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弟弟报仇加入了帮派,15岁的他,杀一个人能赚600块

2019年11月14日 23:11 英国那些事儿

对于曾经看过《毒枭》这部剧的人来说,麦德林(Medellin)这个城市应该不陌生,

作为大毒枭Pablo Escobar的老巢,这座哥伦比亚的城市一直在世界上都很有名,

这里有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有灯红酒绿的娱乐生活,超过300万人口居住的麦德林,叫它大都市也不为过:

但在麦德林,和《毒枭》里类似的剧情也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不停上演着:

猖獗的地下犯罪组织,拿着枪和刀肆意杀人的未成年人,

这些好似电视剧里才会有的剧情几乎每天都在这里发生,

比如今天故事的主人公Santiago。

Santiago并不是他的真名,至于他的真名是什么没有人知道,他更不想让别人知道。

今年15岁的Santiago是个土生土长的麦德林少年,像千千万万个孩子一样,那时还是小朋友的他对未来十分憧憬,

“小时候我的梦想是长大成为一个音乐家或者是建筑师。”

但是贫穷在一开始就牢牢限制住了他,

和妈妈居住在贫民区的Santiago没有足够的钱去接受高等的教育,他和弟弟还有妹妹只能在家附近的学校读书,

由于地处贫民区,Santiago和弟弟所在的学校常常会遭到当地一些犯罪组织的骚扰,

他们以金钱为诱惑,招募那些年轻的穷孩子加入组织替他们卖命杀人。

(麦德林的贫民区)

那时仅有10岁的Santiago和弟弟都属于听话的好孩子,面对犯罪组织的提议,两人决绝的拒绝了。

“我对那份工作从来不感兴趣,我们没想过要成为杀手。”

然而,一次拒绝却为他们惹来了杀身之祸,

其中一个恼羞成怒的犯罪组织直接杀死了Santiago的弟弟....

报警?首先可能没什么用,其次还很有可能给自己的其他家人带来危险;

直接找杀弟弟的人报仇?对于还是个孩子的Santiago来说基本不可能,再者,连个像样的武器都没有报什么仇;

那只能默默忍着?这对于很爱弟弟的Santiago来说更是做不到...

怎么办?Santiago在脑子里想了无数次这个问题。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答案:接受犯罪组织曾经的招募,然后加入他们。

在这里他可以得到武器,经过一些模拟训练逐渐学会了怎么用枪去杀人,

同时在这里Santiago还掌握了把摩托车开得飞快的技术,毕竟犯罪逃跑最要紧的就是速度,

想要加入组织唯一的前提就是杀过人,为了帮弟弟报仇,Santiago干脆豁出去了,

“他们(组织)会通过聊天软件告诉我地址,我和另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到了那里,

我们用脚踢开了门然后问他要钱,他并没有给够我们想要的钱,所以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情。”

十岁出头的他,就这样第一次杀了人。

人也杀过了,技术也学会了,一切准备做周全后,只有十岁多的Santiago正式成为了一名职业杀手,也开始走上了为弟弟的复仇之路,

经过打听他了解到,曾经参与杀死弟弟的一共有四个人,

“城市不大,想找到他们说容易也很容易。”

很快,Santiago的肩上又搭上了两条人命。

但剩下的两个人却怎么都找不到...

不搞死这四个杀死弟弟的人,Santiago是不会放下手中的枪的。

复仇之路还在继续,但与此同时Santiago也发现了自己身上开始出现的一些改变。

“这种血腥的生活起初我非常害怕,但现在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看来我现在已经很喜欢这种血腥感。”

不光爱上了杀人的感觉,Santiago还发现这种生活可以让他赚钱,

赚来的钱可以养活妈妈,还能帮妹妹缴学费。

“所有工作都是有偿的,一般我会趁着家人睡觉的时候溜出来,从每天晚上11点到凌晨4点去社区贩毒赚钱。”

“如果接到了组织的任务,就和同伴开车去现场做任务,

每杀一个人还能赚30万比索(约人民币617元)”

过去几年这种血腥的生活彻底让15岁的Santiago身上失去了孩子的童真,

一面仍然在寻找杀死弟弟的凶手,另一面他也在不停成为着杀人凶手;

白天他是妈妈和妹妹眼中会赚钱又可靠的儿子和兄长;

到了夜晚他又成了尽情享受血腥的杀人犯;

生活魔幻又扭曲...

“如果不是他那孩子的嗓音,你不会想到说这些话的是个15岁的孩子,

当谈起死亡这些话题的时候他就好像是一个看透很多事情的成年人...”

在少管所采访Santiago的记者这样说道。

是的,Santiago最终还是进了少管所,

在一次任务失败后他被警察送去了少管所,在全程和记者的对话中他显得异常平静,

“从他的语气中能感受到他对此并没有悔改之意。”

像Santiago这样的孩子在麦德林并不少见,

这些生活在贫民区的孩子家庭平均收入往往都低于100美元,

为了钱或是其他理由,他们早早就接触到杀人,贩毒这,孩子们的心理变的越来越扭曲,越来越残忍...

(麦德林的贫民区)

多少人命丧于他们的枪下,而他们自己有时也会面临着死亡的风险。

虽然每年被抓的青少年数量有所减少,但今年到现在仍有超过1300名和Santiago一样的少年儿童因为各种各样被警察所逮捕...

这些孩子在残酷的环境下丢失了原本该拥有的纯真童年,

他们既是受害者,也是残忍的凶手...

一个和Santiago情况类似的孩子面对采访时形容说:

“我们的生活过一天算一天,好像看不到明天。”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