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出生就被遗弃,英国护士隐瞒身份照顾生母9年...

2019年04月03日 23:11 BiuBiu在英国

菲利斯(Phyllis Whitsell)在伯明翰的一所孤儿院长大,孤儿院的修女们告诉她,她的父亲早在她出生前就去世了,而她母亲在她出生没多久之后也过世了。

学生时代的Phyllis

但是Phyllis从不相信这个故事。冥冥之中,她觉得自己的母亲还活着。

尽管如此,但同时她也猜到,母亲的情况可能并不好。

“任何一个母亲都不会轻易的把自己抛给孤儿院的,除非她遇到了巨大的困难。”

四岁那一年,Phyllis被Erdington的一户家庭收养了。收养她的那户人家非常善良,小Phyllis也努力去适应新环境。

即便如此,她依旧在日夜思念着她从未谋面的母亲,她的内心深处总有一个声音在叫嚣着:

“找到她!弄清楚这一切的真相!”

……

伯明翰市

1981年,Phyllis 25岁。

此时的Phyllis已经回到了伯明翰,成为了一名社区护士,结了婚,怀了孕。在切实体会到即将成为一名母亲的心情后,她比以往更加迫切地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能让她的母亲如此狠心离开她。

于是她决定无论需要付出多少努力,都一定要查清关于她母亲的真相,否则内心的煎熬将使她的生活无法继续。

为了找到25年没有音讯的生母,Phyllis回到了她人生的第一站——孤儿院。孤儿院的修女们面对着二十多年来执着寻找生母的Phyllis,终于道来了真相。

然而真相总是令人痛心。

……

Bridget Mary Larkin是一个麻烦缠身的爱尔兰女人,大家都叫她Tipperary Mary。

1928年,Bridget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自小在家中便受尽哥哥的虐待,后来不堪忍受的她从家里逃了出来,来到了当时的工业城市考文垂,本想在此讨一份生计。

然而只身一人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并没有让她的生命轨迹发生逆转。艰难的生活中,她染上了严重的酒瘾。

酗酒让Bridget变得更加穷困潦倒,生活也变得一团糟。她先后和五个不同的男人生了五个孩子,每个孩子都是由他人收养并抚养长大的,其中一个男孩甚至就被留在了一家酒吧里,下落不明。

Bridget也不是没想过要改变自己的生活。

1956年,28岁的Bridget生下了一个小女孩,她给这个小女孩取名Phyllis,并决定戒掉所有恶习,好好做人,亲自抚养她的小女儿成人。

可是戒酒的过程并不顺利。好多次她控制不住,就丢下小小的还不会爬的Phyllis,自己跑到酒吧喝的酩酊大醉。

在某个难得清醒的时刻,Bridget认清了自己可能永远无法成为一名合格的母亲,于是她把仍在襁褓中的Phyllis送到了孤儿院,同一时刻,Bridget也彻底沉沦...

……

时间回到1981年。

在了解了一切真相后,Phyllis并没有恨她的母亲Bridget,也没有打消找到她的念头。

“不可否认,她身上有很多的问题和毛病。但当她意识到自己无法好好照顾我、无法保证我的安全后,她选择把我交给能带给我更好的生活的人,而不是任由我在她身边自生自灭,直到有朝一日心生愤恨离开她,重蹈她的人生悲剧。”

Phyllis联系上了一名愿意帮她寻找母亲的监护官,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坏消息。

由于多年的酗酒和混乱的生活,Bridget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况都很糟糕。 52岁的Bridget住在伯明翰旧时红灯区的一栋破旧的房子里,以大声辱骂街上的行人而闻名整个街区,当地人都叫她“爱尔兰疯婆子·玛丽”(Mad old Tipperary Mary)。

鉴于这些情况,监护官强烈建议她不要与Bridget联系,她的丈夫Stephen也对此表示了担忧。

可是Phyllis已经下定决心要见到她的母亲。

“她是我的妈妈,无论她做过什么,我一定要去见她。”

但是由于她当时还在怀着孕,思索再三,Phyllis最后决定,生完宝宝再去见Bridget。

……

几个月后,Stewart出生了。Phyllis把这个刚出生的小宝贝抱在怀里,看着他软嫩嫩的小脸蛋儿,亮闪闪的大眼睛,更加难以想象作为一个母亲要放弃自己的孩子将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我对我怀里这个小东西充满了爱,一想到他完全依赖我,百分百的信任我,我就觉得母亲与孩子之间这条无形的纽带真是太神奇了。”

“我相信对于任何人来说,在经历了怀孕和分娩后又不得不把孩子送走,都是一件非常绝望的事情。”

“我开始想,我的工作就是每天照顾社区中的那些病人,那么为什么我不能也关心照顾我的妈妈呢?她已经病得很重了,我担心我能照顾她的时间不多了。”

所以,在小Stewart两个月大的时候,有一天,Phyllis穿着漂亮的社区护士制服,来到了“疯狂的老蒂珀雷里·玛丽”破旧的房子前,敲响了门。

……

Phyllis永远记得她第一次见到Bridget的那一天。

那天她敲响了房门,心中充满了疑虑和忐忑。可是没有人应门,她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房门,于是,二十多年来,她终于第一次见到了自己的母亲。

Bridget呆坐在楼梯口,脸是肿的,好像刚刚摔了一跤,头发也乱糟糟的,上面沾着一些脏东西,眼神有点呆滞,看到身穿护士服的Phyllis站在门口,既没有问她是谁,也毫不关心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

Phyllis慢慢走到她身旁坐下,开始尝试和她聊天。

她眼神散乱,说话语无伦次,但是显然很高兴有人可以陪她说话,让她从孤独的生活中暂时解脱出来。

没过多久,她就谈到了Phyllis,她“不得不送人的可爱的小宝宝”。

“当时我的心‘砰’地一下跳了起来,”Phyllis回忆道,“她断断续续讲了大概半个小时,她提到了我的生日,提到了孤儿院的名字,而我背着一切压的喘不过气来。”

“我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答应她会经常回来看她,她抬起手轻轻把挡住我眼睛的一缕头发捋到耳后,就像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那么温柔。”

“我当时几乎脱口而出:‘妈妈,是我呀,我是Phyllis!’”

……

就这样,Phyllis从此开始照顾这个当年遗弃了她的母亲的起居,并且一照顾就是9年。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天,那声“妈妈”Phyllis还是没能叫出口。并且之后的多年,她也从来没有告诉过Bridget,自己就是她的女儿。

她把这当成了一个秘密,牢牢压在心底,即使每次见到Bridget的时候她都有把这秘密倾诉出来的冲动,但她还是忍住了,因为她不知道Bridget会有怎样的反应。

Phyllis的母亲Bridget

她会陪她吃饭,和她散步,帮她换洗衣服,有时还需要帮她包扎不知道怎么得来的伤口,有时就只是坐在那里安静的听她说话,或陪她聊天。

“有时我会在夜里惊醒,没来由的担心她是不是还好。”

“她曾经放弃了照顾我,因为她是酒瘾的受害者,我不想因此恨她。但是现在,是时候让我来照顾她了。”

……

Bridget的健康状况日益恶化,痴呆症的症状也越来越严重。她喝的酒太多了,连Phyllis也不能阻止她喝酒。

1990年的一天,62岁的Bridget去世了。

晚年时期的Bridget

Phyllis是参加她葬礼的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之一。

“为她守灵的时候,我们去了她居住的老房子,每个人都为她喝了半杯啤酒。”

“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我见到了妈妈并和她分享了9年的时光。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很珍贵的特权。”

……

Bridget去世后,Phyllis对她的思念却没有减少。

“我知道在大多数人看来她只是一个酒鬼。但我想说的是,没有人会选择过如此悲伤、孤独的生活。”

“一些因素导致她开始酗酒,而我对她早年生活了解的越多,我越是确切地知道,我需要写一本关于她的生活的书,让人们看到‘疯狂的老蒂珀雷里·玛丽’背后充满人情味的那些故事。”

就这样,《布里奇特之歌》(A Song For Bridget)出版了,Phyllis向世人讲述了母亲令人心碎的故事,也讲述了人类的脆弱和坚韧。

……

据说妈妈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不求任何回报只希望你一生幸福的人。

如果说母亲对孩子的爱是最无私的,那么孩子对母亲的爱大概也是一种无条件的本能吧。

身在异乡,不妨时不时给妈妈打个电话发个信息,告诉她你都好,很想她。

毕竟,爱她,是我们的特权。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