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杀人的刀是江歌身上的 曾差点杀死另一女孩

2017年11月15日 14:02 凤凰网

“江歌案”将于12月11日在日本东京公开审判。去年11月,24岁的江歌在日本租住处遇害。最终,日本警方以杀人罪对中国籍留学生陈世峰(江歌室友刘鑫的前男友)发布逮捕令。

开庭在即,嫌疑人陈世峰是否认罪?他会不会被判死刑?刘鑫如未出庭是否影响判决?今晚,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独家对话到江歌母亲的代理律师、日本大江洋平法律事务所的大江洋平律师。他透露,虽然陈世峰承认杀害江歌,但否认是有计划和预谋的。其在供词中还提到,杀害江歌的刀不是自己事先准备,而是江歌携带在身上的。

▲江歌案犯罪嫌疑人陈世峰。图/江母微信号

“陈世峰否认有计划杀人”

重案组37号:你是何时接到江歌母亲委托,代理江歌遇害一案的?

大江洋平:正式委托是2016年11月28日,之前也与江歌母亲见了两三次。当时陈世峰已经被警方逮捕,只是还没公布,罪名是恐吓刘鑫,与江歌遇害无关。因为我此前做了很多中国人在日本犯罪或受害的案子,通过与江歌母亲沟通,觉得很悲惨,想要尽一份力。

陈世峰是来送礼物的,面膜、宠物小精灵模具等零碎物品,装在一个袋子里。刘鑫提到,自己怕如果不接受对方不下车,也不想让他知道自己住址,就收下了。此后,陈世峰跟她发微信说“生日快乐”,就再也没有联系,直到出事当天。

那个装礼物的袋子,她扔在家里一个角落。她对《局面》表示,没跟江歌说过这事,“她会很生气的,以三叔的性格,肯定会拎着给他送到家门口。”

“三叔”和“少女”

江歌火葬那天,刘鑫说可能是出现幻觉,耳边一直围绕三叔的话:少女,我要走了,我要走了。

她提到,自己经常梦到江歌。梦里三叔叫她少女,用日语问她穿什么衣服去拍照?然后两人去挑和服。梦很真实,就连去所去店铺的店长的脸都很清晰。

刘鑫告诉《局面》,以前两人遇到过租毕业和服的宣传。“我说省吃俭用也得拍一套,如果毕业时间不一样,就换着穿一下,拍一套和服留念”。

那时,她还住在学校宿舍。因为要准备考大学院,室友又比较吵,就申请换到江歌的宿舍。“我们是4人宿舍,她们说宿舍里都叫外号,大叔、二叔、三叔这样,我去的那天穿着裙子,她们就叫我少女”。刘鑫回忆,室友相处和谐,有说不完的话。

▲江歌(左)在微博上发布的照片。微博截图

和男友分手后,江歌提出让她来住。“说实话,打工的阿姨对我好,毕竟是外人,不像跟三叔那么亲。所以她主动提出让我来住,我真的很开心,挺感动。”

江歌妈妈却提到,女儿告诉她,刘鑫不太买东西,垃圾也不太倒。

“刚住那半个月情况特殊,打工地方一个前辈的老婆要生孩子,所以我加了夜班,每天回家差不多就凌晨了。”刘鑫表示,自己真的没有时间买东西、打扫卫生。前辈回来上班后,她才闲了下来。她告诉《局面》,“有时两人转着转着去买个水果,三叔比较节约,不舍得买。遇到水果便宜我就买两个,一起吃。”

被骚扰的“受害者”

江歌母亲每天都数着女儿离去的日子。近300天过去,她一直想找到刘鑫,了解女儿遇害详情,但对方一直没有露面。

不见面也不回微信,江歌母亲把刘鑫的一些信息发布到网上。

“事情还没解决,她就把我照片暴露出来,我很不开心。你为什么不通过警察去了解事情呢?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来喊我,为什么用公众的方式?”刘鑫告诉《局面》,自己气愤之下提到“不再管江歌这事”。

江歌母亲说,刘鑫和女儿在日本住一起,又是青岛老乡,两家隔得只有十公里,但从事发到今年5月,刘鑫及父母都没有联系过,她又把一些信息发到网上。

刘鑫表示,家里骚扰电话和短信,一天24小时不停,全是谩骂。就连她唯一感到轻松的、上了几天班的地方,都有媒体去。被辞退后,她就一直待在家里。

“我一个大活人,有手有脚,有腿有脑子,却不能出门。”刘鑫对《局面》表示,这么多天不联系江母,是做错了,但凭什么所有信息,就连身份证号码、父亲车牌号都能公布,这不是应该保密的吗?

刘鑫还提到,两个人住在一起,一个活了,一个死了,她也非常痛苦,也有过轻生想法。“警察跟我说,你也是受害者,但我从来没有把自己当受害者看待。我们家受到比杀人犯更严厉的惩罚,他最起码现在活得安安稳稳的”。

与母相依为命的“小歌子”

微博照片里,24岁的江歌露出牙齿微笑着。她身高165cm,皮肤白皙,脸颊瘦长,戴着黑框眼镜,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

江歌出生于山东青岛某村落,家境并不富裕。她一岁丧父,全靠母亲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

江歌表哥告诉重案组37号,2015年4月,考虑到每年十来万的留学费,以及人身安全问题,亲戚们都反对她出国留学。但一心想过平淡日子的江母,在关键时刻卖掉一套房,存了20万银行保证金,支持女儿。

▲江歌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

机场送别那天,看到女儿转身进了安检,她便哭开了。“不放心她一人在国外,好在江歌争气,不仅顺利考取法政大学管理学硕士,还一直坚持打工。”江歌表哥回忆,妹妹总是报喜不报忧,只是偶尔才会私下说,学业很忙,要做市场调研,还在勤工俭学,觉得辛苦。

《日本留学打工限制》规定,在日留学的本科生和研究生,一周工作时间为28小时。同时做两份工的江歌,每周都打工28小时。

江歌曾告诉表哥,一月能赚五六千,交完约6万日元(约合4000元人民币)房租后,还略有盈余。她心疼母亲不容易,希望毕业后能在日本找个好工作,多积累些工作经验,就回国好好陪母亲。

▲江母说,女儿是她快乐的源泉。

母女俩相依为命20余年。在江母眼中,“小歌子”是她生命的全部。

为了供女儿读书,她批发布料,再做些衣服,到集市上卖。后来她开了超市,早上7点经营至夜里10点才关门。“她不想孩子过得比别人差,一直很拼。”江歌表哥说。

去年8月,想念女儿的她第一次来到日本,江歌用打工的钱给她买了昂贵的手表和项链。往年,她过生日,女儿也总会买些装饰品。

她对生活满怀期待。去年4月江歌入学读硕士时,她听从了女儿劝慰,转让经营三年的小超市。想着换份轻松的工作,她去考了月嫂证书。没想到,工作还没找到,便听到女儿的噩耗。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 Avatar
    (苹果社实习编辑)
    2017年11月16日

    就编吧!凶手说刀不是自己带的,而是死者递给他的?这边刘鑫说不知道门外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一声"啊",门就推不开了,一直到警察到了才打开,当大家都是白痴吗???日本的门开了除非从里面上锁,才推不开,屋内就她一个人,不是她锁的房门,难道是在室外死者????从屋外锁要用钥匙. 刘鑫给江发信息因为EX一直跟踪,觉得有危险才要江去车站接她!警察来询问,刘鑫居然说不知道凶手是谁,一直拖了整整一个星期警察才逮捕了凶手.刘鑫一家人事后在江母追求事实真相,刘鑫她妈居然说江命短. 什么样的父母教出刘鑫一样的垃圾? 江太可怜了,被两畜牲都不如的东西毁了,就应该让凶手直接杀了刘鑫!
    支持严惩凶手和刘鑫!!!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