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过度扩张,美国过度反应"

2019年05月23日 03:03 互联网

  前美国助理国务卿洛德大使2019年5月20日在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美国之音莉雅拍摄)。

前美国驻华大使洛德星期一在华盛顿谈到美中关系时表示,美国必须对一个更为咄咄逼人的中国做出更为坚定的回击,但不应反应过度。这位中国通赞赏特朗普总统在贸易问题上挺身对抗中国,但认为他在整体上根本不知道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洛德还认为,美国有妖魔化中国的危险。

洛德星期一在威尔逊国际学者中心的基辛格中美研究所介绍他刚出版的有关基辛格的一本新书时,与他共事多年的前驻美大使芮效俭进行了一场对话。这本名为《基辛格论基辛格》的书汇集了基辛格有关外交、大战略与领导力论述的访谈,是基辛格唯一书面形式呈现出来的口述历史。洛德自1971年以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的特别助理的身份随同尼克松总统和基辛格秘密访华以来,全程参与了基辛格自此以后的所有重大外交使命,包括美国与越南的谈判。洛德在共和党人里根任总统时期担任美国驻华大使,在民主党人克林顿任总统时期担任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洛德:现任美国政府没有战略的概念

这位有“基辛格的基辛格”之称的中国通对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提出了尖锐的批评。他说,他并不指望现任政府有尼克松和基辛格那样的战略思维与远见,但是他说,你得知道你想要去什么地方。

他说:“但我们现在的情况是,完全没有什么战略的概念。我们经历了把尼克松和基辛格与之后的美国政府的战术外交进行比较,现在我们不得不得把它与推特外交进行比较。这是冲动行事、自恋、虚假交易以及虚张声势的最极端例子。”

洛德:特朗普整体上不知道如何应对中国

1985年被里根总统任命为驻华大使的洛德对特朗普的对华政策也颇有微词。他说,要想与中国打交道,你需要有一个战略的手法,而不只是在一、两个问题上做出战术处理。

他说:“值得赞扬的是,特朗普开始对中国的重商主义和保护主义政策采取行动,但他完全不知道在整体上如何应对中国。是的,我认为把它们作为战略竞争对手是正确的,但他要么是爱上习近平要么是大叫大嚷的虚张声势。”

洛德眼中的对华战略

在克林顿总统任内担任负责东亚与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的洛德大使看来,美国对华战略有三个最内核的领域,即加强美国自身的建设、强化盟友关系以及多边机制。

他认为,在内政方面,美国需要避免分化,投资基础设施建设,强化对中国的竞争优势,推动民主与人权,加强美国的软实力以及国内的硬实力;其次,美国需要与盟友合作,形成统一战线共同对付中国,而不是与盟友斗,并与独裁者打得火热;第三,美国需要继续在多边机构中发挥领导作用,而不是退出国际组织和协议,因为这样的话不仅放弃了美国可以与中国合作的领域,而且还把这些机构拱手让给中国去主导。

美中关系处于历史的转折点

在美中建交40年后,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正处于一个转折点。特朗普总统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说,在他任内,他不会让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而他批评以往的美国政府一直让中国占美国人的便宜,并一步一步坐大,进而威胁到美国的霸主地位。

在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朝野形成了一个普遍共识,即美国必须改弦更张,在贸易、高科技以及战略上与中国对抗。有的人甚至主张美国与中国全面脱钩,就像在冷战期间美国人把苏联看作是一个邪恶国家一样,现在很多美国人也这样看待中共政权,认为必须与之全面对抗。

洛德大使认为,中国的确比以前更加咄咄逼人,包括在海外进行军力扩张,打压台湾,压制香港的民主与自由,对内建立更为压制的政权,在海外宣扬中国的价值观和发展模式,以及采取重商主义和保护主义经济政策。

他认为,美国当然应该对中国做出回击,在5G无线网络以及盗窃知识产权等问题上更加小心,但不是进行全面的禁止或是做出其他过度的反应。

他说:“我认为中国过度扩张了(over-reaching) ,但是我们有做出过度反应的危险。”

洛德甚至认为,美国方面有将中国妖魔化的风险。

他说,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和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全球政策和策略学院21世纪中国中心负责撰写的《路线修正》报告提出了最合适的对华政策,即对中国更为强硬,但同时找出美国可以竞争而且可以巧妙竞争的领域以及那些双方可以合作的领域。

洛德说,在中国是否有主导亚洲甚至称霸全球的意图的问题上,目前还没有定论。他说,他不排除这种前景的发生,但是美国可以阻止这种情况的出现。他也不担心美中之间会爆发战争,因为没有哪一方想要一场战争。在他看来,眼下最大的危险是美中之间发生误判或是事故。

美学者:特朗普政府扭转了往届政府对北京战略意图的误读

不过,也有学者认为,特朗普总统的整体外交政策,包括他的对华政策,比反对者所批评的要好。

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在今年四月发表的一份特别报告中说,特朗普的对华政策扭转了过去20年、从克林顿、小布什到奥巴马这三届美国政府对北京战略意图的误读。

报告的作者、外交关系协会以基辛格冠名的美国外交政策高级研究员布莱克维尔在报告说,“鉴于中国实力的崛起对世界秩序以及美国及其盟友不断累积的危险战略后果”,这种误读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对美国外交政策损害最大的三大错误之一”。另外两个错误分别是1965年在越南的军事升级和2003年入侵伊拉克。

报告说,特朗普政府唤醒了面临中国对美国国家利益和民主价值越来越大威胁的美国,“在北京果断地将大部分亚洲国家纳入其轨道并远离美国的时候,如果没有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实力日益增长的危险进行持续的政治推动,美国可能还在继续其梦游。”

奥推:特朗普在贸易上对中国采取的行动只有他做得到

美国南加州大学南加州商业航天计划的负责人奥推(Greg Autry)也认为,特朗普总统“对中国采取的咄咄逼人的态度,是饱受批评的白宫最可信、最一贯的政策。”

他2018年11月在《外交政策》杂志上撰文说,“特朗普坚持让中国那些极度敏感的威权主义者对基本的国际贸易准则负责是早就应该采取的勇敢行为,也是或许只有一位不加掩饰的、毫无顾忌的领导人才能做到的行为。”

在特朗普上任前在美国航空航天局设立的权力过渡小组中任过职的奥推说,“特朗普对北京封闭的市场、产品的转运、出口补贴、滥用合资伙伴关系、间谍行为以及技术盗窃的公开羞辱暴露了中共的虚伪。”

这位与白宫贸易与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纳瓦罗合写了《致命中国》一书的作者还在文章中表示,“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等人所暗示的前景,即安抚并让中国的暴君致富会使他们与美国的利益保持一致或是让他们走上自由化的道路,再也不能得到严肃的辩护。”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