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三人在棚屋中惨死,都是因为妈妈来月经太肮脏了?

2019年01月12日 03:03 微信公众号

关于生理期的话题,网上有不少讨论,现实生活中,女生们在那几天都会非常在意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周围人对此也大多报以包容开放的态度。

可惜并非所有人都将月经视为再自然不过的事,这两天在尼泊尔,就发生了一起因月经期引发的悲剧...

在尼泊尔西部偏远的Bajura地区,35岁的母亲Amba Bohora因为来月经被家人轰出房子,赶到附近一间简陋狭小的屋子居住,和她一起被赶走的还有两个年幼的儿子,分别为12岁和9岁,现在正值寒冷冬季,,气温已经降至零下,晚上气温更低,而屋子可谓家徒四壁,连基本的生活用具都没有,更不要说取暖设备了,妈妈为了给自己和孩子们取暖,就在屋子里生起一个小火堆,三人依偎在火堆旁睡着了。

第二天,Amba的婆婆到小屋来看他们母子,打开门就发现悲惨的一幕——母子三人已经在睡梦中离开了人世,他们盖的毯子有一部分已经被烧毁,Amba的腿也被烧伤,当地警方正在进行调查,等待尸检结果,不过根据他们推测,三人是因为火堆产生的有害烟雾在睡梦中窒息而死的。

三条生命就这么离开了,除了为他们惋惜,这条新闻也荒唐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如果他们住在平时的房子里,就不会发生被熏死的悲剧了吧?

家人为什么要把他们赶出去?还是赶到条件简陋的小屋里呢?

这还要从尼泊尔有些地区的一项名叫Chhaupadi的迷信陋习说起,在印度教中有一条古老的传统,认为月经期及产后的妇女是“不洁的”,还会带来厄运,因此日常起居都会被限制,来月经的那几天,女性不能与家人接触,尤其是男性家庭成员,不能住在家里,不能进厨房做饭,不能去厕所和浴室,更不能去学校和寺庙,她们会被赶到一个被称为“月经小屋”的地方,通常就是存放工具的简陋棚屋或者牛棚,屋子中空间狭窄,有的只有一米宽、两米长,有的连门也没有,更不要说家具了,通常只能睡在地上,盖一张薄薄的毯子御寒,吃放方面也被迫一切从简,牛奶、黄油、肉类等有营养的食物一律不许吃,只能就着盐吃些米饭、干粮充饥,食物和水都是家人传递给她们的,不会和她们直接接触以免犯忌,只有一件事不用暂停,那就是平时的工作,所有劳动还需要照常参加。

之所以会有这些苛刻的要求,是因为根据印度教的说法,月经跟诅咒有关,无论是人还是物,跟月经期的女性接触都会沾染厄运,月经期女性接触男人,那个人就会生病;接触一棵树,树就再也不能结出果实了,她们喝过牛奶,小牛犊就再也不喝牛奶而被饿死,用附近的水源洗澡、洗衣服,水源将会干涸,这时候读书,掌管教育的女神会发怒...

这种将月经期女性“发配”到月经小屋的陋习,可谓百害而无一利,月经小屋又阴又冷,当地很多女性都因此患有肺炎、呼吸系统疾病、腹泻,缺乏应有的卫生设施,使很多女性遭受生殖系统感染之苦,再加上大量劳动,营养也跟不上,很多人都出现子宫脱垂和贫血症状。

不光是女性,遭殃的还有和母亲一起被赶走的婴幼儿,有时母子住在牛棚里,到处是牲畜的粪便,卫生环境极其恶劣,特别是对于产妇和刚刚出生的婴儿来讲,他们抵抗力低很容易染病,产妇自顾不暇,经常对婴儿照顾不周,因此凡是盛行Chhaupadi的地区,产妇和婴儿的死亡率普遍比其他地区高。

除了对女性和儿童健康上的影响,还有类似上文提到的那种意外死亡悲剧,也不断在盛行Chhaupadi的地区上演。

2016年11月,21岁的Dambara Upadhyay在在月经期被家人赶到月经小屋生活,前几天平安无事,但在第四天,她吃过饭就睡着了,再也没有醒来,此前女孩的身体一切正常,并没有生病,遗体被发现时只有鼻子出血,身体上没有任何伤口、瘀伤,最终也未能查明死因,一条年轻的生命就不明不白消逝了。

2016年12月,尼泊尔西部Achham地区Gajra村,一名15岁的女孩被赶到月经小屋独自生活,同样是因为生活取暖,女孩吸入有害烟雾死亡,当地官员表示,就在同一个月,这已经是第二起女性因Chhaupadi死亡案件,在过去的九年里,该地区有10名女性因为类似原因死在月经小屋中。

(15岁女孩死亡的月经小屋)

2017年,19岁少女Tulasi Shahi在月经期被赶到叔叔家的牛棚里独自生活,这种传统在她家是家常便饭的事,家长们也没有过多关注,但是一天晚上,Tulasi被钻进牛棚的毒蛇咬伤,头部和腿部留下两处伤痕,家人发现她受伤后,刚开始用家里的土办法给她疗伤,情况不见好转才将女孩送到当地一家健康中心,可那里也没有治疗蛇毒的药物,偏巧赶上天公不作美,一场降雨淹没了山路,平时去最近的医院要3个小时,当时也变得不可能,在缺医少药的情况下,花季女孩经过7个小时的抗争,还是在转天早上离开了人世。

同年,另一名14岁少女在Chhaupadi隔离期间感染严重感冒,最终死亡。

2018年,也有女性在Chhaupadi隔离期间因为生活取暖被熏死的事件登上新闻,上述死亡案例只是报警后被曝光的,其实还有更多案例未被曝光。

对于Chhaupadi这种习俗,深受其害的当地女性是什么态度呢?

她们最大的感受就是恐惧!

Ganga Kunwar今年已经30岁了,她回忆起12岁月经初潮时的那种恐惧感仍然记忆犹新,“想到这种生理变化我就害怕,我会被第一次赶出家门。”按照Chhaupadi传统,她应该在一个泥瓦房里住5天,小小年纪的Ganga害怕自己一个人住,第四天时妈妈心疼女儿,将她带了回去,很快她破坏传统的事就被村子里其他人知道了,人们可没有妈妈对她那么宽容,所有人都把发生的坏事怪罪在她身上,谁家的牛被猛兽咬死了,是她的错,有人生病了,也是她的错。

她不得不遵循传统,每次月经期都在月经小屋待上五天,后来结婚生子,产后她带着新生儿在那里住了13天,其中苦恐怕只有感同身受的女性才能体会。

(Ganga Kunwar和她的月经小屋)

同样有着可怕回忆的还有60岁的Ganga Pariyar,她月经初潮时恰逢冬季,天气非常冷,为了取暖她在屋子里点上火堆,可是月经小屋的窗户很小,火堆冒出的浓烟不能排出屋外,Ganga感觉自己快被呛死了,好在她鼓起勇气把这件事告诉了家人,救了自己一条命,不然很可能像之前故事里那些受害者一样被浓烟熏死。

如果不是这些触目惊心的案例,恐怕没人相信还有Chhaupadi这么荒唐的传统,难道尼泊尔政府就一直袖手旁观吗?

事实并非如此,2005年Chhaupadi这种迷信陋习就被尼泊尔最高法院取缔,2017年尼泊尔政府通过一项法律,如强迫女性遵守Chhaupadi传统,将被处以三个月监禁或3000尼泊尔卢比(约180元人民币)的罚款。

只不过从这几年频发的因Chhaupadi死亡的案件就可以看出,在那些信仰印度教且落后闭塞的地区,法律并没有起到规范和震慑作用,陋习仍在继续,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传统观念已经深深扎根在人们心里,想要清除迷信思想谈何容易。

比如一名13岁的女孩表示,她从小就被灌输这种思想,学校老师说这是迷信、不要听信,可她不想把厄运带给别人,只能遵守传统。

82岁的Prem Bahadur Khadka是一名巫师,他是Chhaupadi的坚决拥护者,他坚信月经期的女性是“不洁的”,就应该被“流放”5天,“如果一位女性在月经期接触我,我会开始吐血的,她接触一头牛,牛也会死的。”(Prem Bahadur Khadka)

巫师的儿子名义上表示支持废除Chhaupadi,但很快人们就发现他所谓的“废除”指的是什么,他觉得女性不用住在月经小屋那样简陋的地方,但并不意味着不用隔离,他希望女性都像他妻子一样,住在家里,但把自己和其他家人隔离开,归根结底是一种伪善的“支持”。

之所以有人死守传统,根本原因是“月经可耻”的观念深入人心,要想彻底改变落后观念,法律上的强制还不够,很多关注此事的社会活动家采取行动,从教育入手,希望通过在落后地区普及生理卫生知识等方式,逐渐改变当地人观念。

比如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和当地政府的帮助下,西部Doti地区Laxmi Nagar公立学校中,老师开始向学生们普及正确的生理卫生知识,告诉他们月经是完全正常的自然现象,不会因此“不洁”或带来厄运,也不应为此感到羞耻;同时进行的还有提高当地女性月经期卫生条件的活动,之前她们都把布头当成卫生巾使用,存在很大安全隐患,工作人员开展活动,教当地女性用布制作可反复使用的卫生带,这种卫生带不但更舒适,也可以有效降低感染风险。

这些活动是否起到作用了呢?

确实有一些人因此改变了观念,不过从今年仍有人因Chhaupadi丧命就能了解,还有更多人仍未放弃这种迷信的传统,一位女性权益活动家表示,“荒谬的是,男性让女性遵守这种传统,女性自己也乖乖照做。”“人们自身需要了解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外部也要进行干预,恐怕就要等到下一代,才有可能彻底迎来改变。”因为尼泊尔的父权社会体制,让相关法律执行起来特别困难,通过教育改变观念也是一件任重道远的事,

就像一位深受Chhaupadi之苦的女性所说,“也许让男性也遵守Chhaupadi的传统,让他们也尝尝这种滋味,估计这项传统马上就会被废止吧?”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