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燃起新批评 非政治性的米勒再度陷入争议中心

2021年09月24日 11:11 VOA

新书曝光与中国将军通话等细节后 非政治性的美最高军官再陷争议中心

— 美国之音中文网 (@VOAChinese) September 23, 2021

五角大楼 —

说话硬气、勋章无数的陆军上将马克·米利(Mark Milley)是第20任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据报道,时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之所以选中他担任美国最高军职,是看上了他的“硬汉”架势和直率的谈吐。

按照美国宪法,美国军队的总司令是总统而非参联会主席。从2019年开始,在普林斯顿接受过教育的米利就发出强烈信号表示,他的主要职责是保护和捍卫宪法,而不是讨好一位有争议的总统。

接近米利的官员对美国之音说,他对盟友和竞争者的关注一直都是寻求“战略稳定”并在同时减缓紧张关系。

不过,这位参联会主席保持非政治化的努力有时被他的批评者解读为反而是把自己的职位政治化了。表示希望让军队脱离政治的米利一再发现自己处在了政治争辩的漩涡中心。

2020年的抗议活动

2020年6月,米利为与特朗普一道走过拉法耶特广场(Lafayette Square)而道歉。当时,有示威者在那座公园抗议非洲裔美国人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苏达警方控制期间死亡的事件。

这处公园位于白宫前,在特朗普与几名内阁成员和米利走过广场之前,防暴警察和国民警卫队成员强行清场,驱离了抗议者。特朗普总统随后站在一处历史性的教堂前,手举圣经,摆姿拍照。

米利后来在对国防大学的学员发表的评论中说:“我不应该去那里。”

那起事件之后,立即有一名高级国防官员对记者们说,米利和时任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 Mark Esper)都无意参加那次拍照性质的活动,他们当时以为自己只是走出白宫,与抗议现场的官兵会面。

在特朗普总统任期的最后日子里,米利还向军队发布讯息,谴责特朗普支持者1月6日对国会大厦的攻击。这些人冲击国会大厦是为了推翻乔·拜登(Joe Biden)总统取得的选举胜利。

米利和其他参谋长在致全军范围的一份备忘录中说:“2021年1月6日发生在华盛顿的暴力骚乱是对美国国会、国会大厦建筑和我们的宪法程序的直接攻击。”

这些军种首长还说:“我们在国会大厦建筑内目睹到的行为违反了法治。言论和集会自由的权利并没有让任何人有权利诉诸暴力、煽动和叛乱。”

据报道,米利曾在私下里愤愤地抱怨特朗普在骚乱发生前有关选举的讲话调门,将其比作是纳粹时代的德国选举情形。

据《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记者卡罗尔·D·利昂尼格(Carol D. Leonnig)和菲利普·拉克(Philip Rucker)在一部书中描述,米利曾对别人说:“这是国会纵火桉时刻。”这指的是1933年对德国国会的袭击。

新书燃起新批评

如今,《华盛顿邮报》记者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和罗伯特·科斯塔(Robert Costa)在新书《危险》(Peril)中披露了特朗普执政的最后日子里的新信息,这让一些专家再次声称,米利破坏了文官和武将之间的关系。

“这位将军的行为给重要的文-武关系先例造成了压力,信任将需要修复,”退役陆军上校、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杰夫·麦克考斯兰德(Jeff McCausland)本星期在全国广播公司新闻台(NBC News)撰写文章说。“但它们也暴露了一位绝望地想要留任的总统所造成的连锁反应。”

反弹的核心围绕着米利与中国军队联合参谋部参谋长李作成上将的两次电话。根据这部书,米利据报道在2020年10月30日的第一次电话中对李作成说,假如有迫在眉睫的美国核打击,他会联络李作成的。

在1月6日发生冲击国会大厦事件后,米利第二次与李作成通话,试图让中国方面放心,美国政府仍然是稳定的。据报道,他对李作成说:“民主有时会粗糙。”

除了与中国的总参谋长打了两次电话外,据报道,在特朗普拒绝接受总统选举结果后,米利还在五角大楼召集美国高级军事领导人举行了一次秘密会议。根据这部书,在会议期间,他提醒军官们发射核武器的程序,并试图确保,如果下达了如此重大的命令,核武器发射军官一定要通知他。

在这些细节曝光后,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和退役陆军中校亚历山大·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呼吁米利辞职。鲁比奥说,米利将军是在试图“积极颠覆”特朗普。

米利上星期五(9月17日)说,他与李作成的通话“完全是在他的职责范围内”。

米利的发言人、陆军上校戴夫·巴特勒(Dave Butler)在谈到有关核武器程序的那次会议时说,这是“鉴于媒体对此事的报道,提醒五角大楼的军人领导者建立已久的有力程序。”

在新书内容曝光后,拜登总统很快宣布支持米利。他说,他“完全信任”米利将军。

参联会主席

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一般任期四年,由总统提名并经参议院确认。虽然总统是军队总司令,但是国会通过唯一的宣战权以及募集和支持武装部队的责任也对军队有控制权。

这种由政府的行政和立法部门分担的文官控制体系被写入了美国宪法,根据国会研究处(CRS)2020年6月的一份报告,这是为了“推动国家安全,同时确保武力机器不会颠覆美国民主实践”。

虽然参联会主席的级别高于其他所有军官,而且这是一个尊贵的职位,但是法律禁止其对作战部队履行作战指挥权。法律规定,在总统和国防部长行使其指挥职权时,参联会主席是他们的首席军事顾问。

《1986年戈德华特-尼科尔斯国防部重组法》(Goldwater-Nichols DOD Reorganization Act of 1986)规定了军队的指挥链,由总统和国防部长直接命令某个作战司令部的司令。因此,比如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就将由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海军陆战队上将弗兰克·麦肯锡(Frank McKenzie)而非参谋长联席会议来执行。

参联会成员包括参联会主席、副主席以及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太空军和国民警卫队局六个军种的首长。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