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者住房托儿服务仍难负担 联邦将推新措施纾房困

2019年06月25日 05:05 lahoo

【明报专讯】尽管过去4年花费数以10亿元计新拨款,但联邦家庭、儿童及社会发展部长杜克洛(Jean-Yves Duclos)承认,长者和家庭在住房和托儿服务的开支仍面对沉重负担。他透露,联邦政府在住房方面会有新措施协助国民解困,不过在托儿服务方面则乏善足陈。

加国经济增长,导致薪金中位数和就业数字上升,贫穷人口减少,这些正面数字足以令执政联邦自由党多番感自豪,而杜克洛表示,预料选民在今年秋天联邦大选拉票活动期间会听闻不少。

不过,民意调查公司Abacus Data在同一时间进行的民意调查显示,可负担能力的问题仍是加国人最忧虑的,当中包括该公司于3月份发表的调查指,生活成本已成为大选的主要吸票因素。

联邦新民主党党魁驵勉诚(Jagmeet Singh)承诺推行全民药物保健计划、较可负担的住房、以及在手机和互联网服务收费设定上限。联邦保守党党领熙尔(Andrew Scheer)则扬言会废除联邦自由党的碳税以及家居供暖的联邦消费税。熙尔更于去年提出《支持新父母法案》(Supporting New Parents Act),撤消产假(maternity benefits)及父母假(parental benefits)的联邦入息税,但它于数个月后被投票否决。

杜克洛接受加新社访问时说:「当提到可负担能力,大家需要审慎行事,这里既有许多中产加人,亦有低收入加人,故此随时会『顺得哥情失嫂意』。今年中产加人面对重重困难,这是为何政府要先将有限资源用于协助这些加人。」

杜克洛于2015年加入政坛前,是个着名经济学者,特别在劳动力、贫穷和社会政策方面,而自联邦自由党上台执政后,他出任联邦家庭、儿童及社会发展部长。该部门内的官员有时会借监其研究作为政策发展的一部分。

预料联邦自由党稍后会在竞选政纲中推出全国药保计划。而制订竞选政纲的人会设法在住房上增加拨款以提高供应,他们借此推低全国房价。但该党似乎在托儿服务上没有新构思,就算杜克洛指在现代经济中类似托儿服务是必需的,而且对在职家长而言并非一种奢侈。

联邦政府在过去10年在托儿服务耗费75亿元,而政府内部文档显示,有关开支正按计划到2020年资助37,573个名额。联邦自由党每年在儿童福利上花费240亿元,而据加拿大统计局(Statistics Canada)称,款项是花在将约27.8万名儿童脱离贫穷线,并同意自去年夏天起,将其价值跟通胀挂钩。

联邦自由党却未有将有关福利的基本价值提高。根据加新社依照《资料索取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取得一份于去年呈交杜克洛的简报撮要称,「进一步提高」儿童福利能有助达至一个目标,那就是到2020年前,将贫穷率降低至2015年水平的五分之一,「而它估计,若不再作出干预,到了2020年,逾100万名与子女同住的人仍处于贫穷。

杜克洛称,虽已有选项协助家庭改善生活,但他未有披露细节。问题是如何支付有关开支,联邦财政已多年来出现巨大赤字,故此若要做到,杜克洛可能会借助私人企业。联邦自由党在执政期间曾将私人资金协助支付大型基建项目,以及资助新的租屋等计划,以换取大型前期投资。

联邦跟各省和地区就制订全新联邦租屋补贴政策上已完成协商,预该政府将于明年推出。杜洛克称,联邦将确保该项将每年平均2,500元的补贴,有助低收入、原住民租客和长者。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