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患重病村民私下议论难嫁人 父母:养一辈子

2018年09月14日 10:10 图说阳新

天色已经微亮,三个孩子还在沉睡,明冬莲也趴在床边还没有醒来。昨天晚上九点多,7月份从同济医院回来后一直在家里做腹膜透析的女儿谈甜甜突然有些发烧,明冬莲焦急的请来村里的村医。女儿吃了村医给的退烧药以后直到11点才慢慢睡着,弟弟妹妹也才睡稳。明冬莲不放心,一直守在女儿身边一夜未曾合眼,直到鸡叫了才开始眯着。

明冬莲是湖北省阳新县木港镇吉山村人,她和丈夫谈华钢有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像所有的农村家庭一样,丈夫常年在外打工,她在家种着一亩多地带着三个孩子读书,虽然不富裕,但粗茶淡饭、平平安安的日子一家人却觉得很幸福很满足,可简单幸福的生活2012年被打破。那一年3月女儿甜甜出现心慌气闷、下肢浮肿现象,焦急的明冬莲带着女儿到县医院检查后发现女儿得了肾炎。明冬莲对肾炎不太了解,只是按照医生的要求一边给女儿吃药治疗,一边进行定期复查。可四年过去了,女儿的病不仅没有好转,而且更加严重,2016年她带女儿到了武汉同济被确诊为肾衰竭V期,当即要求住院进行透析治疗。

明冬莲怎么也想不通,女儿一直在吃药治疗肾病怎么反而越来越重,但她一刻也不敢耽误还是按照医生的要求,在武汉同济医院住院给女儿做了腹膜透析管置管手术,从此甜甜则就开始了每天背着透析袋透析的生活。“每个月还要吃好几百块钱的药,有时要一千多,这些药我们县都没有卖的,每次都要到同济门诊去购买,但医保报销不了我们只能自己承担”。明冬莲蹲在地上,双腿满是手术后留下的伤疤,她说这些年一家人生吃俭用从牙齿缝里省下来的钱都拿来给女儿治病还不够。

由于严重的肾衰竭甜甜出现了甲状腺功能亢进、重度贫血,维生素d缺乏症、肾性高血压等,一年之内总会出现好几次“意外险情”而住进医院,明冬莲总是提心吊胆。今年4月份的一天甜甜病情突然加重呼吸困难,明冬连带着女儿赶往武汉住进了医院,因为病情危重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明冬莲心悬到了嗓子眼,好在最终病情得到控制,但因为病情突发来时一下子没有借到那么多钱就进了医院,医院却因为欠费给女儿停了针。回忆当时的孤独无助和女儿的伤心哭泣,明冬连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女儿身体受罪且不说,我最担心女儿受不了别人的议论,农村的人不了解这个病,私下的总有些人瞎议论,说孩子以后不好找人,难嫁出去,害怕别人议论女儿现在每天都只能闷在家里”办好了出院手续即将离开医院时,明冬莲眼泪婆娑地跟我们交谈着,她说回到农村最怕听见别人在背后七七八八的议论。农村人不懂肾病以为这种病不仅治不好还会影响生育,私下常有些不好听的话,她说就算女儿嫁不出去他们一家子也会兄弟姊妹抬着(当地方言一起分担的意思)养她一辈子。

住院半个月女儿的病情终于得到了控制。慢性肾衰竭不是一下子就能够治好,考虑到他们家的经济情况,医生建议明冬莲可以带女儿回家继续做治疗,然后定期复查,明冬莲在护士的指导下学习了腹膜透析的操作方法和注意事项,自己开始在家里给女儿做透析。现在甜甜每天必须24小时昼夜不停的进行透析才能够排除体内潴留的代谢产物和有毒物质,像这样的腹膜透析液每个月要整整用二十箱,明冬莲感激地说幸好现在有医保可以报销70%,否则自己完全承担不起,只有放弃治疗。

出院时主治医生周建华告诉明冬莲,甜甜的肾病现在通过透析是可以维持的,但最终还是必须进行肾移植才能治愈,希望家长早有心理准备和经济准备,明冬莲和丈夫听说女儿的病有办法治好非常高兴,可当医生告诉他们移植的前后费用要30万左右时,他们的心一下跌到冰窟窿,家里现在连女儿的治疗都要借钱维持,他们不敢想还能到哪里筹借到这么多的手术费。

谈华钢8岁时没了母亲,10岁时父亲又因病无钱医治而离世,孤苦伶仃的他跟着两个姐姐长大,早早地就自己养活自己。现在他在河南一个建筑工地打工,但因为文化不高干的是力气活,受苦受累一个月才挣3500元钱,家中还有2个孩子,一个读初中一个上小学,而甜甜因为身体不好前前后后在武汉住了多次医院,期间还做了一次喉部淋巴结手术,2016年以前国家还没有健康扶贫政策,原来甜甜的治疗费用基本都是自己承担,6年多治疗加上来来去去的各种费用已经花去10万左右,把家里积攒下来准备粉刷房子的钱全部用完,还找亲戚帮忙借了不少。。

明冬莲的双腿,因为疾病做过手术,现在不能见水也干不了重活儿。但为了挣点钱补贴家用,明冬莲除了把家里的一亩地种好,还四处开荒种上些芝麻、黄豆之类的打油自家吃。现在农村人家大部分也都跟城里一样用上了煤气,米油菜之类什么都靠买,明冬莲为了节约,家里烧的柴都是自己上山砍的,自家吃的米和油也都是自己种的,她说宁可自己累点苦点,也要多攒点钱给女儿治病。

甜甜特别懂事,知道爸爸妈妈为自己治病操碎了心,尽管妈妈叫她多休息,可她总是背着透析袋在家里抢着做事,她只希望能让在地里干活的妈妈回来可以好好歇一歇。

“女儿太可怜,我只希望她能早点治好病,能够健健康康地像正常人一样生活”谈华钢虽远在河南的工地,可心中一刻也放不下家里的妻儿,尤其记挂患病的女儿,在跟我们电话交谈中这个农村汉子声音哽咽,而甜甜更希望自己的病能早日治好不用爸妈再操心受累,不用每天背着透析袋遭人笑话,将来能像正常花季年龄的女孩一样恋爱结婚成家、孝敬父母。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