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悉尼卧底警员讲述接近谢连斌过程!"这个人狡猾,他妻子很信任我"

2019年06月03日 16:04 今日悉尼

上周六,澳媒《每日电讯报》以《林家灭门血案凶手谢连斌对罪名供认不讳》为标题,讲述卧底警员Josh Harris如何一步步接近谢连斌夫妇,向他套话并最终将其绳之于法的过程。

《每日电讯报》称,“这是有史以来最重要的卧底工作之一”。

4年前,Harris从新州卧底中心(NSW Undercover Branch)退休,在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他接到了一个重要任务。

就是接近悉尼林氏灭门惨案嫌疑人谢连斌,当时,谢连斌正被关押在Parklea惩教中心。

Harris谈到他与谢的3次见面,称“他很平和、语气轻柔,但聪明甚至狡猾,我能感受到他的处心积虑,我常常想就是他干的,不过,如果他没杀人,为啥跟我见面?”

2009年7月18日,一辆警车在North Epping区Boundary Rd一栋两层独立屋外停下来,警员在屋内发现5具尸体。

分别是45岁的男户主林暋(Min Lin),他43岁的妻子林云丽(Yun Li Lin),他们两个时年分别12岁和9岁的幼子,以及林云丽39岁的妹妹林云彬(Yun Bin Yin)。

他们都在极其暴力的情况下死去,脸被打得面目全非,警方花了两年时间才排除有关中国黑社会及买凶杀人的推论。

于2011年5月5月逮捕谢连斌,因为犯罪现场的血腥脚印与他的ASIC品牌跑鞋相匹配,监控视频也显示事发后他想毁灭鞋盒,至关重要的是,警方在谢的车库内发现的血迹,编号“Stain 91”,属于其中一位死者。

但即使有这些证据,也不一定能说服陪审团。逮捕谢一年后,一名和谢住在一起的Long Bay Correctional Centre犯人提供了有关谋杀案新的细节,并希望借此减少自己的指控。这位线人称,案发当晚,谢连斌给妻子进行了镇定,还在两元店买了凶器。

他还提供了更多警员不知道的新信息,包括谢早已制定好为自己辩护的计划,如果接受审判,会安排一个死人的指纹在未找到的凶器上。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给警方破获此案带来难以置信的难度,一个月后,当谢正式接受审判时,Harris家中的电话响起。

实际上,当时Harris已经很少做前线工作,更多是在办公室培训新人,但由于他卧底经验丰富,有过“职业杀手”的“履历”,这个重大的任务,Harris或是最佳人选。

对此,Harris也很兴奋,称“就像重新穿上了足球鞋”。在接近谢连斌之前,Harris首先与线人见面,他需要了解谢的一切信息,比如在哪里长大,哪里上学,喜欢的足球队,爱好等。Harris也在思考,如何才能“不刻意”的认识谢。

2013年4月26日,Harris第一次见到谢连斌,当时距离审前听证会还有几个月时间,他们在Parklea监狱的访问区域聊了半小时。

Harris说道:“周边环境不适合,因为这里是监狱。”Harris表示,自己不会刻意去主动聊林家灭门案,开场白都是一些日常,相互认识是关键的一步。

此外,Harris还讲述了如何从谢联斌的妻子林姝(Kathy)下手,且很快就得到了对方的信任。当时林姝绝对相信自己丈夫是清白无辜的,经常去探望谢联斌,而在她面前,Harris绝口不提案件。

Harris解释称,“交往是卧底工作的基本组成部分,随着见面次数增多,我开始向林姝解释我对此案的兴趣,还介绍她可以提供帮助的人,安慰她,让她宽心,相信我对他们没有恶意,而且谢似乎也开始信任我,最后林姝心软了,希望我能和她丈夫单独见面”。

2013年5月24日,Harris最后一次来到监狱,手持窃听装置和摄像头,当两人聊到凶器和尸体时,一个令人震惊的时刻出现,谢连斌竟然承认杀人。

Harris说道:“他说,我做了,我做了,我做了。”但谢连斌并没有告诉他,凶器藏在哪里。

不过后来谢的代表律师攻击这些录音不值得信任,侵犯了客户保持沉默的权利,如果谢知道Harris是警员,肯定不会见他。

法官对这一论点进行了权衡,但最终选择拒绝,并将评论记录提供给陪审团审议。2017年1月12日,陪审团以11-1判谢罪名成立,终身监禁。

2015年2月,Harris退休,除了妻子,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卧底身份,就连父母也是最近才得知。如今Harris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努力维持生计。

Harris表示,虽然在警队获得很多荣誉,但却从来不敢和朋友家人庆祝,就连颁奖场所也非常隐蔽,由于工作性质特殊,为了安全起见,一切都极其低调。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