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36.2万人要交最高税阶联邦税务改革未达成效

2019年04月20日 08:08 明报

杜鲁多(Justin Trudeau)领导的自由党联邦政府上台后修改税制,原意给中产减税,并调高在最高一层税阶"打工皇帝"的收入税率去弥补,但根据联邦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在公布改制至落实年份有距离,这使高薪族可成功避税。有专家指,政府图以顶层1%的高薪族来济中产的政策效力成疑。

联邦自由党于2015年上台后兑现其"中产减税"的竞选承诺,为了减税计划增加最富有一群加拿大国民的税务。自2016年起,政府属于中级收入税阶的税率调低,但向年收入20万元以上人士征收更多税款。由于要考虑许多经济因素,专家称真正的影响仍难以确定,特别是有证据显示,许多高收入人士将收入提早在2015年财政年度呈报,善用较低税率。

联邦财政部周四公布2017年的数字显示,在收入税阶最顶层的"打工皇帝",他们在该年度所缴交的税款,占整体个人收入税的25.1%。而在2014年,即杜鲁多政府公布上述修改税务政策前的最后一年度,那班打皇帝所占的比例,已达24.2%。换言之,2017年所占份额只较2014年多0.9%。

政府修改税务政策在2015年年底公布,但到2016年才开始实行,这给了那些高薪一族可转移他们的收入。

财政部的数据亦显示,收入达到最高一层税阶的纳税人,在2015年有多达35.6万,但2016年下跌至32.6万,而到2017年,则回升至36.2万人,而占纳税人总数的1.3%。

在2014年和2015年,年薪20万元以上人士给政府带来分别315亿元和360亿元;在税制改变后的2016年,来自该班高薪族的税收有314亿元,到2017年有367亿元。

监察预算的国会预算办公室同日亦发表另一份报告,它凸显2015年底出现收入转移的情况,以及税务策划如何影响2015年及2016年两年的数字。报告估计,许多高收入人士提前报税,而这种行为改变致使,联邦税收在2015年增加了56亿元,但到了2016年则减少32亿元。

报告称,除了税务策划外,联邦自由党的修例亦导致,政府在2016年来自收入税的收益减去4亿元。因此双重影响下,向最高收入人士增收的税款,无法完全弥补中产人士减税的损失。

国会预算办公室主任吉罗克(Yves Giroux)周四接受《加新社》专访时表示,收入转移的情况较预期多,"高税阶人士能够改变行为,并按照税务系统的变化而采纳相应的税务策划策略。"他又说,其他因素进一步遮掩真相,例如经济的自然增长、通胀和人口变化。

卡加利大学(University of Calgary)税务政策专家明茨(Jack Mintz)指,顾及其他因素,修改税制似乎未能让政府能从高收入人士收来更多税款,"当你仔细研究2017年个人税收入的整体增长情况,相比起2014年,当顾及经济和通胀的一些正常增长后,我认为(政府)不能够透过调高税率而得多好多钱。"从最高一层税阶而来的收入不再如预期般高,部分原因是,一些专家预测高薪一族会更努力去避税。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