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高薪美貌去窑洞晒成土妞 这个台湾美女学霸想干啥?

2017年09月21日 01:01 一条

美女原来是这样的。

4年后,她成这样了……

台湾美女廖哲琳在美国念完硕士后,竟然不去大公司挣高薪,而是跑到陕北乡下写生,住在简陋的窑洞里,一待就是4年!

她还带动了一个陕北老农开始画油画,甚至有人花钱买下老农的作品。她觉得现代人好像天天为了未来,为了梦想去忧愁,心里其实很不踏实。

但在陕北,日复一日地画画,就如同在田地里劳作一般,让她找到了内心的宁静。

在陕北的这几年,廖哲琳画了几百张画,眼尾纹加深,也忘了许多GRE高阶英语单词,但她结交了许多农民朋友,还遇见了一个人生伴侣,结了婚,比她之前的20多年都要精彩。

廖哲琳还把自己在黄土高坡上生活的感触和创作的画,攒成了一本书。书中那些真诚又质朴的文本,粗旷浓烈,有点儿梵高风格的画面,点点滴滴都叫人动容。

廖哲琳老家在台湾台中的一个小镇。

从台湾大学毕业之后,她去了美国读硕士,念哲学专业。

哲学应该是追求本真的东西,

但是后来,她觉得学的东西好像离实际生活非常远,就很渴望回到农村,回到真实的生活里去。

2011年,廖哲琳第一次到陕北的农村,魏塔,就被这里的一切吸引住了。她说:“陕北人吧,在我看来很像碾道上的驴,转一百圈也不会累,平常就是这样闷着,可是有时候你冷不防走在它后面,它还踢你一脚,偶尔也会朝天一声长吼,爆发力惊人。”

生活在这么单调的地貌里,居然会有这么张狂的生命力,她觉得有对生命的一种敬畏、一种渴望。

相比起城市里的冰冷麻木,这才是年轻人该有的样子啊!廖哲琳头脑一热,就决定留在陕北!

美女剪去了长头发,皮肤晒得黑黑的,坐在炕上,每天像个乡下丫头一样,跟村民聊天,还帮他们干农活,晚上就住在窑洞里。

她父母知道以后,基本上气得就不跟女儿讲话了。他们在台湾都是农民,从小就期待廖哲琳读到很高的学历,她也的确一直是个乖乖女,但这一次,廖哲琳决定追随内心,留在陕北,把前程似锦这件事,远远抛在了脑后。

以前在台湾的时候,廖哲琳常常画画,虽然没有正式学过,但也积累了一些创作,在这么有丰富生活经历的地方,她就想,为什么不在这里写生呢?

老蒋和蒋嫂,刚开始去村里画画,是老蒋带她去的,老蒋是她的房东,今年快60岁了,由于魏塔这里常有画家来写生,老蒋就建了一个写生基地。

他看廖哲琳瘦瘦弱弱,又是一个人大老远跑过来,把她当作女儿一样照顾。

廖哲琳想找好看的风景写生,他就骑着三轮蹦蹦带着转村里的山。

廖哲琳去写生,他就帮着提画架和颜料。姑娘画画的时候,他就尽量跟村民聊天,让他们呈现最放松的姿态。

慢慢地,廖哲琳画下了魏塔村的山,还有可爱的牛。

还有这里的老乡,他们或卧在大槐树底下,或坐在田野里,很自在地唠话、挠痒,咧嘴大笑。

后来,又尝试画一些人物肖像,她的第一位模特儿是个小男娃,那天他刚好走进她住的窑洞,结果他很认真地坐下来,被画了半个小时。

廖哲琳的画越来越多,模特儿们也都说像,村民逐渐开始认可她这个“女画家”的身份了。

陕北的作画方式非常原生态,廖哲琳常常到野外忘了带调色板,就用一块废弃的铝片代替;有时候要擦笔,就用一些柔软的草来吸油画颜料;有一次连笔都忘了带,老蒋就去隔壁家拔老母猪的黑猪毛,然后用易拉罐的铝片捆起来,再拿一根竹筷子,就做成一支油画笔。

后来发生了一件很神奇的事情:老蒋也开始画画了。那天,廖哲琳像往常一样画村民唠嗑,老蒋可能是想要玩笔吧,就在调色板里摆弄了几下,然后就在一个废弃的小纸片上开始画。

老蒋的画,村民放羊

老蒋的画,冬天的魏塔村

老蒋对于画画有一套自己的看法,比如说他画一座山,他会觉得远处的山要虚一点,近处的山要加一些黑色的笔划,因为他知道里头的路是怎么弯的,怎么走的,这样才能画出蜿蜒的感觉。

后来有一个房地产老板来,觉得老蒋的画特别好,花了500块买走了他的画。

老蒋的画,村里的驴

老蒋的画,村民

牛和驴的结构他都非常了解,陕北的牛、人、山那种一脉相承的浑厚感,在老蒋的画笔下呈现得淋漓尽致。老蒋认字不多,却把村里的每一个沟沟卯卯,都搬到画布上,短短四五年,老蒋都画了快800张画了!

这里的农民日复一日地劳作,不知辛苦、任劳任怨,廖哲琳也学着他们,把画画当作是一种劳动,慢慢心里也变得踏实许多。

更神奇的事发生了:台湾姑娘廖哲琳,在陕北遇到了真命天子,他也是来魏塔写生的,他们每天一起画画,一起走村串巷。在这里,廖哲琳遇到很多村民,他们的生活远比她想象得要艰难。可是他们自带乐天和积极的态度,这一点,她特别感动。

她说,现代人天天为了理想、梦想而焦虑忧愁,

很多都是自寻烦恼,

她把画画当成农民每天都要干的锄地工作,

心里踏实了,那些文明病自然就没了。

十二点了,我拉上村庄里的最后一盏灯。狗在窑顶上咆哮,吠着远处的敌人。黄土高原的千沟万壑,顿时拖长了层层叠叠的尾音。木门哐啷一声打开,我跑到窑洞外面的院子,在没有灯的角落,蹲着撒了一泡尿。抬头一看,夜空中洒满的星星也在一闪一闪地看我。我全身瑟缩冲回窑洞里,缩了一下屁股,打了个冷颤。

满天星星一颗明,

天底下我就挑下了妹妹你一个人。

不自觉地,我哼出了这首陕北民歌。灰沓沓的陕北人,感情却是火辣辣的爱憎分明。而我对这片土地的热爱,不知不觉竟也走过了三年。

这是廖哲琳在《信天而游》序言开头写下的一段话。

2011年,廖哲琳刚到陕北,没人想到她一呆就是几年,连她自己也觉得这是一次意想不到的奇迹。

半个月才能洗一次澡;在半遮半掩的茅厕里蹲坑;冬天在温室大棚里干农活,脱到只剩内衣;每逢红白喜事被村民灌酒到醉;在茫茫雪天跟随送葬队伍翻过一个个山头,感受生命最后的回归……

油画《出一口气》,画出了吹唢呐的人

这个在世界角落里的村庄和村民的真实生活,让廖哲琳经历了一次全新的洗礼。她就像个初生的婴儿,重新认识到生命的意义。

老蒋笔下的画家本人

她从此明白,“画画的意义在于下放到生活里的点点滴滴,和每一个瞬间的感动”。画画不需要什么理由,只要画下去就好。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