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民 地球上收入最高群体 是8亿人互联网骗局

2019年10月18日 10:10 凤凰周刊

“世界500强CEO某乎占499,还有一个是匿名的”

互联网总是给人以错觉,似乎学历人均985,月入过万都算穷。怎么统计出来,就成了9成都没读本科,7成月入不足五千呢?但实际上,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2018年全国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人口,一共占总人口的13%;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中国最有钱的人都在哪里?

答:知乎、 豆瓣、朋友圈。

据网友估算,知乎人均收入完爆卡塔尔皇室,豆瓣大概能跟美利坚高级中产一个水平。

更别提朋友圈,总有那么一群人,跟不用上班似的,一天换一个国家的定位。

中国人均GDP还不到7万,但混迹于互联网的网友们,似乎早已率先全国人民,实现了全面小康、全员中产。

每天都有正飞往美国的高知,随随便便推荐的“实用好物”就动辄上万...

看多了网上分享的生活,再看看自己,内心只有一个大大的疑问:

大家啥时候瞒着我变得这么有钱了?!!

中国网民到底有多有钱?

在中文互联网上,有那么一些平台,用户整体呈现十分高端的形象,普通人看了根本不敢出声,生怕浅薄的语言,泄露自己贫瘠的收入。

还挣扎在贫困线上?那只能说明你懒,毕竟“世间所有的不公平,都是当事人能力不足”。

以全民皆知的“高端社区”知乎为例,蹦跶的最欢的人,不是正在国外就是刚下飞机,学历个个常春藤,年薪全都过百万。

知乎有一个知名问题:“百万年薪的人的生活是怎样的?”

截至2019年9月11日中午13时,这个问题一共有1194个回答,绝大多数都认真描述了年入过百万的自己的生活状态。

去年年底,知乎官方宣布注册用户突破2.2亿,而此前发布的《知乎用户刻画及媒体价值研究报告》显示,知乎用户中本科及以上学历占比达80.1%。

也就是说,在知乎上,本科及以上学历人数,比建国以来,全中国培养的所有专科及以上学历的人数还要多。

于是,有网友为知乎用户进行了画像:

统计后的知乎网友们,50%以上的出身中科院,四分之一来自哈佛耶鲁麻省。五分之一出身剑桥斯坦福。清北复交四大名校出生,还占了二十分之一。

剩下的一丢丢,就是211、985、以及其它双非专本院校了。

而网友们的年收入,也非常的可观。年收入在100万-1000万之间的,居然占到了49.23%。

同样是宣称高学历、高收入,虎扑网友明显比知乎网友逊色了一筹。

早年间玩虎扑的人都还记得当年刚入虎扑时内心的澎湃,虎扑步行街当年是“年薪30万,人均985”一条街,虽然远不如知乎如今的人均中科院,年入过百万,但考虑上通货膨胀因素,当年的虎扑也算是高端。

然而多年过去,知乎后来居上。虎扑网友总结了自家落了下乘的原因:输在格式不固定啊!

知乎回答:

谢邀

人在美国,刚下飞机

利益相关,同行太多

匿了

虎扑回答:

终于轮到我了,我是干***的,有什么要问的吗?

一看格式姿态就落了下风。

有闲来无(dan)事(teng)的虎扑网友在虎扑步行街上发布了一则投票,问大家各自的月薪,选项从2千到5万不等。

截止2019年9月11日下午4点,近万名虎扑网友参与了投票,投票最多的是月入10000-15000元,其次是50000元以上。

对此结果,我司资深虎扑用户表示:

虎扑网友们也十分愉快地自我吐槽:十个亿的选项都有人敢投。

不仅知乎、虎扑,还有自称“无价值用户”的豆瓣网友,以及以扒皮出名的天涯论坛等等。不论主打什么风格,这些网络社区总给人以光鲜亮丽感。

刷多了以后,生活和互联网似乎成了两个世界,相互脱节。以至于有网友真切发问:

互联网上广为流传的各大平台人均收入和教育水平,大致呈现为以下这个图表:

不仅学历优越,收入不菲,互联网上的精彩生活,也是让人啧啧称赞,只觉得自己一贯粗糙的生活方式,活得还不如网上的一只狗,还不算王思聪家的。

网民都在过着什么样的生活?

“在北京挑战每月只花3000块钱,有兴趣加入的朋友可以扫码进群”。

在朋友圈刷到这条征集时,王富贵下意识的算了一比帐。

在北京,孩子还在上幼儿园,老婆在家专职带孩子,每个月房贷,车贷,还有生活支出,根本不可能只花3000块。

呵,每个月只花3000块,也就单身汉才能在北京做到吧。果然对自己这个阶级来说,这真算是个很大的挑战呢。这么一想,王富贵忍不住为自己打拼了大半辈子才换来的今日成就,感到了骄傲。

但显然,王富贵还是天真了,在人到中年贱成狗的互联网上,暴击来得比芝加哥打字机还要猛烈。

没过多久,王富贵就在朋友圈看到了下面这篇文章,才知道了这个挑战的具体要求……

挑战的要求很简单,在北京,一个月只花3000块。

除去水电房租的消费

除去已经提前花出去的米面粮油,

除去健身卡课程包年一类的消费,

除去猫,狗,孩子的消费。

是的,这个挑战,是每个月只花3000零花的挑战。

文章里,作者对他(她)为期一个月的挑战这样形容到,“3000块,北京绝地求生”。

绝..绝地求生??

明明3000块只用来零花,已经很多了好不好???

王富贵很受伤,但说实话也没那么受伤,毕竟这并不是王富贵第一次在朋友圈受到这样的暴击。

今年春节,在王富贵只能抽空带着老婆孩子去秦皇岛看冰碴子海时,朋友圈里的不是在秀着布拉格的雪,就是在发着南半球的夏日风光,澳大利亚的沿海公路和新西兰的自驾游。

早起时,刷到的第一条朋友圈就是吐槽当地早餐太单调,顺便带上一张精心找取角度后又带有随意感的早餐图片。

“国外的真是吃不惯,还是中国美食好吃,想回国了。”

类似甜蜜的抱怨几乎每天都会在朋友圈里上演着。

如何在抱怨中,模糊又清楚的暴露坐标,又不刻意标注位置,成了互联网时代中产们最大的苦恼。

特地去吃的明星餐厅,网红餐厅吃起来不过如此。

晒约会,晒晚餐,晒明星打卡店,晒健身,晒演唱会,晒艺术节,晒美术馆、晒美景,晒美人,晒生活,朋友圈聚集了所有人生活的高光时刻。

每个人都活的充满了仪式感,活出了上流社会精英的模样。

每当朋友圈亮起新的小红色时,可能就意味着,又有一位朋友出国了。

新马泰起步,尼泊尔是西藏之外更加洗涤灵魂的圣地,日韩是小资情调的最爱,法国希腊爱情海是朋友圈的出行顶配,澳大利亚海岸线环游。

你方唱罢,我登场,美国公路自驾,敞篷车里肆意的,是绝对的金钱与自由。

消费观,生活观,婚姻观

互联网上的三观离普通人有多远?

在社交APP小红书上,女明星们通过分享自己的消费心得,焕发了事业第二春。

在她们过来人的现身说法和外表精致美丽,人生相对成功的强大说服力下,女明星和美妆网红、情感博主、微商并驾齐驱,成为左右当代互联网女性的人生指南。

小视频里,女明星对着镜头举起自己带着巨大的钻戒的手,给当代女孩们传授着独到的购物知识。

“低于1克拉都是碎钻,不值钱的”。

“钻石,我不喜欢买异型的,我喜欢买传统的方形,长方形,这种比较有价值。”

“我觉得,与其花很少的钱,买很多款式的廉价饰品,不如把钱攒起来买个有价值的包包,还能当传家宝,这款黑色爱马仕就很好,款式经典,还大能装,可以当买菜包”。

人,有能力一定要对自己好一些,女人,一定要对自己舍得,现在不重视保养,就会想被啃掉的苹果,放坏了,以后花再多钱也救不回来。

消费观念的改变贯彻到每一个女孩身上,买好的,买贵的,买奢侈品,把自己的人生活成精致的奢侈品,让任何人都高攀不上。

光鲜亮丽的簇拥下,鸡汤喝毒鸡汤轮番上阵,解放女性的同时换上了另一套枷锁。

家庭主妇小兰在快手上,用视频分享记录着自家一家四口,在深圳租房生活的小日子。

视频几乎就是鸡毛蒜皮、点滴美好的日常,例如一家人点了个外卖、给丈夫孩子做晚餐、搬家、布置新家、丈夫从工地回来修理灯具。

视频里小兰在新家,几十平的出租房里笑的一脸甜蜜,带着对生活变好的满足,还有对未来的畅想。

她一直说,“很珍惜这样的生活”。以前丈夫在外地打工,只能自己在深圳带孩子,现在一家人团团圆圆,日子也越过越美。

但她珍惜的生活,随着视频被更多人看到后,在互联网上收到了这样的评价:

和这样的评价:

“说实话,这种生活环境的爱情,我真的不羡慕,我宁愿单身,……。”

“不是我说,这种条件还生两个孩子,你有想过孩子的感受吗,你们自己过苦日子就算了,还非要让孩子一起来承受,送你们两个字:自私。”

关于小兰不该生孩子的留言下,人们排着队形的,你一言,我一语,誓要将穷人的一切权力都剥夺,穷人的一切美好都撕破。

“我也是这种想法,我可以吃苦,但是不能我的孩子也吃苦,如果给不了他们好的生活,那就不要生下来,也许孩子会感激你的不生之恩。”

“我也觉得,有的人觉得生孩子给口饭就行,丝毫不去想教育想孩子的以后,难道他们以后小孩也结婚,也在出租屋里结婚生孩子吗?我都不敢想。”

网络上,人们对于不太富裕的婚姻与家庭,几近恶毒的攻伐着。女性对女性更苛刻,唾弃平凡,吹捧富有成了绝对的政治正确。

人们说着,穷人不配xxx,穷人不该xxx,把平凡与普通踩进土里,不富有的人是有原罪的。

在网络上,最唾弃平凡的人,反倒是最平凡的那一拨人。越穷的人,会越大声地喊——有钱真好。

8亿人共同营造的互联网骗局

互联网就像是一个光鲜的集合体,只向人们展示着生活最美好的A面。

每天只要一打开手机电脑,同龄人都在过着精致美好,房车不缺的生活。

乍一看,你偶尔周六日假期才能忙里偷闲的享受,只是网民365天的日常。

在个个都是年薪数十万、百万的社会精英面前,人们像挑剔偶像剧一样,挑剔自己的生活,从中找出种种不满,日渐地感到压抑愤懑。

前两天,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了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截止2019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已经达到8.54亿,互联网普及率61.2%。

而这8.54亿网民中,本科以下学历(不含本科)的占90.3%,超7成月收入不足5000元。

报告一出,网友们一片哗然——这跟大家所熟悉的互联网世界截然不同。

互联网总是给人以错觉,似乎学历人均985,月入过万都算穷。怎么统计出来,就成了9成都没读本科,7成月入不足五千呢?

但实际上,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2018年全国大专及以上受教育程度人口,一共占总人口的13%;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艾媒数据显示,在知乎,月收入在2万以上的用户仅占6.57%。而在虎扑论坛,由于用户偏年轻、多为学生,56.04%的用户月收入低于5000元。用户基数众多的微博,更是超过60%的用户月薪在五千以下。

这是一场8亿人共同营造的骗局,是几乎迷惑了所有人的互联网假象。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在竭尽全力参与展现和虚构的光鲜,迷惑他人,也被他人迷惑。

人们的生活里,充斥着泡沫般的假象。他们被“什么样的生活才是好的”所误导,在远观中羡慕着,又在求而不得里挣扎着。

人们好奇而厌烦地划着手机,在窥探欲和失落感的两端纠结,甚至想着关掉屏幕,仿佛这样就能停止一切挣扎。

但他们清楚,屏幕可以关掉,但最难关掉的是心态的失衡。

也正是这失衡,在摧毁着许多人每一天本该可以称的上美好的生活。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