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将提名一位妇女在最高法院接替金斯伯格

2020年09月21日 11:11 美国之音/观察者网

2020年9月19日晚上,人们聚集在美国最高法院前的广场悼念刚刚去世的最高法的自由派法官金斯伯格。

特朗普总统表示,他将提名一位妇女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接替刚刚去世的金斯伯格大法官。

特朗普星期六在北卡罗莱纳法耶特维尔参加一次竞选集会的时候说,“我将在下个星期提出一个人选。我认为新的人选将是一位妇女,因为跟男子相比我实际上对妇女要喜欢得多。”

在特朗普做出这种表示的时候,他的支持者齐声呼喊,“填补这个空缺。”

早些时候,他对两个可能被挑选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的女子表示赞扬。她们都是他提升到联邦上诉法院的保守派人士。

特朗普现在有机会提名第三个法官担任终身职的最高法院法官。他先前提到芝加哥的美国第七巡回上诉法院的艾米·科尼·巴雷特( Amy Coney Barrett)和亚特兰大的第十一巡回法院的芭芭拉·拉戈亚(Barbara Lagoa)为可能的最高法院法官候选提名人。

金斯伯格大法官星期五因癌症不治去世。她任职最高法院法官27年。她的去世使正在寻求在11月3日的大选中连任总统的特朗普有机会将最高院法院的保守派比例扩大到6比3。

最高法院法官提名人必须得到参议院的通过。目前特朗普的共和党在参议院占有53比47的多数。(根据路透社报道)

金斯伯格大法官的补缺争斗升温

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2020年2月10日在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参加宪法第19修正桉批准100周年的讨论会。

华盛顿 — 美国最高法院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去世让特朗普总统有罕见的机会为最高法院任命第三名大法官,可能对美国的未来产生深远的影响。

美国保守势力如果在最高法院拥有一个新的超级多数地位,就可能在堕胎权益、移民以及扩大行政权力等议题上占据上风。特朗普之前已经任命戈萨奇(Neil Gorsuch) 和科瓦诺(Brett Kavanaugh)来填补其他共和党任命的大法官,基本维持了最高法院的现状。

金斯伯格大法官去世后,特朗普总统能够做其他总统都未做成的事情:用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取代一名自由派大法官,让联邦最高法院的立场更加偏右。

金斯伯格1993年被任命为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她星期五在华盛顿家中去世,享年87岁。她也是最高法院九名大法官中年级最大、任职时间最长的自由派大法官。

金斯伯格的健康状况近几个月持续恶化。进步派人士担心,金斯伯格如果去世,会让特朗普总统在11月大选前提名候补人选,而且不受选举结果的左右。

对于很多自由派人士来说,他们最害怕的事情出现了。Fix the Court网站执行董事罗斯(Gabe Roth)说,“下一个提名人保证会极为偏右。”

巴尔的摩大学法学教授韦勒(Kimberly Wehle)说,“我有四个女儿。我刚刚对她们说,这名女性独自建立了女性的平等权利”,“当然还有很多人对此做出了贡献。可就法律如何确立而言,是她作为律师以及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对此做出了贡献。”

以直言着称的金斯伯格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称特朗普是个“骗子”,迫使特朗普让她辞职。特朗普在星期五晚发表的声明中称赞金斯伯格是名“战士”,说她的法律意见“激励了所有美国人。”

金斯伯格去世后,最高法院就剩下5名保守派大法官和3名自由派大法官了。保守派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有时投下摇摆裁决票。保守派大法官如果增加到6人,将会帮助巩固保守派对最高法院被长期视为是微弱的控制。

传统基金会宪政学会副主席马尔科姆(John Malcolm)说,“最高法院有6名保守派倾向的大法官还是5名保守派倾向的大法官存在巨大的不同”,但从1950年代艾森豪威尔总统任命的大法官华伦(Earl Warren)和布伦南(William Brennan)开始,很多共和党任命的大法官都采纳了自由派的立场。

特朗普总统任命的大法官戈萨奇(Neil Gorsuch) 和科瓦诺(Brett Kavanaugh)有时对关键议题的裁决也偏离了保守派的立场,让部分右翼人士感到愤怒。

特朗普四年前竞选时就打出任命保守派大法官的议题,并对他的司法任命记录感到自豪。他最近公布了20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潜在提名的人选清单,排名靠前的有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撒帕尔(Amul Thapar)和哈迪曼(Thomas Hardiman),三人目前都是上诉法庭的法官。

马尔科姆说,如果特朗普决定用一名女性取代金斯伯格大法官,巴雷特女士会是最可能的人选。巴雷特今年48岁,2017年被任命为联邦上诉法庭第七巡回法庭的法官。

马尔科姆认为,巴雷特是一位致力于维护文本主义和原旨主义的法学家,从宪法的文字角度解释保守派倡导的理论。他说,“我要说总统名单上几乎每个人都是如此。”

巴尔的摩大学法学教授韦勒说,最高法院增加一名保守派大法官,可能对堕胎、移民、健保和政教分离等争议议题产生影响。他说,“国会参众两院需要三分之二的多数并需要四分之三州的批准,才能贯彻民众的意愿进行修宪”,“但美国最高法院只需5名终身大法官就能在一项裁决中修订宪法”。

即使特朗普在11月3日的选举中输给拜登,特朗普也能够成功任命一名保守派法官来填补金斯伯格大法官留下的空缺。在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的帮助下,特朗普可能试图在大选前推动参议院批准他的提名。更可能的是,特朗普将在选举后国会跛脚鸭会期期间推动这项大法官的提名批准程序。

金斯伯格大法官在去世前举报向孙女口述说,“我最热切的愿望是在新总统就职前不会被取代。”

马尔科姆预计,如果在总统就职前批准大法官的提名可能证明是令人极不愉快的事情,会让科瓦诺大法官2018年有争议的提名听证“看似是一次激昂的枕头大战”。

谁接任大法官?特朗普:将会是一位女性

【文/观察者网 郭涵】距离总统大选不到50天,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的去世在美国政坛投下重磅炸弹,两党围绕继任提名一事展开白热化争议。与共和党高层通气后,特朗普19日表示,下周就会公布一位女性候选人提名。他还驳斥了将提名推迟到大选后的建议,称“这不关下任总统的事”。

视频截图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特朗普周六(19日)在北卡罗来纳州的竞选集会上透露,下周将公布接替金斯伯格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人选,“将会是一位女性。”

曾经不拿美国宪法当回事、号称要“连任16年”的特朗普,这回却一本正经地说,自己身为总统,提名最高法院法官人选的权力得到了美国宪法第二条确认。“我认为(条文)写的再清楚不过了。”

他当天早上在推特上形容,将“毫不拖泥带水”地开展替补最高法院大法官席位的工作,并告诉记者,预计将于下周公布提名。“我们希望尊重(提名)流程。我认为整个过程会非常快的推进。我同意麦康奈尔的声明。”

特朗普周六在北卡的竞选集会上宣布,下周将公布一位女性提名人选

当地时间周五(18日),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在金斯伯格去世数小时后发布声明说,参议院打算对特朗普提名的候选人进行投票。

多家美国媒体从消息人士处得知,特朗普周五晚上与麦康奈尔通话时,主动提出两位女性候选人的名字:艾米·巴瑞特(Amy Coney Barrett)与芭芭拉·拉戈阿(Barbara Lagoa)。而麦康奈尔在电话中未置可否。

两人都是特朗普任内提名的联邦巡回上诉法院法官。消息人士告诉CNN,特朗普曾说“愿意选择受保守派青睐”的巴瑞特,但不确定能否得到参议院的支持。

巴瑞特担任过前最高法院法官斯卡利亚的助理,在堕胎问题上持保守立场,曾公开质疑最高法院关于堕胎的“罗诉韦德桉”判决,并因为信仰天主教而遭到民主党攻击。

巴瑞特在巡回法院法官提名听证会上

《纽约时报》透露,2018年前最高法院法官肯尼迪退休时,巴瑞特已经在替补人选名单中。但特朗普表示,“我要留着她接替金斯伯格”。白宫知情人士称,一些保守团体,如曾花费数百万美元支持大法官卡凡纳提名的司法危机网络(Judicial Crisis Network),这次都将支持巴瑞特。

拉戈阿则是一名生于迈阿密的拉丁裔,是佛罗里达州最高法院首位拉丁裔女法官,受到许多福音派支持。她的提名也被认为有助于特朗普拉拢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的拉丁裔选民。

周六面对记者时,特朗普对两人不吝赞美之词,称巴瑞特“受到高度尊敬”;虽然自己还没见过拉戈阿,但知道她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人”。

拉戈阿是佛州最高法院首位拉丁裔女法官

不过《国会山报》援引消息人士称,巴瑞特的提名并非“板上钉钉”,其他潜在人选还包括:得到麦康奈尔支持的第六巡回上诉法院法官阿穆尔·塔帕,以及第四巡回上诉法院法官阿利森·鲁辛等。

有白宫顾问透露,特朗普希望在9月29日第一场总统大选辩论之前公布提名。但出于尊重,公布时间需要安排在金斯伯格葬礼之后。

美媒形容,金斯伯格的去世为美国两党新一轮政治斗争揭开帷幕。按照流程,最高法院法官候选人由总统提名,需要参加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一系列听证会,再由参议员投票,得到简单多数(即51票以上)同意即可通过。

终身制的最高法院法官是美国“三权”中司法权的主导,对于宪法解释、司法判决与立法等重要议题有裁量权,对美国社会政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目前9位最高法官中,保守派以5:4占优,其中两位都是由特朗普提名。

参议院民主党领袖舒默、前总统奥巴马、民主党大选候选人拜登纷纷喊话,要求在11月大选之后举行提名。

共和党参议员泰德·克鲁兹则支持尽早投票。他认为,如果不选出继任,最高法院仅剩的8位法官投票时可能出现僵局(保守派法官罗伯茨此前在部分议题上支持自由派)。“不满足9人的最高法院将可能导致宪法危机,尤其是本来就存在大选结果出现争议的风险。”

而金斯伯格9月18日去世,距离11月3日美国大选投票日仅有45天,是美国历史上最高法院法官出现空缺时间离大选最近的一次。她生前曾透露,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不会在新总统就职前被替代。

不过,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也只有53对47席的微小优势,且至少2名议员已公开“反水”。支持堕胎的共和党女参议员苏珊·柯林斯19日表示,应该在大选后对提名投票,得到另一位女参议员丽萨·莫考斯基赞同。

这意味着,算上副总统彭斯(参议院议长)的一票,共和党若要获得简单多数,只能再容许最多一位成员“反水”。麦康奈尔周五意味深长地提醒党内成员谨慎表态,“不要把自己限制在以后会后悔的立场上”。

特朗普则当着记者的面否认了柯林斯的提议:

“我完全不同意她的说法,我们赢了(大选)。作为胜利者,我们有责任选择我们想要的人,这不关下一任总统的事。”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