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假装开心去整容,这个世界怎么了?

2019年10月20日 12:12 公路商店

臭脸不致命,但也算一种病——天生臭脸综合症,它的英文名简单粗暴地概括了所有的患者:Resting Bitch Face(婊子脸,简称RBF)。

天生臭脸综合症的患者在听别人说话、盯着手机屏幕、推着购物车的时候,表情却很凶残,看上去很急躁或不爽。

事实上他们挺开心的。

天生臭脸的人,24小时都在清理脸上的宿便。

当他们不做任何表情让自己休息一下的时候,总是会得到关切的问询:今天怎么不开心?当他们认真听别人说话的时候,却会被说冷漠。面对朋友的关切,天生臭脸的人无奈又委屈:“总有人让我多笑一笑,但我已经笑了啊?”

 图片来源:微博每次打车的时候,再能唠的北京的哥都不敢跟我讲话,从后视镜里看,我俩像是去法院离婚的破碎家庭。但对社交恐惧患者来说,天生臭脸综合症反而是上帝的恩赐,它隔绝了大部分尬聊废话。

如果非要列举天生臭脸综合症为数不多的好处,可能就是这种与生俱来的距离感得到了时尚界的垂青,黑脸是一种不成文的时髦做派,美其名为“厌世脸”。

在Google搜索天生臭脸综合症,稍微浏览一会儿都感觉会被满屏的不爽和颓丧传染,弹出来的大部分照片都是天生臭脸的明星。Kanye West是男生里最著名的RBF脸代表,不管出席任何的颁奖礼还是酒会,侃爷的脸看上去都让人觉得他在哪里藏着一个中指。虽然Kanye不笑比微笑还好点,毕竟憨厚的笑容会毁掉他的气场,但他依旧跟大部分普通人一样被天生臭脸困扰着。

研究表明,大多数面孔97%的情绪是中立的,只有3%的潜在情感,当科研人员对Kanye的脸进行扫描时,能发现6%的潜在情感。

也就是说,天生臭脸综合症患者的面部表情看起来就是比别人生动,但这种生动常常是一种不耐烦、沮丧或暴躁。

天生臭脸的人,对自己的面部研究比算命师傅还要仔细,他们通常都有下垂的嘴角、耷拉的眉眼,或者是眼白很多而显得凶巴巴。

只要你还在社会的大染缸里,就无法禁色,臭脸是老天的诅咒,给一切机遇都设置了面试障碍。

整容是人类在进化论的缓慢进程里的一次作弊,理由却越来越卑微——不是为了好看,而是为了“好笑”。

十年前的人注射肉毒杆菌,来对抗微笑时岁月在脸上挤压出来的褶皱,现在的人往脸上打玻尿酸,是为了伪造开朗的笑容。

他们会花费500到5000美元不等,在手术台上等待10到20分钟,通过注射抚平皱纹、提拉嘴角的线条,就为了获得一张平易近人的脸。

“而且天生脸越臭的人,打针的效果会更好。”

洛杉矶的Morra用肉毒杆菌去除了她天生的皱眉线,这样就不会一直被人问“你生气了吗”。

“人们对我更温和了,真的。”

Shafer整形外科和激光中心的David Shafer医生告诉《华盛顿邮报》,他平均每周都会做几次给嘴角整容的手术。“别让我再看到我的臭脸”Hope Davis就是Shafer医生的一个成功案例,有一天她在网上看到了自己和朋友们聚会的合照,发现被抓拍的自己总是一副全世界欠我五百万的臭脸。

这让她意识到一个问题:只要自己不刻意保持笑容,松懈下来的脸看上去就会显得非常不耐烦。在Shafer医生的帮助下注射、整容并消肿后,Davis的精神状态肉眼可见地不一样了,朋友们说不上来她到底改变了哪里,但都会下意识地说:

“你今天看上去很美很可爱。”

“你嘴角向下的时候很美”在现实中只是歌词的强行押韵,在社交场合里自由地下垂嘴角总是招来歧义。

每个人都在这个飞速运转的时代旋涡里被离心力左右着,总有些人像红外线扫描仪,审视你的每一寸面部肌肉,解读你的表情语言,总结你的态度和心情。

最后留下被总结的人一脸莫名其妙。

嘴部提拉在韩国已经火成了2019年最受欢迎的整容手术之一,在嘴角注射透明质酸填充剂可以保持半年到一年的嘴角上扬,做过手术的人看起来都非常“开心”。

但显然半永久的微笑并不是真正的快乐,对年轻人来说当代世俗社会依然是一个高压的社畜地狱。比起周五和前辈们在烤肉店喝到烂醉,去洪川的Prison Inside Me监狱酒店体验不能玩手机和交流的监狱生活反而更解压。

生活总是设置很多障碍又假装有很多选择,但并不解决问题。为了显得开心去整容的人,最后还是笑不出来不想整容的人会求助于传统的按摩治疗,在按摩师的灵活手法里寻求解脱。但他们在提拉你的面部肌肉时,除了劝你办卡还会像只有7秒记忆的金鱼,反复询问“是不是感觉脸更紧致了”,逼问式的催眠满足了精神上的幻觉。

这就像你在理发店的Tony老师手里,总是能吹出25年来最美的发型,回家睡一觉起来照镜子,又回到日常的狼狈里。

天生臭脸综合症不会主动带来生理上的痛苦,却又在精神上折磨着大量渴求体面的人。

或许有时候,我们并不一定是有臭脸综合症,只是大部分事情都长在了我们的臭脸开关上,并且频繁到只开不关。

整容后再也不会自动臭脸的人,反而也失去了臭脸开关,把自己囚禁在了僵硬的伪善里。

作为一个(贫穷的)天生臭脸综合症患者,我决定继续快乐地垂下嘴角。反正我们只是张开不同的嘴巴,打着一样的哈欠。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