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人的工作 你根本不知道世界有多残酷

2019年10月19日 02:02 任盈盈博客

1992年12月22日,第47届联合国大会决定将每年的10月17日定为国际消除贫困日。多年来,国际社会为消除贫困作出积极努力,虽然取得效果,但世界各地消除贫困的进展并不平衡,消除贫困仍然任重道远。目前全球仍有8亿多人生活在贫困中。图为2017年6月16日,孟加拉达卡,城市下水道清洁工清理下水道。(VCG)

2017年12月3日,孟加拉国纳拉扬甘杰市,沙里亚卡什亚河岸的一座砖厂里,工人们正辛苦劳作。(VCG)

2010年3月11日,印度加尔各答,一个下水道工人钻进下水道“捞金”。由于该地区有大量的珠宝商,碎块的金子有时会随污水倒进下水道,有人就会钻进下水道捞淤泥淘金,再以100卢比(1 印度卢比约合0.014美元)每克的价格卖出。这种买卖对于加尔各答的穷人来说是个赚钱的好方法,但常与生活废弃物接触也让他们陷入高传染病的风险之中。(VCG)

丹罗拉垃圾场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是世界城市垃圾污染最严重的地区。成千上万的拾荒者佝偻着穿梭其中。那里环境恶劣,绝不适合人类工作居住,很多当地人正是靠这个垃圾场负担起整个家庭。每天,那些着陆在内罗毕的航班飞机上没有吃完的沙拉、三明治、面包、杯装酸奶和其他废物会被运送到丹罗拉垃圾场,这里是内罗毕唯一的垃圾倾倒点。每当运送垃圾的卡车到达时,都会有许多人过去为这些残羹剩饭争抢。拾荒者大多捡到什么吃什么,不能吃的就收到大麻袋里随后低价出售。中间商在垃圾场附近的称重站低价收购拾荒者捡来的可回收废弃物,随后卖给个体运输者,个体运输者将这些废弃物运往回收公司,从中收取运输费。这些运输者每天至多收入250先令(约合2.5美元)。(VCG)

2013年9月9日,阿富汗贾拉拉巴德郊区的儿童在捡地上的煤屑。据联合国报告,约900万或者36%的阿富汗人生活赤贫,而37%的人则刚刚可以解决温饱。(VCG)

当地时间2014年3月5日,中非Gaga,淘金工人。当地居民很多都以在非法金矿中淘金为生。.(VCG)

2014年3月11日,印度孟买,石灰厂的工人在工作。(VCG)

2015年1月19日,阿富汗喀布尔,煤矿工人将煤炭装上卡车。每个劳工每天平均赚10美元,其中大部分人是背井离乡,从北部来到首都。(VCG)

2013年8月27日,印度新德里附近,一名工人在仓库卸载稻米。(VCG)

2014年5月27日,阿富汗赫拉特,一名制铝厂工人。(VCG)

2014年3月1日,印度北部山城西姆拉,一名工人背着煤气罐在雪中行走。(VCG)

2015年4月1日,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洲圣金廷,水果采摘工展示采摘草莓后的手。墨西哥下加利福尼亚洲圣金廷的水果采摘工抗议极度贫困的生活,从3月份起,由于对工作条件的不满,工人曾罢工阻塞道路,参加游行,甚至与立法委员举行会议争取权利。当地的一名采摘工和他的家人住在灌木丛中搭建的小木屋中,这名采摘工称,每天采摘110公斤到200公斤的草莓,一周只能赚到56美元到79美元不等,而2013年草莓在美国平均每公斤售价就5.19美元。(VCG)

2016年6月15日,印尼巴纽旺宜县,采矿工人在卡瓦伊真(Kawah Ijen)火山工作。发出绚丽蓝色火焰的液态硫磺。(VCG)

2013年7月9日,印尼爪哇岛阿朱那,印尼硫磺矿工们在火山口谋生的艰险。(VCG)

2011年11月30日,柬埔寨暹粒市,儿童在垃圾回收站工作到深夜。这些孩子白天上学,晚上去垃圾场工作以补贴家用。尽管暹粒市古老的寺庙建筑拉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仍有28.3%的柬埔寨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1.25美元。据统计,在1420万的人口中,36%的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85%的人生活在农村地区。(VCG)

2009年5月2日,缅甸首都仰光附近的贫民窟。 这个在贫民窟小煤矿里工作的工人仅有11岁。(VCG)

2013年10月25日,孟加拉国达卡,工人们利用传统的脱蜡铸造法打造金属、青铜工艺品。Sukanta Banik家族在200年的时间里都坚持这一做法,每一件工艺品完成需要花费大约10个月的时间。目前这一技术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因为这些工艺品很多都开始用塑料大规模的通过生产线制造。(VCG)

2014年11月5日,印度皮利邦格阿,工人在轧棉场工作。(VCG)

2016年10月8日,阿富汗喀布尔,阿富汗儿童在当地砖厂做工。在阿富汗,许多儿童从7岁就开始到工厂做工或帮人放牧以贴补家用,还有些孩子则在街头收废纸、废金属、拣柴火,给人擦鞋,甚至乞讨。(VCG)

2017年2月8日,塞内加尔Tomboronkoto,矿工们在金矿工作。矿工们经常早上温度还不是很高的时候开始工作。(VCG)

罗兴亚难民Nur Hafes一家来到了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的难民营,从那时起,12岁的Nur Hafes变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为母亲和7个弟弟妹妹赚取日用开销。Nur Hafes通常会等待当地的穆斯林传教士分发在清真寺筹集的善款,还会在路上为访客举伞遮阳赚取小费和生活物资。图为2017年10月27日,孟加拉国科克斯巴扎尔,Nur Hafes在烈日下举着伞。(VCG)

2017年9月14日,墨西哥墨西哥城,卡马拉准备进入下水道进行清理任务。57岁的墨西哥人胡利奥·塞萨尔·卡马拉也是潜水员,不过他工作的地点有些出人意料——下水道。卡马拉是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目前唯一一名下水道清理员,负责清理城市排水管道中淤积的垃圾。卡马拉一身行头重约36.3千克,能在他水下作业时起一定保护作用。考虑到身背氧气瓶负担过重,卡马拉呼吸通过潜水头盔上连接的一根管子,管子通到水面以上。由于是在污水中游泳,又是在地下,距离水面10厘米以下就漆黑一片,因此他通常是在黑暗中游泳。在他30年水下作业中,他在下水道发现过死人、马、猪头、冰箱、微波炉、武器和汽车零件等。(VCG)

2018年2月21日,印度西里古里Fulbari村,印度彩色胡里节将至,工厂工人准备彩色粉末。(VCG)

2018年6月1日,阿富汗喀布尔,阿富汗儿童在砖厂工作。(VCG)

有一些从缅甸逃入邻国孟加拉的罗兴亚难民在当地的捕鱼业找到了工作,但都受制于当地政府,每天的实际收入很少,偶尔可以获得一些捕获的鱼。援助组织说,夏姆拉普(Shamlapur)难民营是大约1万名罗辛亚人的家园,位于世界上最长的沙滩之一,那里村庄里的绝大部分村民均以打渔为生。同个难民营中的罗兴亚妇女则到临近的海产加工厂打工,负责晒鱼干,每天可以赚取100至200塔卡(1孟加拉塔卡约合0.012 美元)。这个加工厂在每年9月至隔年5月的晒鱼旺季里,每天要处理多达100吨的鱼。罗兴亚小孩也为了养家而努力挣钱,他们清晨到海边帮渔夫把船推向大海,或是到船上帮工。这些童工力气不大,只能得到一小袋的鱼作为酬劳;不过,这些孩子对这个报酬是很满意的,因为他们可以拿着这些鱼去跟小贩换别的东西吃。(VCG)

据英国《镜报》报道,一组照片记录了孟加拉国博格拉一处资源回收站内数名工人在烈日下身处由英国运来的浩如烟海,五彩斑斓的塑料瓶堆中,对其进行分类回收的场景,画面中的塑料瓶之多既令人震惊又引人感慨。 照片中,炎炎烈日下,工人们蹲坐在堆放成山的塑料瓶堆中,马不停蹄按照颜色、形状以及大小对其进行分类整理,大部分工人都是头顶烈日,没有采取任何遮阳措施,少部分工人则在头顶撑起了遮阳伞抵挡日晒。这些塑料瓶经整理后,被送回工厂内熔化加工再生成新的塑料瓶。(VCG)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