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乡下的日子

2018年12月06日 23:11 midwestPstD博客

穷人给富校捐款上礼拜收到儿子学校的募捐信,有点吃惊:列出来的捐款最高数字是50(当然,还有一个其它栏目自己填)!和太太开玩笑:到底是有钱的学校,1.9B不好意思狮子大开口么!记得以前女儿学校比这高多了,我们每次挑个中间的数字,100。这次可以挑最高的么。。。

女儿上大学时Wellesley排名总是从第四到第八。有年排名降了很多,看College board讨论,说Wellesley排名上不去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校友捐钱不踊跃,可能是男女对自己钱的感觉不一样。。。有人大声呼吁:不用捐多少,排名看的是参与率。从那以后女儿在校期间每年都意思意思。当然她毕业了就没我啥事了。男女平等,儿子也得同样待遇么,也只能意思意思。

还有一封期末考试的募捐信,太太说:也太娇生惯养了吧?一个期末考试还要爹妈出钱买吃的?复习考试中间出门走走,买点吃的也不耽误。。。扔一边去!

(二0一八年十一月六日)

中场休息哈哈,今天要多灌几杯咖啡,把老板的第一个proposal读完,改错。我老人家英文差,但属于心细的类型,所以,老板文章或proposal最后一稿总让我读一遍,我也总能找出点小毛小病。上次Ph.D./M.D学生的一篇文章,他们改了四五遍了,最后一稿还让我挑出了二十三十个小错,让学生叹服。。。今天到现在才完成一半,已经挑了十几个了,其中我肯定是错误的,会有一半以上。

读了一下,我作的工作还是在proposal里占不少份量。这个proposal把我上半年develop的一个in vitro方法和数据和学生的in vivo数据作对照,进而提出寻找影响乳腺癌扩散的基因,然后作为药物筛选的targets。看老板写的东西确实能学到很多东西,对照自己的思路,很容易看出自己的不足。同时也体会到“能写”在科研上确实太重要了。

博士后职业生涯就靠funding,这一轮拿到,我这一辈子就不用再为工作担心了。回首一下30年的科研生涯,还不错。有兴趣的孩子,走这条路其实也不错,钱少一点,但思考的时间多,不容易老年痴呆。。。就是爹妈要自推,把孩子一辈子需要的钱攒够,孩子就可以为兴趣而活。。。

(二0一八年十一月八日)

站在年青人的角度来看看未来社会(先不论正确与否及,或是不是现实可行)

机会平等是美国年青人这一代比较看重的。社会的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是不争的现实。所以大多数年轻人走进社会并没有多少资产,他们希望人人有机会来攀越目前越来越固化的社会阶层。但是,他们也知道成功的人只能是少数幸运的人。所以,奋斗之后失败的人,社会要能提供基本的生活保证。这其实是他们追求的一种理想社会状态。

Startups,尤其IT业过去20年提供了一种合适他们的奋斗模式,让他们憧憬。但后面的那半截--奋斗之后失败的人的保证其实现在的美国社会还不具备。这就是两代人(简化一点)之间的争论。前半部分其实两代人之间争议不大,年老的也支持奋斗;有资产的人其实也可以参与并分一杯羹,那就是投资。

我在密切关注着女儿现在工作的公司的发展。记得她接受offer的时候,和我讨论过大小公司的利弊,公司文化的考虑。。。其实我一直也在考虑她的这种理念和我们这代人不一样,我该如何面对。。。她大学毕业的时候我说希望她能养活自己;到工作后鼓励她投资(她一直以为我和她娘需要她经济上帮助,投资也很保守),分散工作上赌一把的风险;现在的态度是:我们也许真的老了?

四个礼拜前孩子她娘脑子反应不过来,可能导致了私人信息的泄露。我一直到儿子秋假回来后才告知。姐弟俩电话会议商量后,网上立刻采取行动:拿到credit-history-report检查有没有问题,马上冻结credit history。儿子给我说:Dad,you know bothsister and I work in the tech side. You should have let us know if you andmom had any tech-related issue...

我承认我老了,明天属于他们。所以,我给太太说:数好我们的钱,留点孩子万一失败后爬起来需要的支持,我们还是多enjoy我们自己的生活吧。。。

(二0一八年十一月九日)

明天更美好昨天是读老板的proposal,思考研究的方向和未来的工作;今年是边作试验边和网友讨论社会问代沟问子女教育问题。。。

明天是去见大学的老同学。这两个老同学都是美国排名前20的大学终生教授,在各自领域度很出色;作东的是另一位前20大学的讲座教授, 学弟。。。咱农民博士后就带点土特产--炸我钓的鱼作见面礼。

哈哈,不要太担心未来。我博士后一辈子,对未来还充满信心呢--我给太太画的大饼就是:退休了,种菜钓鱼,保证有吃有喝,天天过年。。。

(二0一八年十一月十日)

一杯小酒三个菜周末终于睡了个懒觉。。。不容易!每个周末都是钓鱼钓鱼,徒弟喊,渔友叫。昨天徒弟零度上下,也是一条walleye,一条大bass,20条crappie。。。从芝加哥聚会回来,太太问:你礼拜天不去钓鱼了吧。。。想了好久,说:太冷了,睡个懒觉成么?

可还是不成。8点不到就被老婆从被窝里拎起来。吃了早饭就烧树叶。邻居们都不扫,要么割草机打碎,要么等风吹到别人家的后院,唯有我老人家有菜园子,可以烧。太太说:你能不能今天清理好,烧一把,我就烤两个红薯。。。。

腰酸背疼,三个小时终于干完了。太湿,烤红薯没指望了。还是喝酒吧。。。

三个菜:昨天Chinatown买的卤好的肚丝猪舌头,来个香辣爆炒;夏天晒的干扁豆也爆炒,至少纤维多;嘿嘿,给老同学送了那么多炸鱼,自己不是还留了几条么,湖南辣椒鱼。。。老婆说,你昨天要开车,没喝酒,今天馋了吧,看干了这么多活,奖励一杯。。。

(二0一八年十一月十一日)

这么坏的日子太太公司的老东家过世一年多了。终于,年青的一辈接掌,要大调整了--公司发出通知。。。太太回家问我:最坏的打算是啥?我说:卖了房子付儿子学费,房子上的equity足够;我有工作,你就不用担心吃饭,我没工作,我俩去Walmart打工,挣的钱养活自己没问题。。。太太说:有这话垫底,你接着喝(昨天剩的)酒吧。。。

然后儿子来电话:室友另有安排,同学们不好意思,感恩节不回来。。。我看了看太太:被儿子抛弃了。。。

呵呵,走了这么远,已经不怕了。两个礼拜前老同学从波士顿打电话问我去哪里退休。。。也许上帝另有安排,卖了房子我更自由了。。。

(二0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

下雪了,才想起儿子呵,往年盼一个白色圣诞节都不容易,今年还没到感恩节呢,大雪就来了。昨晚一场三四寸的大雪,这就开始了我清扫driveway的季节。

太太上班早,五点起床,我一般会多赖个十分钟二十分钟的。碰到雪天就不成了。太太说:就这点雪,我自己来吧。听说男人到一定年龄不如同龄的女人,扫雪很容易出事的。。。

我笑说:那是城里人。我们农民天天劳作,苦命惯了。再说我今天也得早走。老板的两个proposal今天早晨八点是deadline。我昨天灌了五杯咖啡,读完了他的第二个,没有第一个流畅,不知道昨晚他改到几点,是不是昨晚就交了。我早点去,万一他需要我帮忙。。。

半小时就把driveway和门前的side walk清理好了。村里的扫雪车来得早,就街边上雪多一些,也比较沉,这以前都可以留给儿子的活,今天得自己一铲一铲地往草地上掀了。进门一看太太还在听音乐呢。就说:好了,你早点走。路上开慢点,雪不多但路面比较滑。。。

时间还早,就又上自行车活动活动腿。半小时后,吃点早餐,太太的message就来了:路上很滑,注意点。。。她到办公室了。。。

一路上小心谨慎。车子不停显示路面打滑,一刹车就是ABS启动,刹车系统咔咔响。途经第一个繁忙的路口,看到一辆滑进路边水沟的车。。。乡下玉米地的路冬天下雪后比较难开,主要是玉米收割后没有青纱帐挡风,地里的雪可以吹到路边,填平沟渠,撒盐后形成的湿雪也容易把吹过来的干雪粘住,累积在路面。这个十字路口年年都有车滑进水沟。。。好在地势平坦,很少车毁人伤。

今年雪季来这么早,看样子会是一个长长的冬天。估计每次扫雪就会想起儿子在家的日子。。。这个懒家伙一般不出力,不过,路边扫雪车推过来的雪,死沉死沉的,还是能指望他的。

(二0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小留成了老留昨晚接到电话,几年前我帮忙弄到美国来读书的小留周末要来看我。

去年年底我和太太参加了她的毕业典礼后,有一阵子没和她联系了。昨晚电话过来,我第一句就问:你现在在哪里啊?哈哈,她都开始读研究生了。毕业的时候我就知道她准备考研,也没有说一定要留美国,但希望多读点书,最好有点工作经验后回国。家里独生女,父母也没有可能退休出国,国内也有关系网,留美不留美其实都不是将来考虑的重点。。。

我知道她这是来说谢谢的。当不负责任的中介把她的申请材料送到大学后,就撒手不管了,最后全军覆没的情况下,他爸,一向不肯麻烦我的高中老同学,万般无奈,只好请我帮忙。了解了一下大致的个人资料,问清了不想走community college-州大的路线,找了一家本地州大系统里稍差一点的学校,居然拿到奖学金录取,费用和本州学生差不多。。。

本科毕业的时候,爹妈来不了,我拉着太太冒充爹娘去。这一开始读研,就该升级,跟“老伯伯”我一样,成“老留”了。人之将老,最高兴的就是看到年轻一辈因自己有意无意的拉过一把,走上人生的坦途。。。

(二0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