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鲁多可能要栽在孟晚舟案件上

2019年05月18日 05:05 互联网

中美贸易谈判再生波折,这让加拿大喜忧参半。喜的是,一旦美中贸易谈判成功,中国将在能源采购上,全面倾斜美国,尤其是液化天然气。忧的是,中美贸易谈判拉长,无疑让孟晚舟引渡案的处理更加困难,因为美国要打这张牌。换句话说,加拿大因着华为孟晚舟引渡案,正陷入前所未有的外交困境之中。没有人怀疑,杜鲁多政府在去年12月1日应美方请求,依据“美加引渡条例”拘捕过境转机的华为公主、副董事长兼财务长孟晚舟,就是埋下了外交大挫折的导火线。

本来,杜鲁多想得很美好,以美加引渡条例的理由抓人,可以巧妙地掩盖他给华盛顿送去“投名状”的媚态,既可以搪塞中国的质疑,又可以在加美贸易摩擦上收获回报。他的算盘是。籍着孟晚舟引渡的速战速决,将烫手山芋扔给美国,转头再来修补加中关系。谁知,他的“左右逢源”构想,结果变成了左右受气的局面。特朗普对渥太华爱理不理,而北京却对加拿大展开“外交报复”,让加中关系陷入名副其实的“冰封期”,不但让加拿大丧失重大的外交利益,甚至可能输掉十月联邦大选。

5月8日,孟晚舟引渡案第二次开庭,其辩护团队在长达3个多小时的控辩攻防中,明确提出了三大主攻方向。一是循着孟晚舟的民事诉讼案的思路,指出孟晚舟在温哥华国际机场被拘留之际,加拿大边境官员、警方、政府和美国的联邦调查局存在的滥用进程之不当行为;二是认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孟晚舟引渡与中美贸易谈判相提并论,让引渡案件带有政治因素,对法治原则是种”危害与威胁“。三是强调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规定并不适用于加拿大,因而不符合引渡的“双重犯罪” (dual criminality)原则。

从引渡司法战的进程来讲,5月8日的开庭以及未来9月底的的再度开庭,都是控方提供材料和辩方审读材料的预备期,正式的引渡聆讯要到明年春天才会开打,到了引渡聆讯阶段,需要经历证人出庭、证据呈堂、法官检阅材料及作出决定等进程。可见,孟晚舟引渡案的漫长性已经毋容置疑。

孟案走三到五年的进程,华盛顿并不在意,因为她就是特朗普贸易战的一个“施压棋子“;华为对法庭攻防长期化也无所谓,任正非已经排除孟晚舟接班华为,华为也有的是钱打官司,而孟晚舟案就是华为的活广告。最顶不住引渡案长期化的正是杜鲁多,中国围绕着孟晚舟的”外交打压“,已经“压力山大”。

北京为了施压渥太华立即放人,在以国家安全罪名逮捕关押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凯等两名加国公民后,已经对加拿大的两名毒贩判处死刑。以技术理由禁止加拿大数以十亿美元计的油菜籽出口中国,影响25万人的就业。虽然加拿大以禁止中国猪肉进口作为反击,却又引来北京加拿大石油、猪肉、大豆的进口阻挠。而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因为孟晚舟案件”发言不当“遭到杜鲁多炒鱿鱼之后,渥太华四个月无法向北京派出新大使,加中外交全面停顿。

事到如此,特鲁多才发现,以他的外交智商,要在中美大国博弈中火中取栗,可谓打错了算盘。于是,杜鲁多一面要求加拿大驻美大使麦克诺顿(David MacNaughton)进行斡旋,拿协助特朗普政府抓孟晚舟、挺委内瑞拉临时总统等外交事务,要美国出声帮助渥太华向北京要人,一方面又要外长方慧兰自打嘴巴,首次指出加拿大不排除用政治处理的方式解决引渡案。更精彩的是,授意刚刚卸任外交部长国会秘书(相当于副部长)的自由党国会议员安德鲁(Andrew Leslie)在上海举行的一场关于北极区域合作的研讨会上,向北京示好,表示加拿大“欢迎在北极地区与中国合作的机会“。

杜鲁多的这种“多变外交”,是否能够走出目前的外交困境,并赢得连任,没有人敢打包票。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