Yumiko在医院里住院治疗了六个星期。

辞职之后,Yumiko终于有时间进行运动和社交了。

她重拾了瑜伽的爱好,并且准备成为一名专业的瑜伽教练。

她通过阅读和运动,逐渐找回了良好的精神状态。

而这一次,她选择通过自己的博客揭露出这些医生圈子里的黑幕,只是希望可以人们可以意识到澳大利亚这个国家对于初级医生的剥削,希望可以让更多的新手医生免于这样的命运。

网友的观点也是各持己见……

”不管咋说,她还是可以赚到6位数的年薪啊!“

”我以前在伦敦一家很有名的餐厅工作,每天至少要工作18个小时,但是我想我赚得还没她一半多,我也没抱怨过什么呀!“

当然,也有很多人表示出了对医务人员这个职业的理解和包容……

”讲道理,不光是外科医师,我见过很多急诊室的医生和药剂师工作也很辛苦,而且这些也不只是发生在女性身上的,年轻的医生经常被欺负和过度使唤……而他们为了能够在实习期结束之后顺利留下成为正式员工,往往不得不这样打碎牙往肚里咽。他们永远都不会拥有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这样的关系让人觉得很寒心。”

“我听说这样的情况对那些年轻医生来说挺普遍的,而且他们拿着不公平的薪水,远远不及他们这么多年辛苦的学习和付出。”

“成为一名外科医生可能会赚到很多钱,但是他们也为此付出了很多任务作的时间和自己的健康。想象一下,如果一个精疲力尽的医生在给你做手术的时候,这个场景可能挺吓人的,因为一个小差错就可能是一条人命。当局需要有所行动了,都这么长时间了,我猜想可能也是因为医生短缺的缘故。”

“我是精神健康领域的医生,我想说,这些年轻的医生都需要对自己的精神和心理进行锻炼。我们需要医生既能够看到很多黑暗面,同时又能向死而生,救死扶伤。这个行业的很多同仁都是这样相互扶持着走下来的,你不是在孤军奋战-那么多的医护人员,都忍受着高强度的工作和长时间的劳累,有时候他们还不得不面对各种各样糟糕的结果,得不到有力的支持和帮助……但是那些心理健康的人,会彼此帮助,因为这是医生培训中很重要的一环!”

希望更多人能意识到,医生这个看似光鲜的职业背后,也有很多需要理解和不为人知的辛苦吧……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