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饭盒PK日本便当盒,差的不是一点点……

2018年08月10日 09:09 艺非凡

有这么好的器具,

不做出绝好的美味

怎么能对得起工匠。

饭盒的艺术

最近秋老虎出笼,

热浪袭人,天气闷热,

上班族都不想跨出空调房半步。

午饭则划分出两大阵营:

外卖派和带饭派。

外卖包装早被说的体无完肤,

带饭的大多也是玻璃碗搞定。

中国吃饭讲究色香味俱全,

饭盒作为色的重要衬托,

难道就不能精致点吗?

看了看有便当文化的日本,

结果三观又被刷新一遍。

我们不好好吃饭,

肯定是因为饭盒太难看了!

Hakoya

Hakoya的饭盒基本上是塑料制成,

图案以彩绘为主,

油漆由工匠仔细上色。

可爱十足的萌宝系

信手拈来;

一本正经的传统风

不忘初心。

能少女心泛滥,

来一把樱花灿烂;

也能文艺范十足,

走一出黑白禁欲。

甚至做成书的模样,

你见过把饭盒做成书的吗?

端着它到底是要看还是要吃啊!

Bento&coBento&co创立于京都,

原是便当盒杂货店,

后来推出自家原创设计

凭借着个性的颜值,

在花红柳绿的便当盒界独树一帜

很是受欢迎。

有时候是工艺金属风,

看上去跟工具箱一样,

一定很受男人的追捧。

有时候推出各种电影同款,

从星球大战、蝙蝠侠到小黄人,

孩子拿到估计压根舍不得放下。

做起传统的漆器类型,

也是毫不含糊。

卖得了呆萌,

守得住传统。

他家的镇店之作:

黑白双煞,

性冷淡到极致的画风。

上层三格装上主食,

下层九宫自由配菜,

一顿午饭不要太丰盛!

这个设计配色,

简直跟乔布斯的审美如出一辙。

栗久

说到便当盒,不得不提称得上

日本便当界的国宝级作品:

栗久木制便当盒。

这家店开创于江户时代,

栗盛俊二是第六代传人,

原料只用200年以上的秋田杉木材。

做出来的便当盒,

夏清凉、冬保温。

日本匠人喜欢钻研已不是秘密,

栗盛俊二改进了制作工艺,

独创将底部锐角磨圆的方法,

加速干燥、延长使用年限。

栗久的便当盒,

全程手工打磨,

盛放的食物也带着

淡淡的秋田杉木香。

有如此专心制作饭盒的匠人,

难怪日本的便当文化如此发达,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有这么好的器具,

不做出绝好的美味

怎么能对得起工匠。

回头想想我们的便当盒,

脑海里最先浮现的是

隔壁奶奶拿着千篇一律的保温盒

给孙子送饭的场景。

在这个高速运转的时代,

还谈及什么好看,

有空吃饱就不错了。

所以要想炫耀饭盒,

只能往老祖宗那里找。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饭盒最早叫椟,

早在三国便有记载。

曹操送给荀彧一个鸡翅木食盒,

荀彧打开发现空空如也,

随即服毒自杀。

后世解释“椟”音同“毒”。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古代食盒除却装盛食物,

还是彰显身份的重要道具。

材料、工艺都非常讲究,

外人会从食盒判断

主人的家族地位,财富状况。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食盒可分为捧盒、攒盒、提盒;

捧盒的礼仪性多于实用,

皇帝过寿臣礼须以捧盒呈上,

隆恩赐赏亦用捧盒盛出。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明代攒盒较为盛行,

放置瓜果小食,

攒盒一般是中间一格,

周围再分成多格。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官网

提盒更是讲究之极,

《遵生八笺》中提到:

高总一尺八寸,长一尺二寸,入深一尺;

下留空,方四寸二分,以板闸住,作一小仓;

内装酒杯六,酒壶一,箸子六,劝杯二。

上窄作六格,如方盒底,每格高一寸九分,

远宜提,甚轻便,足以供六宾之需。

单单读文本,

便能感觉出纷华靡丽。

▲图片来源:故宫博物院微博

到清朝中后期,

提盒愈发细致奢侈,

最为有名的是象牙镂雕提食盒,

现在收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

盒身镶嵌镂空精雕的象牙片,

上雕人鸟走兽、树花山房,

煞是精细,

不知谁舍得放置饭菜。

▲图片来源:台北故宫博物院官网

如今食盒已然退出中国人的生活,

大都沉寂在博物院,

给来者讲述曾经的繁华。

外卖独行天下的日子里,

我们丢失的既是一部分文化,

亦是对生活的讲究。

有空买个自己喜欢的饭盒,

一日三餐莫缺莫忘,

生活已然不易,

对自己万不要亏欠。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