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新首相最崇拜的丘吉尔,凭什么伟大

2019年08月18日 11:11 英伦投资客

这周三(2019年8月14日),英国新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做了一场史无前例的直播,他第一次把下议院的首相质询(PMQs)搬上Facebook,现场接受广大网友的轰炸。

除了一再强调10月必将完成脱欧和我们之前文章谈到的一些政治纲领以外,这位“直播新人”还回答了一个略轻松的私人问题。

在直播最后,有一位网友问新首相:你最欣赏的政治人物是谁?

对于这个问题,鲍里斯毫不迟疑的回答,他的偶像是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

作为忠实的小迷弟,鲍里斯·约翰逊从小就深信,温斯顿·丘吉尔是英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政治家。

甚至,他本人还亲自为丘吉尔撰写了一部主观性极强的畅销书《丘吉尔精神:一个人如何改变历史》,书中不吝各种赞美之词。

提起丘吉尔,想必大家都不会陌生。他曾领导英国赢得二战,被认为是20世纪最重要的政治领袖之一。

除了政治方面的才能,丘吉尔还凭借《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一书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

丘吉尔在至暗时刻带领英国打败法西斯的历史,让鲍里斯相信他也可以和自己的偶像一样,战胜欧洲、成功脱欧。

今天的文章,我们主要关注一小段历史,当面临同样痛苦选择的时候,丘吉尔是怎么做的?

“历史,是一个邪恶的老师,只对自由人诉说真相。”19世纪著名的自由主义大师阿克顿勋爵曾留下这句名言。

1940年6月,当德军兵临英吉利海峡时,英国遭遇了千年未有的至暗时刻。

面对仅用几个月时间就征服大半个欧洲的德军,摆在英国人面前的,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是战,是和?

战,则几百万人的生命可能牺牲,英伦三岛千年积累的文明成果,可能化为灰烬。

和,虽受辱,却可能委曲求全。

站在后来者的视角,我们知道,唯一的答案,当然是战,而且只能是战。

但在历史的现场,答案远非那么显而易见。

内外交困的英国

——

当时的英国,丘吉尔虽已成为首相,但即便对他来说,要作出“战”的决定,也并不容易:

在国外,除了已经大兵压境的德军的直接威胁,英国的其他对手,也在给他们施加压力。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中,丘吉尔这样描述时局:

“拥有强大军队的意大利已经向我们宣战,一心要在地中海和埃及把我们打垮。在远东,日本心怀叵测地瞪着眼睛瞧我们,并且直截了当地要求封锁滇缅公路,断绝对中国的物资供应。在东欧,苏俄对纳粹德国负有条约义务,并且在原料方面大力支持希特勒……”

在国内,张伯伦虽下台,但和谈派仍占据内阁的多数;另一位首相热门人选哈利法克斯勋爵,已经在暗自准备媾和;甚至连国王乔治六世都倾向于,此时此刻,和平比自由更重要。

美国方面,丘吉尔曾寄厚望于美国的援助,但在英国最危机的关头,罗斯福却委婉地拒绝了英国。

内外各界的重压之下,在某个时刻,连丘吉尔都要绝望了。

但,最后,他获得了下议院和英国民众的支持。

下议院以381票对0票的绝对优势,力挺丘吉尔内阁。

1940年6月的第四天,丘吉尔在国会下院发表了那篇著名的演讲:

我们决不投降,决不屈服,

我们将战斗到底!

我们将在法国战斗,

我们将在海洋上战斗!

我们将充满信心在空中战斗!

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本土,

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

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

在田野和街头作战!在山区作战!

我们任何时候都不会投降,

即使我们这个岛屿或这个岛屿的大部分被敌人占领,并陷于饥饿之中,

我们有英国舰队武装和保护的海外帝国也将继续战斗!

在那之后,英国人彻底下定了誓死一战的决心。丘吉尔在《二战回忆录》中激昂地写到:

“每个大臣都已下定决心,宁愿马上牺牲生命,家庭和财产全遭毁灭,也不愿屈膝投降。他们的这种表现,代表了下院,而且可以说是代表了全体人民。”

1940年6月,敦刻尔克

为何英国选择誓死一战?

——

绝大多数时候,历史的谜底,往往要时间揭晓。

1940年,尽管希特勒的纳粹德国已经吞并大半个欧洲,却只有极少数人看清纳粹德国的本质。

世人只看到德国崛起的奇迹,却并未看到,这一奇迹是靠劫掠犹太人、变相印钞、企业重税、压榨工人和小商人,以及透支未来实现的;

世人只看到希特勒要建立一个日耳曼人至上的社会,却无法想象他未来还计划对犹太人之外的种族进行屠杀;

世人只看到德国人的同仇敌忾,却未曾看到他们在国内进行的言论管制、思想控制,以国家利益为名侵蚀个人自由……

在《二战回忆录》里,丘吉尔写道:

“纳粹的所作所为,足以证明纳粹德国与文明国家毫无共同之处。”

丘吉尔《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第一卷《铁血风暴》

因此,与其他任何战争不同。与纳粹德国的战争,已经远非军事意义上的征服与被征服,而是文明意义上的存亡。屈服法西斯的代价,不是战败,而是文明社会的毁灭。

面对魔鬼,即使躬身低头,铡刀依然会落下,甚至切口会更整齐。

所以,对当时的英国来说,抵抗是唯一的选择。

今天,面对同样内外交困的英国(对外:欧盟,对内:科尔宾),虽然情况没有二战时那么严重,但鲍里斯·约翰逊也面临着改变英国命运的重大选择。

这一次,他能像自己心目中的英雄丘吉尔一样,赌一把大的,然后笑到最后吗?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