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星赤裸被切成两截 "黑色大理花"71年悬案露曙光?

2018年04月27日 07:07 世界日报

女服务生 追求星梦

追星梦碎惨遭谋杀的萧特。(美联社)

1940年代中期,来自麻州、艳丽动人的年轻女子伊莉莎白‧萧特(ElizabethShort),落脚于洛杉矶,在好莱坞大道一家夜总会后面租屋住下,一心一意想要追求星梦,靠着当餐厅服务生赚取收入。想要成为家喻户晓大明星的她,还没来得及有机会能够真正踏入演艺圈,22年的人生旅程就已经仓促画下句点。讽刺的是,她遭人谋杀的离奇命案,成了震惊全美的大新闻,伊莉莎白‧萧特生前想要追求的大名大利,竟然在她身后以充满血腥而诡谲方式达到了。

赤裸身体 切成两截

1947年1月15日,伊莉莎白‧萧特赤裸身体被被切成两截,弃尸在洛杉矶黎米尔特公园(LeimertPark)荒凉地带。当地居民柏辛格(BettyBersinger)上午10时左右带着三岁女儿出门散步时,看到草地上有遭丢弃的道具人型模特儿,细看却惊觉原来是女尸,吓得冲到附近民宅求助,打电话报警。

萧特的母亲(中)和妹妹(左)从波士顿飞到加州参加她的丧礼。(美联社)

脸遭刀割 血液流干

根据警方调查,伊莉莎白‧萧特整个人从腰部被切成上下两截,全身血液完全流干,导致尸体皮肤呈现惨白,看起来像道具人型模特儿。法医指出,在被目击者发现之前的大约十小时,伊莉莎白‧萧特便已死亡。尸体被刷洗及清理过,脸部则有遭到刀割的明显伤痕,从嘴巴割至耳朵,导致她死后脸部出现所谓的“葛拉斯哥微笑”(Glasgowsmile)的恐怖表情。

伊莉莎白‧萧特的大腿、胸部均有大量肌肉遭到切除,外露的肠胃则被人放在她的臀部底下。警方指出,尸体显然是被人故意摆放,让她做出某种姿势。由于伊莉莎白‧萧特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卷发,命案现场头发散乱的景象,让第一时间前往采访的媒体记者大感怵目惊心,为这起命案取了“黑色大理花谋杀案”(TheBlack Dahlia Murder)。

一名洛杉矶警局退休警探出示萧特的两幅照片。(美联社)

冷血凶手 逍遥法外

数十年之后,“黑色大理花”的封号仍然经常与这起悬案产生挥之不去的联结。伊莉莎白‧萧特究竟遭到何人毒手,虽然调查期间曾经出现各种不同理论与线索,但最后都是不了了之。也因为凶手一直逍遥法外,当地民众惊恐不已,烙下深刻的心理阴影。“黑色大理花谋杀案”成为美国历史上最轰动、最惊悚的离奇命案之一,在美国社会留下神秘且悬疑的印记,更成为许多影集与著作的改编题材。

“黑色大理花谋杀案”发生两周之后,共和党籍加州州议员费尔德(C. DonField)推动立法,要求州政府必须建立性犯罪者登记数据库,使得加州成为全美各州当中,第一个强制规定性犯罪者必须登记的州。

萧特(左)与友人在沙滩上留影。(美联社)

有妇之夫 嫌疑重大

命案发生之前的几天,伊莉莎白‧萧特才刚刚结束圣地牙哥之行,在1月9日回到洛杉矶。她与交往中的25岁有妇之夫曼利(Robert"Red" Manley)一起出游。回到洛杉矶后,他将她送到位于洛杉矶市中心区的巴尔的摩饭店(BiltmoreHotel),因为伊莉莎白‧萧特的姊姊远从波士顿过来探望她。多名饭店员工都对警方证实,当天有看到伊莉莎白在饭店大厅打电话。根据警方调查,从1月9日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伊莉莎白‧萧特。

洛杉矶警察局在这起骇人听闻的分尸案发生之后几周内,总共约谈了150多名可疑男子。曼利是伊莉莎白生前最后接触的对象,因此被认为嫌疑重大,但他接受多次测谎都证明并没有犯罪嫌疑,被警方排除在可疑名单之外。

多达750名来自洛杉矶警察局及其他警局的调查人员,先后投入这起分尸案的调查,其中包括250名加州高速公路巡警。整个洛杉矶地区的下水道、废弃建筑物以及洛杉矶河(Los Angeles River)沿岸多处地点,都遭到地毯式搜索,却找不到任何有助于破案的线索。

洛杉矶法医办公室收到的明信片,宣称这起命案是对黑色大理花的报复。(美联社)

悬赏1万 谎报一堆

洛杉矶市议员戴维斯(Lloyd G.Davis)曾宣布悬赏1万美元的破案奖金,不过警方过滤大批涌入的线索之后,却发现绝大多数都是假消息。甚至有民众谎称自己就是杀人犯,但这些谎报者后来都遭到妨碍司法罪名移送法办。根据统计,从伊莉莎白‧萧特命案传出之后,多年来累计已有500多人曾向警方自首,声称自己就是杀人真凶,但其中某些人在命案发生时,其实根本还没出生。当年负责调查此案的警官圣约翰(JohnP. St.John)曾说,相当让人惊讶地是,竟然有许多人愿意“大义灭亲”,对警方举报自己家庭成员当中的某人,就是杀害伊莉莎白‧萧特的凶手。

躯体谋杀案 疑有关

调查人员详细追查伊莉莎白‧萧特生前的最后行踪,从麻州、加州一路查到佛罗里达州,并且访查了她远在德州、纽奥良的昔日友人,但所有访查结果都没能提供任何破案线索。

1934年至1938年之间,俄亥俄州克里夫兰(Cleveland)曾经发生多起“克里夫兰躯体谋杀案”(Cleveland TorsoMurders),受害者至少12人,曾有传闻指称伊莉莎白‧萧特命案可能与这些案件有关。但洛杉矶警方深入调查之后,却认为相隔两地所发生的谋杀案,并无关联。

洛杉矶警方掌握的自白字条,宣称杀害萧特。(美联社)

前任男友 被指涉嫌

2017年9月底出版的新书“黑色大理花,红色玫瑰花:美国头号谋杀悬案的犯罪、腐败与掩饰”(Black Dahlia, RedRose: The Crime, Corruption, and Cover-Up of Americas GreatestUnsolved Murder)当中,曾任律师及英国广播公司(BBC)节目制作人的作者艾特威尔(PiuEatwell)直指,伊莉莎白‧萧特的前任男友狄伦(LeslieDillon)就是凶手。当时担任旅馆服务生的狄伦,先前曾经从事殡葬助理。这本书出版之后,立即引起舆论高度关切。

艾特威尔2017年底接受福斯新闻网(FoxNews)专访时说,她在新书当中提出的破案理论,出版之后获得了当年曾经调查这起命案、现已过世的洛杉矶警官家属证实。

洛杉矶警局1991年6月挖开萧特的坟墓,试图找寻更多线索。(美联社)

富豪房东 居中牵线

艾特威尔指出,伊莉莎白‧萧特是透过富豪房东汉森(MarkHansen)而认识狄伦,手头阔绰的汉森拥有多家电影院以及出租公寓,经常利用可以帮忙介绍踏入演艺圈当明星为诱饵,结识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子,“然而,很快的,些女孩子的下场多半只有两种,如果不是被他驱逐,就是沦为在他所开的夜总会当起舞娘。”

经济拮据 接受资助

根据法院文档、信件、大陪审团证词等证据分析,加上访谈目前仍然在世的相关证人,艾特威尔试图在书中为侦破这起陈年冷案,提供迟来的解答。书中指出,汉森与伊莉莎白‧萧特之间除了是房东与房客之间的关系,他还对她深深着迷,经常拿钱资助她,却对于她与其他男子交往而吃醋,大发雷霆。法院纪录显示,一名伊莉莎白‧萧特的闺密证实,汉森经常会为伊莉莎白的招蜂引蝶行为而暴怒不已。

艾特威尔认为,汉森身边环绕着包括伊莉莎白‧萧特在内的大批年轻女子,因为她们都觉得他人脉丰富,是她们得以一圆星梦的唯一希望。伊莉莎白‧萧特依赖着汉森还有另一层原因,那就是她工作非常不稳定。在收入不固定的情况下,三餐经常需要靠朋友接济。伊莉莎白‧萧特的经济拮据有多严重,从后来法医报告可以看出一二,法医发现她牙齿是严重腐烂的。

凶手寄回死者的证件,洛杉矶警方试图采取指纹。(美联社)

疑盛怒下 酿成大祸

多年之后,汉森曾在1971年回忆这起命案时说道,伊莉莎白‧萧特生前经常惹麻烦,“她后来可能做得太过份了,导致有人盛怒之下,酿成大祸。”根据艾特威尔推测,狄伦在汉森手下办事,之前还做过殡葬助理,他就是杀死伊莉莎白‧萧特的真凶,之前警局精神专家雷维尔医师(Dr.J Paul De River)便曾经做出相同推断。

艾特威尔指出,她的这套推论有99%都是有凭有据的,整起事件有着明显的官官相护,“当我一一检视当年的法律文档时,赫然发现有些文档是整页整页地消失,或者遭到移除。而且,这些消失的文档永远是跟狄伦或汉森有关的。”

具体证据方面,艾特威尔指出,当年有许多涉及狄伦的关键问题,后来都没有获得解答,包括命案发生后,伊莉莎白‧萧特的鞋子、皮包被人发现丢弃于一家餐厅的垃圾桶,而垃圾桶的地点距离狄伦住处只有两条街的距离而已。伊莉莎白‧萧特陈尸的公园更是狄伦非常熟悉的区域,因为那是他回家时若要节省时间,就直接从公园抄近路。

透过调查及访谈,艾特威尔认为,想要成为作家的狄伦,收藏着大量有关攻击女性的暴力犯罪新闻剪报,伊莉莎白‧萧特生前好友安‧图斯(AnnToth)、阿尔迪丝‧葛林(Ardis Green)当年也都曾向警方指认说,狄伦确实与伊莉莎白交往的众多男友之一。

艾特威尔分析狄伦的创作稿件后认为,他的文章反映出他个性缺乏安全感,完全符合缺乏自信心人格的典型特质,而且对女性身体存有深度仇恨。

低调富翁 也有重嫌

至于汉森在命案当中可能扮演的角色,艾特威尔则指出,这位有钱富翁平日对于私生活非常神秘低调,但他与“黑色大理花命案”洛杉矶警察局调查小组负责警官布朗(FinisBrown)私交甚笃,“如果细看当年大陪审团的文档,就会发现大陪审团成员其实对汉森有着高度怀疑,而且对于汉森所提供的证据,完全感到不满意。”

汽车旅馆 满布血迹

伊莉莎白‧萧特为何遭到杀人灭口,艾特威尔认为,最关键的原因在于她知道狄伦、汉森以及布朗等人勾结、贪腐的太多内幕,这群人甚至正在密谋要抢劫多家饭店。艾特威尔并指出,伊莉莎白‧萧特遇害的第一现场,其实是在当地的艾斯特尔汽车旅馆(AsterMotel),因为汽车旅馆负责人后来曾表示,1947年1月15日曾发现一个房间里面竟然“满布血迹以及排泄物”,而狄伦先前曾在这家汽车旅馆住过一阵子。

对于艾特威尔新书当中所描述的推论,已退休的长滩警察局(Long Beach PoliceDepartment)前任警官巴兹‧威廉斯(Buz Williams)接受“滚石杂志”(RollingStone)访问时则表示,他的父亲理查‧威廉斯(Richard F.William)当年正是洛杉警察局黑帮查缉小组成员,“黑色大理花谋杀案”命案发生之初,就是由黑帮查缉小组负责调查,

在当时,狄伦确实被警方认为非常可能涉案。他说:“我父亲认为狄伦就是凶手。”至于杀人动机则是伊莉莎白‧萧特知道太多有关密谋抢劫旅馆的内幕。

根据联邦调查局(FBI)保留的当年新闻剪报,狄伦当时曾被警方列为“嫌疑犯一号”,因为他主动与雷维尔医师联系,声称可以协助雷维尔的研究书籍创作,并自称可以提供有关虐待狂及精神犯罪的资料,包括黑色大理花命案在内。当年调查这起命案的员警则发现,27岁的狄伦对于这起案件当中许多警方不曾对外公开的细节,竟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但被问到是否涉嫌此案时,他则一概否认,甚至说根本不认识伊莉莎白。

证据不足 嫌犯获释

一度遭到警方扣押的狄伦,由于证据不足,在1949年获释。在1988年过世之前,67岁的狄伦一辈子都过得极为低调。多年之后,当狄伦升格人父时,为女儿取名为“伊莉莎白”。艾特威尔指出,汉森同样长期被警方认为涉嫌重大,但从来不曾被起诉,他在1964年死亡,享寿74岁。

伊莉莎白‧萧特后来被安葬在奥克兰(Oakland)的“山景墓园”(Mountain ViewCemetery),而她的母亲菲比‧梅伊‧萧特(Phoebe MayShort)等到所有孩子都长大并结婚之后,便从麻州搬到奥克兰,在靠近爱女墓园的地方定居,直到1970年代才又搬回东岸。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