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英7年的LSE毕业生为拿配偶签付大代价,在卫报撰文痛斥内政部!

2020年01月14日 15:03 英国大家谈

近日,英国《卫报》报道了这样一个签证故事,来英国7年、毕业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国际关系专业的Lana Estemirova在英国折腾到快崩溃才拿到配偶签证,她以自己的经历撰文,疾呼大家团结起来,争取应有的权益。

 “英国内政部的敌意差点拆散我和我的丈夫,但其他人则太不幸运”

2010年11月28日,Lana首次从车臣来到英国。她的母亲在车臣是一名人权活动家,因在自家屋外被绑架后撕票而使得Lana一家人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一年她16岁。

之后,Lana在母亲的朋友和昔日同事的帮助下,按照母亲生前的愿望申请了英国学生签证,搬到了伦敦开始了自己的学业。她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完成了学业,并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这一年,她22岁,他24岁。

这时,英国的脱欧刚刚发生,Lana的签证面临即将到期的尴尬处境,于是结婚似乎成为了这对年轻的情侣最好的也是最浪漫的选择。

但是现实并不浪漫,他们很快就发现英国内政部对于签证的严苛要求在爱与关心面前显得十分冷酷无情。

2012年,时任英国内政大臣的特蕾莎·梅制定了一系列的政策,用来控制和降低净移民人数。

根据新规定,来自欧盟以外的配偶申请签证,英国政府将英国公民的最低收入要求提高至18600英镑,如果配偶有孩子,则最低收入要求会更高。

即使申请者本人有一份高薪收入,也不能算。这就意味着大约有40%的外籍人士达不到最低要求。

除此之外,在梅姨的领导下的英国内政部,申请签证和办理永居的费用每年都上涨20%-25%左右,这样高昂的申请费用使得许多申请人背负上债务。

申请英国签证时还需要强制缴纳享受全民免费医疗NHS的医疗附加费。

Lana的律师则建议她通过人权途径申请英国的配偶签证。

于是,Lana准备了整整重达3公斤的签证申请材料,材料中包括人权观察阻止和前线捍卫者等非政府组织出具的支持信函,这些信函为Lana回到车臣不安全,提供了依据和支持。

对于Lana来说,她已经没有了选择,由于她准备嫁给一个外国人,身处车臣的她的亲戚们中有一半的人已经不再和她联系。

同时,因为当时Lana的未婚夫正在攻读他的硕士学位,收入要求并未达标,这样的财务状况使得他们的申请变得异常艰难,但好在乐观的Lana一直在积极的寻找解决办法。

2017年,英国最高法院的一项裁决看似带来了转机。

该裁决指,从2017年8月10日起,来自欧盟以外的配偶签证申请和受抚子女申请,如果申请人或配偶目前还没有达到全年最低收入18,600英镑的要求,将可以通过 “特殊情况”政策的考量,得到获得签证的机会。

这被指放开了对签证担保的要求,为超过15万不符合最低收入要求的申请人(来自欧盟以外的家庭成员)提供了新的移民机会。

英国内政部将考虑以其它资金来源来满足18600英镑的最低收入要求。

这包括在英国的三个月内可以自我维持/就业的资金证明,证明财务稳定,可以为家庭成员提供支持。

Lana的公公很高兴作为他们小夫妻俩的第三方资助者,于是他起草了具有法律效应的合同,承诺自己可以资助自己儿子和准儿媳,帮助他们达到英国签证申请中所规定的最低收入要求。

为了配合申请,Lana的岳父甚至安排了对自己资产的审计,其居住的房屋价值也足以证明他有能力持续资助他们夫妻俩。

Lana的未婚夫也在攻读硕士期间兼职一家技术公司的推销员,Lana本人则在一家意大利餐厅里做兼职服务生。

一年半以来,Lana不能出国,不能入住酒店,甚至都不能买剪刀。

然而一切的努力在2017年11月28日遭到重击,英国内政部拒绝了Lana的配偶签证申请,内政部声称Lana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的英语水平达标,对Lana在英国境内所获得的学位视而不见。

又称这个签证没有达到最低收入要求,并且他们不考虑第三方的财务支持。

对此决定,内政部也没任何解释。

气愤的Lana决定上诉,律师告知Lana上诉可能会赢,但这会产生4000英镑的法律费用,而且不能保证成功,因此默认情况下会过滤掉许多申请人。

每一次索取信息,提交意见的请求都拖到了最后可能的时刻,希望这六个在法庭日期到来之前会过几个月。

我们做到了,最后经过两年的不确定和压力,我收到了两年半的配偶签证。

好在这时Lana的未婚夫已经毕业并找到了高于最低收入要求的工作——但需要持续6个月才行,于是他们想方设法最大可能地利用这个制度体系——每一次索取信息,提交意见都拖到了最后一刻,期盼能在法庭审理前拖过6个月。

最终经过2年的不确定时期、熬过巨大的压力,Lana拿到了为期2年半的配偶签证。

Lana在文章最后写到:“尽管带来不便、遭遇巨大压力,但我始终提醒自己,能够站在丈夫身边并得到家人慷慨的支持,我是多么幸运。当我在移民论坛中搜索时,发现了了关于’Skype家庭’的悲剧故事,由于(内政部)的这些规则,孩子与父母分开,丈夫与妻子分开。我们很幸运,能够聘请一位知道如何利用内政部官僚机制的律师。与内政部的斗争使我认为,它不是被有感的人所占据,而是被没有同情心或判断力的原始AI所占据。敌对的环境政策是人为设计的。他们决心不顾人民生命的代价,阻止移民。Windrush丑闻是一个很好的例子。移民对于英国的贡献要比英国给予他们的更多。他们贡献自己的技能,促进经济发展、缴税,使这个国家变得可以生活得更有趣。不管我们的公民身份如何,我们所有人都有责任团结移民、共同应对保守党政府新五年任期的挑战。”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