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全球媒体围观了他的自杀,104岁的科学家:我真的活腻了......

2018年05月15日 02:02 发现新西兰

这两天,一位来自澳大利亚104岁的科学家古德尔,在瑞士主动寻求安乐死,吸引了全球各国媒体的广泛报道。

新西兰Stuff

4月4日, 古德尔在家人的簇拥下度过了自己104岁的生日。

但就在所有亲人祝福他时, 古德尔却平静地说出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不想活下去了,希望能尽快结束生命。”

对于古德尔来说,儿女孝顺、子孙满堂、身体还很硬朗、一生事业顺利,在学界和当地都享有盛誉,为何不想活了呢?

古德尔教授认为自己日益衰老、身体机能的退化影响了他的生活质量,无法独立生活让他懊恼。他说:

“结束生命并非是件难过的事情,如果有人要阻止我这么做,反而让我感到难过。”

5月2日,古德尔的家人们,一一拥抱,在机场与他完成了人生最后告别,他即将启程飞往瑞士,这是一趟没有归途的旅程,此别之后,生死两隔,再难相见。

9号,临终新闻发布会,他接受了媒体专访时平静地表示:

“每个人过中年的人,毋庸置疑,都应该有权利遵循个人选择、以及选择个人认可的时间点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不过在澳大利亚,我们还有相当长的一段路要走。

然后,这位植物学家选择在当地的植物园度过了人生中最后一天。

北京时间10日晚9点,举世闻名的科学家古德尔在瑞士正式接受了安乐死。

英国BBC报道

古德尔实施安乐死的地点:瑞士巴塞尔的一间寓所

在临终前,他吃了自己生前最爱的 Fish&chips ,听着贝多芬的《欢乐颂》。

他还一直念叨工作人员别磨磨蹭蹭了,最后撂下这样一句话:

“我等这一刻实在是太久了。”

15克的戊巴比妥钠(sodium pentobarbital)

古德尔被实施安乐死的器具

01

老当益壮的工作狂

104岁,活着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学术成果等身,家庭美满,波澜壮阔的一生。

身为植物学家和生态学家的古德尔David Goodall,1914年生于伦敦,1948年来澳洲定居,并在大学担任讲师。

他的职业生涯,可谓硕果累累。不但曾发表100多篇学术论文,还获得3个博士学位,这辈子获奖无数。

近年来,年逾古稀的他还完成了30卷《世界生态系统》图书的编辑工作。直到2016年,他仍然保有澳大利亚Edith Cowan University(埃迪斯科文大学)荣誉研究助理一职,被认为是澳大利亚最年长的科学家。

一辈子都是工作狂的他2014年还在坚持给杂志写文章,两年前102岁时,仍坚持学校工作,不愿离开工作岗位,那年他还获得了澳大利亚勋章。

古德尔102岁被授予澳大利亚勋章

可就是如此老当益壮,某天他工作了20多年的大学以健康为理由劝说,希望他光荣回家养老吧。

这下,老人生气了。

明明自己身心都有余力,你们却以年纪大不要我,这不是赤裸裸的年龄歧视吗!

老人还让自己的孩子去找学校领导谈话,表示父亲不应该就此被遗弃。

其实,老人做的是学校的义工,但不能工作让他觉得自己彻底就是一个废人了,他情感上完全无法接受。

这起事件在当时还引发了国际媒体的关注。许多人声援老人,支持他继续从事研究工作。

最终,在古德尔提出多次抗议后,学校最终让他继续工作,但为了他身体考虑,换到了离家近一点的校区工作。

02

我不快乐 我想死

尽管不服老,但是岁月不饶人。

这几年,古德尔日益下降的视力让他很难读电子邮件,也无法参加业余剧场的彩排。

古德尔喜欢演戏剧

从90岁起,古德尔就不能再打网球。而他绝大多数朋友也已去世了,他身边除了家人,找不到可以说话的朋友。

几年前还时不时冒出的生活火花,现在对他来说完全熄灭了。

几个月前,他不小心在家里摔倒,无法自己站起来的他,不得不在地板上躺了两天,直到清洁工发现后才将他送往医院。医生说,他不能再自己去坐公交,甚至不能独自过马路。

古德尔感到活得很没意义,他说

“这令我非常不开心,感觉被限制了。这样的生活根本没有任何尊严可言。”

虽然没什么特别的病痛,但哀莫大于心死,古德尔一直郁郁寡欢。

要知道对于这样经过度过精彩一生老人来说,这样等死的生活,无疑是种煎熬。

与其等死,不如干脆自我了断。古德尔曾三次尝试自杀,但都被及时救下。

古德尔穿着衣服,印有没有尊严地老去的字样

于是古德尔只能向澳洲政府申请安乐死。

但是包括澳洲在内,安乐死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是非法的,维多利亚州的安乐死合法化法案也要等到2019年才能生效,同时条件必须是健康堪忧、生命只剩6个月的癌症患者才能适用。

古德尔显然不符合条件,但他真的不愿意再等了。他的家人和朋友们也都渐渐理解了他的决定,他的朋友说:

“David是一个独立的人,他不希望身边一直有人照顾他,他希望自己还是和正常人一样,开心又有智能地交谈,别人能做的事情,他也都想做,而不是慢慢等死。”

03

安乐死也没那么容易

对古德尔来说,幸运的是,有爱他理解他的家人支持他的选择;而遗憾的是,他不能在自己的国家主动结束生命。

目前,全世界只有加拿大、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瑞士、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2019年生效)、美国(仅加州等六个州)、哥伦比亚几个国家允许安乐死合法化,并且也都有严格的限制。(癌症、生命所剩不多等情况……)

在新西兰,一项民意调查显示,高达74%的新西兰人都赞同安乐死合法化。End of Life Choice Bill(简称“安乐死法案”)已经通过了新西兰国会一读。

而瑞士还是目前唯一可以合法协助外籍公民实施安乐死的国家,每年大约有200名外国人到瑞士接受安乐死,而且安乐死的费用也并不便宜。

BBC曾经拍了一个纪录片《如何死亡:西蒙的选择》,记录了一个人安乐死的全过程。

毕业于剑桥大学的西蒙,忽然有一天,他被诊断出运动神经元病,他会逐渐失去说话的能力,身体机能也会一天天衰竭,一般只有半年到两年的活命时间。

西蒙不愿意接受这样没有尊严的生活,也不愿意拖累家人,他决定前往瑞士安乐死。安乐死实施当天,医生将一个开关交到他的手上。按下开关,30秒后他入睡,4分钟内一切都平静结束。

而安乐死的这笔费在6,500英镑到15,000英镑之间,对很多人来说,也是死不起。

因此许多支持安乐死的非营利性组织,就想出了各种办法。

荷兰曾发明了一款名叫Sarco的自杀机器,输入四位数代码,申请人就会被释放的液体窒息而死,如果愿意这个机器还可以成为你的棺材,全套费用只需要1000欧元出头。

04

人是否有权利尊严地离开?

在全世界范围,无论在法律层面还是伦理层面,安乐死一直是个充满争议的话题。

但在强调“临终关怀”的今天,自己挚爱的亲人遭受病痛折磨,是眼睁睁继续看他们挣扎在死亡线上,还是希望他们在平静中离开呢?

如今,寻求安乐死的群体,早已不仅仅是那些想要尽早结束病痛的的癌症患者。

很多自己感到苟活于世的人,都希望能安乐死。他们可能是心如死灰的抑郁患者、身体不便的残疾人以及疾病缠身、被冷落感到孤独的老年人。

在“死亡质量”这项国际排名中,中国的排名只有71位,除了治疗不足,就是过度治疗。这意味着,直到生命最后一刻仍在接受创伤性治疗,让许多人遭罪。

巴金先生曾在病床上躺了六年,每一个爱他的人希望他能健康活下去,他说:

“长寿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一个英国诗人曾经问道:“假如生活是一场糟糕的电影,何苦还要等到结束?”

毕竟有的时候,让对方解脱,也是一种爱的成全。

人是否能有尊严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是否有权利选择体面地离开?安乐死是否该合法化的问题,是否能让人们重新定义生命的意义?

古德尔以尊严的方式走上结束生命的道路,这是否就是生而为人不可剥夺的精神自由?请说说你的看法。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