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这群女孩的,是一场大型人口贩卖

2018年10月11日 23:11 蝉创意

第一次跟着王老板去西伯利亚时,小马误以为这里是天堂。

“她们是天使吗?”

他忍不住乱瞟身后那群皮肤雪白、穿三点式的漂亮姑娘,天气冷得小马心都疼了。

王老板倒没心思关心她们冷不冷。对他而言这不过是一次平常的“淘金之旅”,他只想淘多几个有商业潜力的值钱宝贝。

一个「买卖美丽」的是非之地

西伯利亚显然没有小马想的那么好,因为这里太穷了,穷的只剩美女。

西伯利亚曾是残忍的[古拉格集中营],先后有波兰、朝鲜、伏尔加德意志等11个民族被驱逐到这里被强制劳动,这里成了俄罗斯最穷的工业区,但异族间的通婚混血,却结出了整颗星球最好看的女孩们。

做模特,是女孩们脱贫的唯一途径。

在空旷冰冷的新西伯利亚,模特培训机构就多达几十家,选美和训练是她们的日常,女孩们挤破头都想要一对大翅膀。

那时候她们还不知道,等待她们的,是一场可怕的大型骗局和卖猪仔。

纸卡上写着个人信息包括三围

培训机构年纪小的女孩只有4岁5岁

每一年,都有像王老板这种的[模特中介]组成“淘金团”,到西伯利亚挑选女孩。

他们美曰其名:拯救年轻的姑娘。

海选通常会在工人俱乐部或者夜总会举行,中介通常会嚼着口香糖,嚣张跋扈当人面挑三拣四:

算了,她好普通

这个女的身材不行,太胖了

中介给这些12岁到18岁的鲜活肉体拍照录像,寄到国外的经纪公司。

被选上的女孩,会被送到国外参加试镜和工作,中介抽佣金,经纪公司抽佣金,剩下鸡水一点才给模特。

她们想尽一切办法离开这里,反而离开这里后才发现,超模梦是怎么破碎和被人踩踏的。

一个「被骗」的单纯姑娘

纳蒂亚在几百人中被一眼挑中,她长得像小鹿一样好看。

被选上时她才13岁,刚上初中的年纪。

当知道自己可以去日本工作,并得到8千美金时,她兴奋得跳起来。

她想做一个好模特,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她爸爸说如果纳蒂亚能赚到钱,就盖一个新房子。

她和她的朋友都住在这种村落

中途辍学的单纯小姑娘,怀揣家人的期望和同龄人的嫉妒,带了一本字典只身前往日本。

不懂英语不懂日语,到了机场没有人接。(你想想看你初一的时候,一个人出国语言不通没有手机能干嘛?)

直到一个陌生日本男人看见她哭了问她:你有同伴吗?她当时心想:该死的,我哪有同伴?

兜兜转转好几个小时后,她终于到了模特公寓,眼看是跟蝉主初中宿舍差不多的上下床。

第二天开始,就是高强度的面试面试面试...奇怪的是,怎么面都没有一家服装品牌用她,人家说不要年纪这么小的姑娘。

女孩们被经纪公司签约时,她只是想着:天啊,我要出国了,有很多任务作等着我,我可以赚很多钱。

她们根本不知道这些工作不存在。

经纪公司利用她们,试镜过了很久很久,才把照片卖给其他杂志,模特永远不会知道。

而且吸血合同写着各种不平等条例:不能游泳,不能旅行,不能晒太阳...如果没有接到工作欠债了,就会像被贩卖般从这个国家送到另一个国家。

跟纳蒂亚一起住的女孩,就因为腰围涨了2cm,经纪公司直送她回家,不但没赚到一分钱,还要支付违约金2千美元。

纳蒂亚还是一直接不到工作,省吃俭用还是欠了室友六十美元,她绷不住给妈妈打电话说:我不想再当模特了。

当她妈妈想要给她寄一些钱候,她又立刻说:你别这么做,你留着钱买吃的吧。

她想着这一切都很快结束,等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她就能回家了,

有个公司拍了纳蒂亚的照片,但没有给钱,她不知道是哪一本杂志,所以她一有空去就书店找,最后她找到了,没见她笑的那么开心。

那张照片几乎遮住了她整张脸。

她买了三本,带了回家。

一个为了「拉皮条」的产业连

阿什丽,就是看中纳蒂亚的女中介。

她也是模特出身,比谁的清楚模特行业的残酷,她特别憎恨这个行业,但是为了赚钱,她在退役之后选择了做经纪人。

她对姑娘们说话时看似充满善意,却像一个传销份子。

她收藏了很多姑娘的性感录像带,目的说是寄给模特经济公司,但实际上很多中介都会寄到“其他地方”。

说白了,就是给小姑娘们拉皮条。

身兼模特和妓女很常见,也就是我们说的“外围女”。

一些“高级”的经纪公司有这个业务线,而且姑娘们有时候会觉得同样是用身体赚钱,这好像和卖给镜头没有什么区别。

更毛骨悚然的是,女中介把这种事情说的稀疏平常。模特产业链不也就成了变相的骗色敛财吗?

只是说她们做妓女也很正常

我是说也许比模特简单些

卖淫不是多么糟糕的行为

女中介问老板,既然大部分的模特公司根本不要年纪这么小的,为什么还要找12岁13岁的小姑娘?

老板说因为年纪小的女孩有自尊心,没那么容易被包养。

为了防止模特们叛逆堕落,比如被包养嗑药之类的,老板会带她们去停尸房教育她们,还是不听话,就当场解剖验尸。

老板还觉得自己拯救众生,这不是变态吗?

说到这,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去年“14岁俄罗斯模特在上海走秀中途死亡”的事。

死亡原因不详,被曝光一天工资55元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可以确定的是,她家人没有能力支付把她尸体运回国的费用。

14岁女孩,名叫弗拉达·久巴

当时看到网友感慨说他在夜总会碰到陪酒毛妹,800块一个。

问了蝉主身边在模特经纪公司工作的朋友,她们说不少入门级毛妹的日常:白天做试镜平模拍照走秀,晚上去club站台兼职,舞池充数推销酒之类的。

很多模特,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一下子找不到工作,都会从clud做起,还容易摊上狐朋狗友,喝醉了被灌药。

虽说西伯利亚是最大的模特产出城市,但真正星光熠熠的又有几个呢?

你们有没有搞清楚人生?

女孩的命运又能怪谁呢?

怪她们自己吗?怪经济公司吗?怪万恶的资本主义吗?美丽的女孩不走出去,一辈子留在贫穷的工业区吗?

有些女孩才刚刚为世界的残酷停驻,后面已经有数不清的女孩的前仆继往。

世界能不能变好靠祈祷是没有用的,我们普通人能做的事,不也就只有经历过人生起起落落落落落落后,还能继续保持初心嘛。

纳蒂亚回家路上的时候说:

现在,我能用不同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了,我变得成熟了,但我觉得,人不应该那么快长大。

唉,再也没有比欺骗有梦想的人更过分的事了,

同时再也没有比看到一群憔悴的女孩更令人伤心的事了。

ps:纳蒂亚现在真的长大了,还在做模特,她一切都挺好的,她的ins/@Nadya Vall。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