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吸嗨后,她抠出了自己的眼珠...

2018年03月13日 13:01 微信公众号

大部分时候,那些吸食毒品的人,在吸食之前其实并不知道在触碰毒品会产生怎样恶劣的后果,

而当他们意识到的时候,他们已经上瘾到无法自拔,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最近,很多媒体报道了一个叫Kaylee Muthart的姑娘的经历,

今年20岁的Kaylee来自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安德森,她用最惨痛的经历告诉我们,吸食毒品造成的后果可以有多可怕...

17岁之前,Kaylee一直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学校里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Kaylee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考到一个好大学,拿到全额奖学金,努力学习,然后成为一名海洋生物学家。

然而这一切,在她十八岁那年就戛然而止了。

11年级的时候,Kaylee因为想要攒钱买一辆车,所以花费了很多时间在外面打工。

这导致她没有足够的时间休息,甚至经常翘课,而她的成绩也从那个时候开始下滑了。

Kaylee觉得与其就这样带着不好的成绩单进入到高年级,不如休学一年,等做好准备之后再回到学校,这样她就更有把握申请到一所带奖学金的好大学。

18岁的时候,Kaylee离开了学校,开始在外面全职打工赚钱,

在这段时间里,她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人,也开始经常在社交场合里喝酒、抽大麻。

Kaylee发现自己很容易对酒精和大麻这类东西上瘾,于是她告诫自己,不要轻易触碰那些更容易上瘾的东西——比如毒品。

去年夏天,Kaylee在一个朋友的家里一起抽大麻,她发现自己在那一次在吸食大麻之后的反应和以往完全不同,

她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嘴唇发麻,身体好像飘起来,感觉自己好像站在世界之巅。

Kaylee是一个基督徒,她觉得那一刻的感受好像让她更加接近上帝了。

清醒过来之后,Kaylee通过上网查询自己的反应,发现朋友提供给自己的大麻,很有可能掺了可卡因或者冰毒。

这次的经历让她感到十分的警惕,因为她知道自己很容易上瘾,因此从来没有想过去接触这类物质。

为了避免日后再一次接触到毒品,Kaylee和那个朋友断绝了联系,并且换了一份兼职的工作。而她最后也没有回到学校去重新上课。

那段时间,Kaylee没有工作,和她交往了两年的男朋友的关系也开始变得恶化,

为了抵抗自己的忧郁情绪,她一直靠喝酒和吸大麻,甚至服用一种名叫阿普唑仓的镇静剂来缓解自己的情绪。

几个月以后,Kaylee被诊断出患有双相性精神障碍。这种精神障碍,让她在高兴的时候十分的兴奋,而在沮丧的时候则更加低落。

由于这样的精神障碍,导致Kaylee特别容易受到药品滥用和毒品的诱惑。

后来,Kaylee终于又重新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她和他原来一些关系很好的朋友都疏远了,男朋友也离她而去,Kaylee感到无比的孤独和寂寞。

这个时候,她又开始想到了当初朋友递给她的那种掺杂了毒品的大麻。

Kaylee迫切的希望能够通过吸食毒品来再次获得那种内心的平静和快乐,于是在去年8月底的时候,她通过一个熟人,找到了冰毒。

这种毒品让她在第一次吸食过后,兴奋了整整三天,经历了各种各样的幻想。

“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我在兴奋的时候拍摄的一段录像,当我high的时候,表现出的完全不是真正的我,

我一直在对着镜头不停的说话,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感觉我的黑头从我的脸上都冒了出来,

我花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去挤我的皮肤,一直挤到出血为止。

那天下午当我的室友出门的时候,他开车把我带到我工作的地方,但是因为我当时实在太嗨了,所以我也没有去上班,

不久之后因为我的旷工,我再一次失业了。”

从那以后,Kaylee一直想办法避免使用毒品和其他药物,但是她的感觉变得越来越沮丧,以至于她最终完全向毒品屈服了。

在那一段时间里,Kaylee每天都要服用一次或者两次的冰毒,持续了整整将近三个月的时间。

“在我吸食毒品的时候,我会去研究圣经。然而毒品的作用让我误解了圣经,我一直以为吸毒会让我更加接近上帝。”

那段时间Kaylee的身边没有正常人,她和她的母亲也很少沟通了,她周围的朋友全都是各种各样的瘾君子。

尽管在向毒品屈服的那段时间里Kaylee也有过挣扎,但是每一次她都没有战胜毒品的诱惑。

Kaylee的母亲一直为女儿在精神健康和药品滥用方面的问题感到十分担心。然而尽管她曾经多次劝阻,但Kaylee还是拒绝去戒毒所或者是精神科就医,

因为Kaylee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危险,她很早就从母亲家里搬出来自己住了,并且在吸食毒品之后,也尽量避免和母亲沟通。

2月4号的时候,Kaylee的母亲来找Kaylee,母女两人进行了一次谈话,母亲带着录音设备偷偷的录下了女儿的话,在谈话中,Kaylee说自己有一种想要轻生的愿望。

Kaylee的母亲准备拿着这段录音,申请当地的戒毒所将Kaylee强制戒毒,因为只要能够证明吸毒者有轻生或者危害社会的倾向,当地的戒毒所就有义务把人带走进行强制治疗。

然而这一切还是太晚了,她没有来得及阻止这一场悲剧的发生。

就在和母亲见面之后的第二天,Kaylee又从毒贩那里购买了一些冰毒。

尽管当天还有个朋友劝她少吸一点,但是她还是服用了比平时多一倍的量……

这一次,Kaylee终于酿成了大祸。

2月6日,是一个星期二,Kaylee从前一天一直嗨到这天上午,她迷迷糊糊地走到了街上,在一家教堂门口,她出现了极其严重的幻觉,

事后她回忆道:“尽管那是早上10点半,但是我觉得周围的一切都显得十分的黑暗和阴森,我看到了一只白色的鸟,栖息在一个发光的灯柱上。”

“我认为所有死去的人都被困在他们的坟墓里,而天堂里只有上帝独自一人,那个时候我产生了一种幻觉,我认为我必须牺牲掉一些重要的东西,才能把这个世界上被困在坟墓里的灵魂释放给上帝。”

“当时世界一片黑暗,我的信念一切都被扭曲了。我只觉得我必须当下立即做出一些牺牲,但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怎么做。”

“没有时间了,我跪在地上,用我的食指,中指和拇指分别抓住了我的眼球,并且把它们从我的眼眶里拉扯了出来。”

“因为当时毒品的作用,我并没有感觉到特别疼痛,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流血,

我敢肯定的是,如果当时我的身边没有牧师出现的话,我还会把我的手指继续从眼眶里伸进去,把我的大脑也一起扯出来。”

当牧师和七八个路人冲过来,试图把Kaylee拉住的时候,她跪在地上,双手捧着自己的眼球。眼球上甚至还有一些藕断丝连在眼眶里的残余组织……

她失明了。

救护车赶到的时候,护士不得不给她注射了镇定剂,因为毒品的作用下,Kaylee挣扎得十分猛烈,几个人联手都没能控制住她。

当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了,Kaylee知道自己已经是一个盲人了,不过她说,幸运的是她的妈妈还在她身边。

“我醒来的时候,震惊剂和药物的痕迹仍然在我的体内,但我清楚的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我周围的一切都是黑暗的,

我知道我已经瞎了,但是当我感觉到我的母亲就在我的身边时,我就知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Kaylee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在这段时间里,她经受了各种疼痛,不过她决定再也不碰任何毒品了。

出院之后,Kaylee加入到当地的精神治疗机构,开始治疗自己的双向性精神障碍,并且开始克服毒瘾,

她说虽然毒品夺走了她的眼睛,但是幸运的是,一切终于又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

Kaylee说自己以前很喜欢弹吉他和钢琴,尽管失明之后弹奏乐器会增加难度,但是她也愿意继续努力,

Kaylee说自己还是想要回到学校,继续自己成为一名海洋生物学家的愿望,尽管他已经失明了,但是他仍然可以在水下感受压力和深度。

Kaylee和家人目前正在郑众筹网站上筹集资金,为她购置一只导盲犬。

“时至今日,在一些无法入睡的夜晚,我仍然会感到十分不安,但是我现在比以前更加快乐了,

我宁愿失去双眼,也不愿意再依赖毒品了。”

ref:

https://www.cosmopolitan.com/health-fitness/a19179723/kaylee-muthart-eye-gouge-crystal-meth/

https://www.mirror.co.uk/news/us-news/woman-who-blinded-life-after-12163539

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5488057/Woman-ripped-eyes-meth-binge-left-blind.html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