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应对中共流氓政权?

2019年08月13日 05:05 互联网

8月6日,香港民主人士黄之锋、罗冠聪等人在万豪酒店与美国驻港领事馆政治部主管艾德(Julie Eadeh)女士会面,第二天,中国外交部知悉后如获至宝,其驻港公署紧急约见美国领事馆官员,对美国外交官会见所谓“港独”分子提出严重交涉,并且曝光艾德女士的私人信息,包括她的照片和孩子等等。8月8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Morgan Ortagus)在记者会上说,中国曝光与香港民主人士见面的美国外交官私人信息,是“流氓政权”(thuggish regime)的做法。

任何国家的外加官,与驻在国的民众见面,都是外交官职责内的事情。中国驻美国的使领馆的官员,与美国的反政府人士和华人中的“爱国人士”频繁见面,支持或者操纵他们做损害美国事,一直是中国外交官的日常工作。中国驻旧金山总领馆曾有一位总领事,还对旧金山市长下指示,要求市长改善华人社区的经济,这是世界上最张狂的外交官 ,他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

其实8月6日那天,黄之锋等人与艾德见面,是要求美国的公司不要向香港警察出售镇压“反送中”民众的催泪弹、橡皮子弹,却被中国外交部拿来大做“港独”的文章,以致公布艾德的私人信息,如此下作,活像街上的流氓动不动对人撒泼。在中国,大小流氓从中南海到乡野到处都是;在国际舞台上,大流氓唯中共政权独此一个 。美中建交40年、中共建政70年,美中两国有说不尽的恩怨情仇,但美国用“流氓政权”来定性北京政府,是第一次,却是美国对中国评价最准确到位的一次。过去的什么“战略伙伴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坏不到哪去”云云,于是便成了虚妄之言。这也表明,美中关系从此便进入了君子与流氓打交道的时代。

中共政权的流氓化转型,是从1989年“六四”后实现的:中共开着坦克、端着冲锋枪,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和长安街上公开屠杀手无寸铁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30年来又振振有词,杀人有理,哪么,在中国,干什么坏事罪恶都大不过屠杀无辜,耍流氓算什么。中共政权流氓化,到习近平时代,已呈巅峰状态,在国际上的表现就是胡搅蛮缠、颠倒黑白、背信弃义、恩将仇报、没有底线、无羞耻感,并且把自己的劣行作为本钱与人谈判讨价还价。中共政权流氓化,摧毁了整个中华民族的道德精神,导致中国人也实现了流氓化转型,使得中国污秽漫天、污秽遍地,时刻都有昧良心、丧人伦的事情发生。如今游走世界各国的中国大妈,与中国外交官,都是北京向世界展示的铭牌:他们很有钱,他们很蛮横,他们很讨厌。

今后如何与应对中共“流氓政权”,是摆在美国和西方世界面前的重大课题。中国作家王朔说,“我是流氓我怕谁”,是中国人语言与行为的经典。其实流氓不怕的只是弱者,他怕强者。但即使强者,不向他亮拳头,也休想改变他。在谈判桌上,君子永远赢不了流氓。目前的美中贸易战,美国对“流氓政权”,只能打赢,不可能谈赢。同样,阻止中国的南海岛礁军事化和把南海变成中国内湖,也不能只靠派几艘军舰去岛礁附近兜几圈;结束香港的乱局,有待于美国国会通过《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废除《美国 香港政策法》给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资格;而制止中共的人权迫害,也唯有靠公布和冻结中共贪官转移到美国的资产。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奥特加斯使用的“流氓政权”(thuggish regime)这个英文词,又可译作“凶残政权”。如果美国与西方世界不认真应对中共这个“流氓政权”,任由其“流氓”与“凶残”,终有一天,当它足够强大,它便要为人类带来巨大祸害。所以,定位中共“流氓政权”,不仅对美国而言,又是美国向全世界发出的警示。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