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华为无人机,美对中共角色步步为营?

2019年07月10日 02:02 互联网

美国参议院不久前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NDAA),将禁止中国无人机用于军事用途。美方越来越担心,这些无人机会把信息传回给中国政府或者黑客,危及美国的关键基础设施、损害美国国家安全。

有分析称,这是美国禁止政府机构和军方购买华为和中兴产品后,对禁购中国产品的再次加码。那么,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产品的担忧为何与日俱增?中国政府与这些名义私企之间的关系为何令人不安?中国政府的诚信在国际社会为何一路滑坡?

美国国会认为中国生产的无人机对美国构成怎样的威胁?张洵说有四类威胁。第一个是无人机在飞行时候是与大疆公司的服务器相连,服务器在美国,但是这个数据是会回到中国甚至流入黑客手中的。第二个是无人机本身可以通过技术设定闯入禁区造成安全威胁。在2015年有一次无人机闯入白宫,躲过了白宫的雷达系统,造成惊慌。第三是大疆公司认为世界离不开自己,这样的表态是非常糟糕的,让人感到担忧,即使是美国企业达到垄断状态都会引起政府关注。第四是国会对大疆采取的行动也是为美中关系恶化所作的准备,防止中国的产品对美国的经济和安全所造成的影响。

其实无人机构成无论是个人隐私还是国土安全方面的威胁几年前已经被美国政府注意到,也由国土安全部向大众发出过警告。此外美国陆军2017年已经禁止了大疆的无人机。现在国会要通过法案限制美军使用,是否有可能在美中贸易战大背景下,其威胁被夸大。

小民说的确与美中贸易的大背景有关系,但这不是本质原因。从根本上说,美国政界对中国的认识加深,更容易意识到这种飞机的危险性。无人机的目标非常小,可以绕过雷达探测。中国的国企和私企都受中国政府控制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美国购买的中国无人机多数由大疆公司生产。这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它如何从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长大到全球最大的无人机生产商?

张洵说大疆是个幸运与能力并存的公司。大疆敏锐地抓住了市场区域,航拍在摄影中的运用打开航拍市场。中国当初有400多家做无人机的,是非常火的领域。大疆脱颖而出的原因有几个。首先它的技术和稳定性领先,同时在市场策略上“纵向集成”,从软件开发到硬件的生产全部自己完成,降低生产成本,称霸世界是有道理的。

美国国会对大疆的制裁与华为遭受的相比还是比较客气的。但是大疆与中国政府的关系也有待了解。

从大疆的网页看不出是一家跟中国有关的公司。页面和声音以及广告演员没有中国的痕迹。是否明显看出它的野心就是全面进入西方?

小民说大疆一开始就有相当的国际视野。大疆在国际市场上仍旧是主导品牌,在国内的市场份额可能还不如它的国际市场。进入北美应该是大疆的商业布局,这里面是否有商业以外的因素,还有待观察。大疆的崛起和香港的创新环境与深圳的科技环境有关。但是从目前来看,大疆无人机最大的优势还是在价格上,这显然是与中国的劳力成本低有关。国际上的竞争对手难以媲美大疆的价格。

总体而言无人机在商业上用途十分广泛。美国即便军方不买大疆,其电力公司和燃油公司和其他行业似乎割不断与大疆的关系;大疆无人机对美国的渗透现在看来是否无孔不入;美国是否已经没有办法阻止大疆的渗透了?

小民说目前来看的确有这个危险性。大疆的价格优势已经使得大疆在铁路、公共事业、媒体、农业包括政府部门都已经开始使用大疆。大疆有个独特的地方,一方面有它的技术强项,另一方面有中国制造业的相对优势,这一点其他国家很难媲美。

用中国古代的田忌赛马的角度来分析的话,就是大疆用自己的绝对优势来对抗美国的相对优势。所以说同类型的产品美国并非不能生产,而是大疆的确有它的相对优势。美国政府确实需要对此做些限制。这种无人机确实存在安全隐患。

美国对大疆无人机的担忧深层原因,是否与华为和中兴异曲同工,就是公司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张洵说的确有这个因素。这次国会的《国防授权法》还是比较克制的,仅限军方禁止,民用没有被禁止。大疆技术厉害,但是它的芯片都是进口的,主要是美国控制的,然而国会还没有讨论到芯片断供。在2010年大疆发言人就说过中国政府要数据我们肯定给;大疆和深圳公安局也有合作。如果这样下去,美国一定会不得不采取手段。

《南华早报》拿华为作为例子,谈到它使用军人背景的人员本来无需大惊小怪,关键在于它对此讳莫如深,躲躲闪闪。相比之下,美国公司总是高调而且骄傲地宣布是退伍军人的大雇主。美国人的思路有没有道理?

小民说这个思路非常有道理,华为不透明,那么高层人事关系就成为人们的分析渠道。华为高层的确有背景,这也是恰恰为什么他们不想要外界知道他们的背景。华为和军方有密切关系,但我们很难找到证据。美国公司是独立经营的,没有受政府操控的顾虑。

美国军人离开军队之后,军衔不复存在;中国军官是专业,保留相应级别,对很多企业来说要按照级别进行安置,首先考虑的是这个人的军人背景关系而不是这个人的能力。

美国《华尔街日报》评论说,由大疆现象看出,美国在无人机领域已经大大落后;现在美国国会要通过议案来部分封杀大疆,正是在给缺乏竞争能力的美国生产商提供发展机会。美国生产商为何被认为缺乏竞争能力?

张洵说因为大环境的竞争,大疆获得胜利。现在国会考虑的是安全问题。军方已经拨款1100万美元对法国等公司进行沟通和方案制定等等,支持他们这些公司的发展。大疆主要是在应用方面的优势,这个优势并不是像芯片那样难以替代的。美国人具有创新性,美国的研究只是时间问题。

卡内基基金会一篇研究说,美国精英对中国的看法变化巨大而且影响广泛,文章接着说,中国的行为促进和强化了美国观点的负面化。美中竞争是美国不满中国的原因吗,还是中国的竞争手段与世界背道而驰?

小民说竞争关系并不是美国政界对中国不满。从整体来看,中国的高科技领域还远远落后于美国,中国在使用不正当方式进行追赶,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这是中美之间的根本问题。

另外一个问题是中美之间政治制度的根本对立。如果是另一个国家,比如是英国、德国,美国人就不会那么敏感。对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安全造成严重挑战的情况下,美国人确实需要担心。

卡内基基金会一篇分析说,中美关系从错配的全盘交易改变为新型的对抗,是否同意这个结论?

张洵说他基本同意这个观点。经济竞争不构成对抗的条件,经济竞争也可以双赢。但是中国的政治形态、具体战略、国际关系、地缘政治各个方面与美国发生了全面对抗。这些都源自于2012年以来中国觉得可以放弃韬光养晦,可以和美国叫板了。美国现在的反应无论多么激烈,它只是反应而已,是对中国的战略膨胀的自然而然的反应。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