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年薪10万美金,却在硅谷过得像个乞丐

2017年10月24日 06:06 搜狐新闻

有些事情只能自黑

你先有了,才能说自己没有

在硅谷,绝对有一种超能力:

你无论月薪多少,到最后都只能被迫过上月薪5千的日子。

对于那些在税后不到5000美金的人来说,这篇文章就显得……捅心窝子了。

前两天,国内一篇描写国内工程师生活的文章《月入五万的西二旗人教你如何活得像月入五千》一不小心传到了硅谷同行的眼里,引发了大家一阵花式吐槽:

在硅谷,绝对有一种超能力,让你无论月薪多少,到最后都只能被迫过上月薪5千的日子。

你以为那些吃着食堂饭、穿着丑丑的公司T-shirt、买着离公司一个小时车程以外的房子是因为进程猿们故意过得简朴?too simpleand too naïve。

年薪10万美金是个不错的Offer,除非你在硅谷

多年过去,黄小薰仍然记得她的码农男友毕业前拿到一封硅谷工作Offer时两个人的兴奋劲儿——基本感觉就是编程=致富了。

在得知录取和收到Offer前,小两口儿像模像样地跟着各种“一亩三分地”(一个硅谷工程师论坛)里的攻略贴打算着如何去和公司讨价还价,多抬高一点底薪,多长一点股票收入。但当收到Offer看到12万美金+的Package时,一群闺蜜仍然记得黄小薰当时说的傻话:

“一个月1万刀耶,那花不掉耶。”

没错,对于当时这对生活费只有3000美金的留学生来说,每个月1万美金甚至让他们有一种被公司高看的感觉。

“那我不Argue了吧?待会儿Argue再把Offer Argue没了。”她男友怂了吧唧地在餐桌上问着朋友。

到现在,黄小薰还记得当时男友和她说“这样肯定够你买买买了!以后你就在家数钱花钱花钱数钱就可以了!”的兴奋样子。

现在回想,四个字——傻的可爱……

再后来小两口毕业后搬到了湾区,才发现月入1万美金,真的必须得“紧衣缩食”,过着月入5千的生活。这时,他们才第一次听说了硅谷的“贫困线”——一房、一车、两娃,35万美金。

更羞辱人的是,宇宙内核城市Palo Alto那时正在打算为年薪25万家庭以下的家庭提供贫困扶持的经济适用房......

贫…...困…...家…...庭.…..

总之,一来就发现,这对高知小青年给硅村拖后腿了。

加州一大特产——税高

为什么会这么惨?

这还得感谢加州的特产。

黄小薰毕业前的印象里,加州的特产可能是Napa的红酒?旧金山 Ghirardelli 的巧克力?南加州的阳光沙滩美男子?

工作后才发现真相是——税,各种让你哭的苛捐杂税。在硅谷,工资收入和能最终到手的钱是完完全全两回事儿。

在联邦、州等多层苛捐杂税的盘剥下,硅谷的码农们一块钱得掰八瓣儿花——比交给媳妇的钱更多的是交给美国政府的钱,可谓税多到扎心。

首先,税的款项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交不到的——收入税,消费税,医疗保险税、SSN税、增值税;光收入税就分为联邦税和州税。

数额有多少呢?不多吧,也就工资的超过1/3。

也就是说,赚到的钱一半捐给了社会,很可能被用去扶持了弱势群体。要说硅谷不是共产主义社会谁信呢?

而这样的扣税法则不但适用于每个月的固定工资,同样适用于小两口年底到手的几万美金股票和年终奖。总之,在硅谷,税是论“万”交的。

你以为税就完了吗?还有各种养老保险、医疗保险(这个和前面的医疗保险还不是一回事儿)、乱七八糟的名目的抵扣,反正到手的钱对于硅谷人民来说,直接等于工资除以2。

以硅谷收入10万美金,每两周发一次工资计算,每次到手仅仅为2300美金。

如果再额外扣除ESPP(如果公司有股票ESPP计划,员工每个月可用工资的15%以公司股价的9折购买公司的股票),每半个月到手也就不足2000美金了……不过,养老保险和低价购入股票虽说短期内会让月薪看起来更少,但实际上也是一笔码农们对自己的长期投资。

据说硅谷有个段子:硅谷相亲第一个问题——你用的是1030EZ、1040A、还是1040呢?标准答案是——带字母的直接拉黑。不过到底什么意思,恐怕也只有被扣税扣到胸闷的硅谷进程猿才能秒懂了吧。

后来黄小薰的男友终于熬到跳槽到FLAG,薪水也终于翻倍到了24万美金。没成想牟足了劲儿工作了半个月,却发现月底到手的月薪,却仍!然!只有五六千美金。

硅谷的人生经验告诉这对小年轻,每年能有存款的时候只有年底拿股票和每年春天4月退税的时候。但不知道是不是凑巧,4月退税刚到手,钱都没有捂热,就要再添点钱交地税了。

不过上有税收政策,下有硅谷工程师们的对策——买房或者结婚抵税。

工资涨得再快,也赶不上周围的房价

有码农的地方,房价畸高,这在美国也是真理。

反正工程师总有能力带动房价上涨,上涨到不光别人买不起,连他们自己都买不起……

“回头看全是Deal”大概就是对硅谷房价最好的形容。5年前一套70万的房产现在妥妥130万+,而今年五月旧金山房屋成交价格中位数已经超过150万美金。

而反观过去几年工资和房价的关系——黄小熏说自己和男友的工资涨幅远远远远远远远远远远远远小于房价。

更闹心的是,在硅谷,拿着钱也不一定买得到心仪的房子——买家得要和一众其他买家竞争出价,价高者得。过去几个月,硅谷成交价分分钟比原始标价高上30多万美金——那些没抢到心在滴血的工程师只好扭头擦干眼泪,下次咬牙加40万。

冷静下来琢磨一下,黄小熏的进程猿男旁友才发现可能要码好几万行代码才能攒出这一年间房价上涨出来的几十万差价。

直到有一天,黄小熏和男友无意中看到朋友在大德州奥斯汀拍来的照片,才知道自己在硅谷买个两居室的钱,就可以住进好大好大好大的大豪宅了。

不过当得上房奴总比当不上房奴好。

根据地产网站Zillow给出的信息,目前旧金山一居室公寓的月租金均价为3364美元,两个卧室月租均价为4535美元。这么一看,到手的半个月工资直接byebye了。再减去车贷、车险、水电、网费,  就印证了那句话——工资就像大姨妈,一月一次,一周就没了。

为了节省房租,就连在Google X部门的UI工程师BenDiscoe,都把车停在了Google后院,并在这里一住就住了13个月,再出来学生贷款也还清了,首付也差不多都攒齐了。所以说,还是咱进程猿会过日子啊!

看着房租涨的比房价还快,老妈们给进程猿发话了——你不如找个媳妇一起过,反正一个人房租也是交,两个人还是一样交。

男大难婚

高房价之下仍然有勇夫。但那些还没有计划购入房产的汉子们有时就只能被排除在本来就僧多粥少的婚庆市场之外,羡慕别人你侬我侬,花前月下了。

那些有妹子的工程师总是有一搭没一搭地邀请自家媳妇去公司食堂吃个饭。这个时候,你就能感受到一群单身狗在角落里盯着看,那样子和大明星到乡下拍电影一样拉风。

不过,湾区交往个妹子总归也是要吃吃喝喝投入不少的,于是本身就哭穷的进程猿们就更穷了。

不过多句嘴,时常把进程猿拒之爱情门外的不是钱,而是时而掉线的情商......当然,这是黄小薰讲的另外一个悲催到流泪的故事。

你生出来的可能是个烧钱的机器

再过几年,房子有了,工资涨了,好不容易刚刚要财务自由。结果惊喜(讶)的是,你媳妇给你生娃了。

在硅谷遇到的每一个有娃的家庭,都像是一场对黄小薰这样的年轻男女的现实主义教育——那些娃爹娃妈们会如数家珍地给你算一笔账,告诉你国内听到的“美国教育全都免费”这件事儿是多么的扯淡。

在硅谷,不错幼儿园每个月至少一个孩子要支出1000-2000美金左右的学费,再之后华人爸妈钟情的私立小学学费也要每年3万到5万不等。这让黄小熏怀念起20年前在国内接受的九年义务教育。

可能国内的朋友要问,美国真的没有免费教育吗?

还真有,但美国的公立学校好坏完全取决于学区——对,和中国划片儿的学区一样只看钱,学区越好,房价越贵。一个学区房能比隔壁街区更大更漂亮的房子贵出额外一套小房子钱。

总之,每次听完那些当了妈妈的姐妹抱怨生个孩子多贵多贵,黄小薰都会吓得抱紧心爱的名牌包包们,把生娃远远抛到了脑后。

不过,让人觉得暖心的是,尽管硅谷的工程师们对自己都能省则省,但从来不吝啬于对家里的另一半花钱。

没听说过那句话吗?

硅谷老王月薪两万,加上老婆月收入,勉强到达两千。

硅谷进程猿自己一天到晚穿着公司免费发放的T shirt,但给媳妇和孩子买买买却从来都不手软。周围总有年薪30万美金加的进程猿兴冲冲地告诉黄小薰他们给自己添置了什么了不得的礼物——结果一看,就是一个几十刀的健身手表,让人觉得心疼又暖心。

所以说,嫁人就嫁进程猿这话准没错(请各位还在单身、或者爱老婆的进程猿动动你的小肉手把这篇文章转到你的朋友圈哈哈哈哈哈)。

好啦,大家其实只是在自黑而已

不过,吐槽归吐槽,其实硅谷的进程猿们其实还是过着非常舒适的生活:

虽然税高,但是社会福利也不错,人性化的基础设置,免费的高速公路,象征性收费的博物馆,还有各式各样的社会活动;

科技公司各种逆天的福利,比如几十种样式的免费午饭就不说了,免费按摩,免费洗衣,甚至还有免费看娃服务,应有尽有,公司大多讲究工作生活平衡,也不会逼着员工玩命加班,一年还是有不少假期可以游山玩水;

现在科技企业一片红火,大部分进程猿们的公司股价都在连年看涨,也是工资之外的主力收入来源,如果再加入一个高速成长的创业公司,打拼几年之后就可以rest and vest 了;

房价虽然高,但进程猿们也不用拼爹,辛苦几年基本上还是能靠自己挣得一个家,在蓝天白云下遛狗遛娃在自家后院办 BBQ趴体也不要太开心……

所以送给这些进程猿们一句话——往好处想想,你至少比旧金山睡大街的流浪汉要赚得多得多得多得多。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