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代表身体缺水 医学博士建议一天饮水量

2019年01月21日 07:07 世界日报

我们不该随意将身体的慢性疼痛解释为受伤或感染,而是应先当成疼痛部位长期缺少水分的一种讯号──也就是局部的干渴。

Photo by rawpixel on Unsplash

在对患者实施任何其他复杂疗程前,应该先把这些疼痛讯号视为身体脱水的初期指标,并加以排除。非感染性的「疼痛复发」或慢性疼痛,应先当做身体干渴的表征。

疼痛,是代表监控酸碱平衡的神经周围区域发生了局部化学变化的感觉,这项机制能预防新陈代谢造成过多酸性堆积,避免因此对该部位产生「烧灼」并吞噬细胞膜与细胞内部组织。

当体内的水分不足以冲洗新陈代谢的酸性有毒废弃物时,神经末端会察觉到变化,并回报给大脑的疼痛中枢。在此阶段,大脑会压抑感觉,让校正进程默默地处理问题,但身体到最后无法继续保持沉默,并且察觉水分短缺的警讯。

假如以显着疼痛表示干渴的紧急讯号未受到正视,疼痛的强度便会持续增加,到最后使患部的行动力受到影响,借此预防多余的有毒废弃物继续生成。

如果不认清疼痛现象正是身体局部干渴的精密象征,无疑会在治疗这些症状时产生更复杂的问题。一直以来,这些讯号太容易被人们当做严重病程的并发症,因而利用有毒化学物质与复杂疗程来加以处理。虽然光靠水分本身其实就能够缓解症状,但人体仍旧被迫承受不必要的药物或侵入性诊断进程。患者与医师双方都必须察觉,慢性脱水会在人体内导致伤害。

脱水性疼痛包括消化不良疼痛、类风湿性关节炎疼痛、心绞痛(步行时或什至于休息时心脏疼痛)、下背部疼痛、间歇性跛足(步行时腿部疼痛)、偏头痛与宿醉性头痛、结肠炎与关联性便秘,以及假性阑尾炎疼痛。

我提出新方针,要求以规律调整每日的水分摄取量来治疗这些疼痛。在尚未规律使用镇痛药(或例如抗组织胺或制酸剂)等疼痛舒缓药物的前几天──也就是在造成永久性局部或整体伤害并到达不可逆疾病状态前──每天二十四小时内的饮水量不应该少于二‧五夸脱(大约二‧三五公升)。

假如问题已经持续多年,想要尝试水分舒缓疼痛特性的人,必须确定肾脏能够产生足够的尿液,才不会让过多的水分滞留在体内。尿液排出量必须与水分摄取量成比例,在提升饮水量的同时,尿液排出量也应该增加。

这项对于脱水所引起各种疼痛的生理学新认知,将有助于未来的医学研究厘清复杂难解的病症,也能证实「长期使用疼痛相关药物(镇痛剂)抑制身体慢性与局部脱水的主要讯号」其实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镇痛药只能暂时压抑脱水性疼痛

服用镇痛药只能暂时压抑持续脱水所造成的疼痛,但并未真正解除引发警讯的原因──也就是脱水,如此不但会伤害身体,更可能带来致命的副作用。

除此之外,这些镇痛药时常导致胃肠出血,每年都有几千人由于频繁服用镇痛药引起这项并发症而病故。非处方止痛药也可能对某些人造成肝脏与肾脏伤害,反而让人丢了性命。

致力于疼痛研究的科学家都能够理解上述观点的科学基础。美国医学会(AMA)与国家卫生研究院(NIH)都理解我的研究发现,却由于与它们对社会的誓约与义务相互违背,所以拒绝借由推广此概念来造福大众,而本书正意图排除这种所谓「专业人士的制约」。如此观点改变了水在体内所扮演的角色,对于未来的临床医学行为可能引起重大变革,也难怪长久以来因为无视此观点而获得财富的所谓「专业人士」,都不曾向大众宣传关于人体水分不足所可能引发各种问题的资讯。

等到医学专家采纳这项新方针的时刻,目前「以无视人体为基础的医疗行为」将转变成周全的健康照护预防手段。更重要的是,在不可逆的病理成形前,就能透过以生理学为基础的简单疗方来治愈早期病征。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