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父性侵?谋夺千万家产?两兄弟为什么血洗家门

2018年12月12日 21:09 微信公众号

29年前,加利福尼亚州一个普通的夏日傍晚,一声枪响撕裂了生活的宁静。一对兄弟潜入家中,掏出枪,从背后对着富豪父亲一枪爆头。

(图源:Pinterest)

惊恐逃亡的母亲,也死在了兄弟俩连续的枪杀下,尸体面目全非。

(图源:LAPD)

他们,就是在上世纪末震惊整个美国社会,弑父杀母的The Menendez Brothers曼尼德兹兄弟。

(图源:ABC)

围绕着曼尼德兹兄弟的故事,是一场冗长又令人绝望的,罪与罚的辩论。

(图源:ABC)

哥哥Lyle1968年出生,弟弟Erik比他小两岁,1970年出生。

(图源:ABC)

他们的父亲José Menendez,是一位古巴出生,16岁移民美国,从洗碗工干起,白手起家成为身价千万美元的商业奇才,而他们的母亲Mary是位在洛杉矶社交圈颇有威望的名媛。

(图源:ABC)

30多年前,一家人就住过卡戴珊家现在住的豪宅区Calabasas卡拉巴萨斯,后来又搬到了寸金寸土的比佛利山庄。

(图源:ABC)

从初中开始,为了培养颇有运动天赋的弟弟Erik,父亲José每年豪掷重金,花5万美元聘请私人网球教练,一路把儿子送到了全国排名前50的席位。而大儿子Lyle,也在父亲的要求下,进入了普林斯顿大学。

(图源:Pinterest)

在外人看来,这样的家庭,是“美国梦”的最佳示范。可在完美的表象之下,每个家庭,都有着那本难念的经。

青春期时,两个调皮的富家子弟,在Calabasas家附近到处惹是生非,以破坏邻居的房屋为乐。为了给两个儿子擦屁股,José不得不出钱出力,安抚邻居,疏通关系。最后无可奈何,举家迁到了比佛利山庄。

(图源:Pinterest)

他曾经向律师表示:“我对他们真失望,想改遗嘱,不把房子(价值1400万美元)留给他们。”

(图源:Pinterest)

看到这,你大概立刻就会想到,这不过就是个为了遗产杀害父母,纨绔子弟的故事。

1993年,第一场审判中,公诉人和兄弟俩的律师展开了激烈辩论。公诉方接着在多次审判中,都丢出哥哥Lyle篡改父亲电脑遗嘱、弟弟Erik杀害父母后,在心理咨询中向医生坦白罪行的录音等等实锤证据。

但时间再往前推,看一看兄弟俩的童年和成长,也许你会有新的想法。

在无数次审判中,曼尼德兹家的亲戚,连续六周出庭作证,讲述他们看到的,兄弟俩的父母是如何在多年间体罚、控制、性侵两个儿子的过程。

(图源:视觉中国)

第一场审判,律师请来了曼尼德兹兄弟的表姐Vander Molen。她说:“8岁那年, Lyle跑到我的房间,问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因为叔叔(兄弟俩的爸爸)老是在睡着后摸他的裤裆。”

(图源:ABC)

弟弟Erik说:“小时候,每次网球比赛前,父亲都会花时间单独和我在一起。他会脱光我的衣服,给我做按摩。他解释说,只有罗马和古希腊的战士在打仗前,才会得到这些待遇。”

(图源:Pinterest)

Erik的心理医生,William Vicary博士也出庭作证:“他告诉我,7岁到14岁的时候,父亲都会和他们一起洗澡。如果有其他亲戚孩子来,绝对不可以和父子三人待在一层楼,他会赶走其他孩子,单独和两个儿子在一起。”

(图源:Pinterest)

弟弟Erik展示父亲在他六岁时拍摄的裸照底片

这样的不堪中,曼尼德兹兄弟的母亲,难道不出面阻止丈夫吗?很遗憾,在复杂的家庭暴力和性侵中,她也难辞其咎,成了丈夫的帮凶。

Erik说:“我们的母亲,是个性格十分极端的人,可能上一秒在厨房哼着小曲洗碗,下一秒就会把我们关进衣柜里一整天,甚至一整晚。她会对我们说,我恨你们,你们就不该活着,你们毁了我的生活。”

(图源:Pinterest)

生理上的性侵虐待能够愈合,心理上的伤痕,却会伴随一生。哥哥Lyle说:“从小到大,他都要我和弟弟竞争,必须要争出一二名,他才会罢休。”

(图源:Pinterest)

“有时候,他会让我捏Erik,捏到他痛的大叫才让停。有一次我拒绝了,还没回过神,他就狠狠扇了我一巴掌,然后说:‘我可没把你教育成一个窝囊废,也没让你去同情那些窝囊废!’”

(图源:Tenor)

共同遭受父母虐待的兄弟俩,生出了无比坚定的感情。Erik说:“家里那种无声的痛苦和压力,把我们深深连接到了一起。”

(图源:Pinterest)

但很显然,这样的证词,并不能掩饰兄弟俩在杀害父母时的残忍无情的事实,审判一拖再拖,还发生了陪审团投票,不知道该投谋杀夺遗产,还是性侵复仇的僵局。

(图源:Pinterest)

直到1996年,曼尼德兹兄弟分别被判两个终身监禁,终生不得保释。逃过了死刑,兄弟俩随即被送往了不同的监狱服刑,直到今年4月,才在哥哥Lyle坚持多年的申请下团聚。

(图源:Pinterest)

Lyle说:“在我以前看来,监狱生活和我实在是太遥远了。但奇怪的是,我发现自己的童年已经让我准备好面对这混乱的一切。我杀了自己的父母,哭和悔恨都不能改变事实。”

(图源:YouTube)

究竟是贪恋金钱,还是为童年遭受的一切复仇,曼尼德兹家的悲剧,直到如今,依然令人不寒而栗。

(图源:Pinterest)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