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性奴逃出魔窟,3年后又在街头遇到奴役她的圣战分子

2018年08月20日 03:03 微信公众号

Ashwaq Ta’lo 是一个在伊拉克出生长大的女孩。

受战乱影响,三年前她来到德国生活。

今年19岁的她,已经学会了德语并适应了德国的生活,已经准备好参加考试,上大学。

但是,这一切渐渐好起来的生活,最终因为一个人的出现被打破了:不久前,她在德国的街头,遇到了一个人,一个她拼命假装不认识的人。

因为这个人,她最终决放弃在德国的社会,回到条件艰苦的伊拉克难民营里去。

是什么人,让一个19岁的女孩,宁愿放弃近在眼前的大好未来,也要逃到动乱艰苦的难民营里去?

事情还要从4年前说起。

Ashwaq Ta'lo的家乡,是在伊拉克的辛贾尔地区。

她们一家人,都是信奉雅兹迪教的信徒。

雅兹迪教是中东地区一个古老而独特的宗教,也可以说是一种族群教派。

信奉雅兹迪教的人,也被称为雅兹迪人。

他们属于库尔德人的一部分,但是只占到库尔德人的很少的一部分。

大多数库尔德人,是信奉伊斯兰教的逊尼派穆斯林,和雅兹迪人之间的信仰事由冲突。

所以这个古老的族群,也随着近些年来中东的动乱,处于灭族的危险中。

从2007年8月开始,ISIS一些圣战分子,对生活在北伊拉克的雅兹迪族人,发动了一连串疯狂的报复打击行动。

其中最严重最血腥的一起,是在2007年的 8月14日,在伊拉克北部小镇加哈坦尼亚郊外发动的自杀式袭击,数百房屋被瞬间夷为平地,超过400雅兹迪人死亡。

之后,这样带着“种族清洗”色彩的袭击不断发生。

2014年,ISIS 再度入侵,冲进了在辛贾尔居住的雅兹迪人地区。

ISIS处决了500名雅兹迪教徒,大多数人是被乱枪射死,少数人被ISIS用军刀斩首,又或被斩断手脚钉在十字架上杀死,或以绳索缢死。

甚至有许多人被活埋,或者是打伤后再活埋。

许多妇女被奸杀,超过300名妇女与女童被虏。

她们有的被转卖成为军妓、性奴隶。

侥幸逃离的人中,另外还有数万人被围困在辛贾尔山,至少56名儿童脱水而死。

而当年才15岁的Ashwaq,就在这一年的屠杀中,被ISIS们俘虏了。

她和一部分家人,被ISIS带到了叙利亚的沙达迪亚地区,关在一栋3层高的建筑里,受到武装分子的严密监视,并被强迫着皈依伊斯兰教。

不久后,她就被挑出来,当做性奴,以1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叫做Abu Humam的人。

Abu Humam也强迫她必须皈依伊斯兰教,每天祈祷五次,用阿拉伯语背诵古兰经。

而Ashwaq为了活命,不得不听命于Abu。

Abu和她说,只有她乖乖听话服从他说的一切,才不会伤害她。

然而实际情况是,就算Ashwaq已经尽可能地服从了,但Abu还是各种虐待侵犯她。

10个月里,几乎每一天,Ashwaq都是在虐待中度过的。

这样的日子让Ashwaq从身到心都无法忍受,她每天都在想办法逃离Abu的控制。

终于,在2014年10月22日的这天,Ashwaq找到机会,给Abu的饭菜里下了药,乘着他昏睡的时候,悄悄逃出了Abu的家。

在漆黑的深夜,她一个人走了14个小时,一刻不敢停地逃到了辛贾尔山的那边。

在山那边,她终于找到了其他的幸存的雅兹迪族人,和自己的母亲、兄弟、父亲汇合。

一家人在辛贾尔地区的难民营里团聚,虽然艰难但是好歹结束了作为性奴的生活。

2015年6月,在一项国际救援项目的支持下,Ashwaq和母亲以及未成年的弟弟,一起被送到了德国生活。

而父亲却留在了难民营里。

虽然不舍父亲,但是母亲告诉Ashwaq,只有逃到德国,才能保障Ashwaq的安全。

在德国,她可以有更好的生活环境,可以去上学,甚至成为大学生。

最关键的是,在德国,不会有人再像Abu那样伤害她了。

于是,Ashwaq听从了母亲的安排,来到了德国巴登-符腾堡地区生活。

(Ashwaq和她的兄弟在德国的机场)

在德国,Ashwaq从学习德语开始,慢慢适应在一个新的国家的生活。

在救援组织的帮助下,她不仅获得了医疗救助,还接受了心理治疗:曾经险遭屠杀,卖作性奴的经历,对于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少女而言,绝对是心理上难以承受的一种创伤。

要想能够恢复正常人的生活,Ashwaq从精神到心理状态都需要多一点关心和支持。

相较于在屠杀中丧生的族人,相较于依然被困为奴的朋友,相较于还在难民营生活的父亲和家人,在德国生活的Ashwaq,显然已经是不幸命运中的幸运儿了。

于是,接下来的三年生活里,Ashwaq一点点恢复。

她学会了德语,适应了德国的生活环境,进入学校继续读书,并且也和周围同龄人一样,不出意外的话,几年后她就将有自己的大学文凭,有更多的机会期待更美好的生活。

但是,这种平静和美好下,依然有让Ashwaq深感不安的事情:Abu Humam,当年那个买下她当性奴的人,似乎还在追踪她!

第一次发现Abu并没有放过自己,是在2016年。

她在德国街头远远看到一个人,长得非常像Abu。

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错觉,觉得Abu不可能出现在德国。

所以除了感到不安外,并没有采取更多的措施。

2018年2月21日,让Ashwaq一直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她在超市里,碰到了Abu Humam,这个曾经折磨虐待了她10个月的男人,真的到德国了!

他穿着普通的休闲服,但是却依然有可怕的大胡须。

这一次,她非常肯定不是自己的错觉,因为Abu Humam非常挑衅地,走到了Ashwaq面前,和她说话!

他喊着她的名字,并德语告诉Ashwaq:“我叫Abu Humam,你是不是Ashwaq。”Ashwaq害怕得要命,但却强行保持镇定,假装自己并不认识眼前的男人:“我不是Ashwaq,我不认识什么Ashwaq,我也不认识你。”

然而,Abu Humam开始用阿拉伯语和她说话。

“别撒谎,我非常清楚你就是Ashwaq。”Ashwaq忍住紧张的心情,假装自己是土耳其人,继续用德语表示,听不懂眼前的男人在说什么。

结果,对方说出来的话,简直让她害怕得汗毛都竖起了:Abu用阿拉伯语,不紧不慢地背出了Ashwaq的家庭地址,以及她在德国生活的种种细节。

并且笃定地说:“听着,我是Abu Humam,你就是Ashwaq”。

他已经盯上自己很久了!

已经没有勇气多说什么的Ashwaq赶紧离开了。

在德国的超市里,Abu并不敢当众对Ashwaq做什么。

但是,回到家里后的Ashwaq依然惴惴不安。

她觉得自己每分每秒都是危险的,随时会遭到Abu的报复!

冷静下来后,她第一反应还是报警。

她向德国警方汇报了自己的遭遇,并期望警方能够抓到Abu。

她甚至带着警察们,查看了当时超市的监控记录,希望能早点找到这个人。

但是,让她失望的是,德国警察们的办案速度不够快。

只是告诉她,他们知道Abu应该也是作为难民来到德国的,至于Ashwaq的指控,他们需要进一步调查,在这段经历调查清楚前,他们没有办法逮捕谁。

只要一想到虐待自己的男人,正和自己一样在德国自由地行动,在外面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Ashwaq就坐立难安。

最终,在和母亲弟弟商量后,她决定回到伊拉克去,她宁愿去难民营里和父亲生活,也不要在这里日夜担心Abu对自己可能有的伤害。

所以,在遇到Abu不到一个月后,她就回到了伊拉克。

在一段发布到YouTube的视频中,Ashwaq解释了自己的举动,并呼吁人们对和自己同样遭遇的女性的关心。

“如果我没有看到他的话,我可能还会留在德国。

我想要在德国继续我的学业,想要获得一个文凭,想要过上体面的生活。

但是看到他后,我非常害怕,非常非常害怕。

我很害怕,我只想要赶紧回到父亲身边,想要马上离开德国。”

“我只希望德国能够抓住和惩罚Abu Humam。

希望大家意识到,因为Abu这样的人,在德国像我这样遭遇的女性还很多。”但是,随着Ashwaq的介绍视频在网上的公开,有人向德国警局追问了这件事。

德国的警察回复说,因为Ashwaq的离开,这个案子已经没有在继续查了。

而Ashwaq今年53岁的父亲,对女儿的回来,表示很无奈。

“我怎么会为此感到高兴呢?这里有一场可怕的灾难啊。

这里有2276人挤在难民营里,没有电,没有救援,没有任何希望。”

但是,无论父亲如何叹息,Ashwaq还是回来了。

现在的她也在努力适应伊拉克难民营的生活。

也许,对于此时此刻的Ashwaq来说,留在父亲身边会更有安全感。

并且通过自己在德国学习到的语言,知识,通过网络呼吁大家对饱受宗教冲突和战乱影响的女性的关注。

同时,她还穿着黑色的衣服,为在大屠杀中丧生的5个兄弟,以及一个还在失踪找那个的妹妹默哀和祈祷。

哎,动乱的时代中,动乱的土地上,到底哪里能算得上,是一块真正安全的乐土呢?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