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学招生舞弊案后续:流水的罪行,铁打的教育公平

2019年04月15日 05:05 BiuBiu在英国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上个月的美国名校招生丑闻案。

3月12日,美国联邦调查局指控50多位各界名士非法贿赂高校,把自家孩子无门槛送进名牌大学。

FBI在发布会上指出,这些名人家长花费大额美元讨好招生官,甚至帮孩子考试作弊、伪造证件材料,牵连的院校包括耶鲁、斯坦福、乔治城、南加州等一流名校。

在被指控后,大部分嫌疑人被FBI以“邮件和汇款诈骗”的罪名被拘留,其中13位接受了刑期不等的认罪协议,而剩下的涉案人员依旧在强烈否认对自己的指控。

然而就在昨天,FBI又公布了案件的惊天进展,称在行贿的这些家长中,还有16位被追加了洗钱的罪名!

被起诉洗钱罪名的部分嫌疑人

FBI调查发现,这些嫌疑人通过一家名为the Key的中介公司对大学行贿,以捐款的名义将贿款转移到这家公司的慈善基金会里。公司背后的主谋,则是一个叫William “Rick” Singer的商人。

据说The Key可以为家长提供以下服务,保送名校:

1.SAT作弊,包括代考、放松考试标准和修改成绩;

2.伪造体育生身份、证明及材料;

3.枪手代替学生上课、考试,获得假GPA;

4.伪造成绩单、奖状和其他大学申请材料。

据说,想购买以上任何一项服务,锁定名校的位置,至少要交120万美元的费用。目前,William Singer已经在法庭上认罪,最高可被判65年监禁。

嗯,空壳公司名叫“钥匙”,是打开了通往名校的门,还是通往监狱的门?也是很讽刺了……

被追加罪名,意味着什么?

被指控洗钱的嫌疑人,刑期可能上升至最多40年;但在美国的刑法系统中,72%的类似案件最终都被判决了50个月左右监禁,以及由涉案金额按比例决定的罚款。

有律师分析说,会追加罪名,很有可能是因为部分嫌疑人拒绝认罪,导致FBI进一步调查而发现新证据,加重了罪行。如果他们接受了最初的认罪协议,可能只需要面对罚款、缓刑期和犯罪记录的后果,并不会真正蹲监狱。

嫌疑人法庭受审的画像

其中最受关注的,便是涉案金额最大、最知名的两位好莱坞影星——洛瑞·洛夫林和费莉希蒂·霍夫曼。

56岁的费莉希蒂·霍夫曼在经典美剧《绝望主妇》中扮演四位女主之一Lynette,一个常因为照顾孩子而焦头烂额的母亲。而现实生活中,这位母亲也不例外,甚至为了孩子不惜违法犯罪……

警方证据表明,霍夫曼帮助大女儿Sofia在美国高考SAT中作弊,而她的老公威廉姆·梅西,也就是《无耻之徒》中的Frank,花1.5万美金买通了之前提到的“教育中介”the Key,帮忙修改自己女儿的考试答案。

除此之外,霍夫曼还让the Key为女儿开了一张残疾考生证明,以延长考试时间,又让中介帮忙安排熟人监考,你懂的。

但更可怕的是,放了这么多水,Sofia在满分1600的SAT里还是只考了1420分……

事件发生后不久,霍夫曼在自己的豪宅中被7位真枪实弹的FBI探员逮捕,交付了25万美元的保释金才被释放。

霍夫曼在认罪后发表了道歉声明称:“我对自己的行为非常耻辱,并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和后果。但我的女儿完全不知情,是我背叛了她。”

而另一位好莱坞明星洛瑞·洛夫林则罪行更重,她和名设计师老公被曝花费50万美元,把两个女儿以赛艇体育生的身份送进南加州大学,但她俩根本不会划船,提交的文档也都是伪造的,甚至包括两姐妹赛艇训练的ps照片。

洛瑞·洛夫林以出演美国情景喜剧《欢乐满屋》而成名。招生丑闻被曝出后,洛夫林被ABC解约,并踢出该剧的固定卡司。网友都吐槽说,现在的洛夫林家,欢乐可就没那么满屋了......

自案发后到现在为止,洛夫林的两个女儿再也没在社交媒体上出现过,并已经从USC退学。洛夫林的小女儿Olivia Jade更惨,作为一名油管网红博主的她,还被丝芙兰等美妆大牌解除了合作关系,可以说是断了一条生路。

据说小道消息称,Olivia感觉很耻辱甚至不敢出门,对父母非常气愤且拒绝和他们说话,认为他们毁了自己的一生。但Olivia身边的朋友透露,她不仅一直知情,还曾经摆拍过训练照片,以便伪造体育生身份。

FBI在发布会中提到,自2011年开始就有招生舞弊的现象,但有关部门在2018年才开始对此的调查。当时,在另一起不相关的诈骗案件中,被告提供了这次招生诈骗的有效证据,以请求宽大处理。

这次的招生舞弊案,更揭示了美国一直被诟病的教育公平现状——申请美国大学,学生的能力和成绩并不一定与成功率为正比。

曾有教育专家在《福布斯》的采访中说,捐赠是个有效降低入学门槛的方法,向大学捐款也常被人们称为“读美国名校的一条捷径”。特朗普的女婿贾里德·库什纳进哈佛前,他的房地产大亨父亲为哈佛捐赠280万美元;而在伊万卡进入沃顿商学院前,特朗普也至少向沃顿捐赠了150万美元……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而通常来说,美国大学的招生办公室都存在着一个“利益名单”,记录所有为大学捐过款的人,以便招生时优先考虑。

除此之外,家庭情况、个人背景等等,都对申请有非常大的影响。

在2018年,哈佛大学曾因招生时歧视亚裔学生,被告上了波士顿最高法院。虽然最后上诉被驳回,但此事依旧对哈佛的招生系统产生了很大压力。

一位普林斯顿校友在《精英大学不可见人的秘密》一文中写道,他做高校招生官期间曾亲口被告知,申请者的家庭背景是很重要的考察因素。他在文中说:“拥有校友子女的身份,相当于SAT增加了160分。”

据研究统计,2010年至2015年间,所有父母为校友的哈佛大学申请者中有33.6%都被录取了,而普通申请者录取率仅为5.9%;在普林斯顿,校友子女比普通学生被录取的可能性高四倍。

令人庆幸的是,从这次招生舞弊案到翟天临抄袭事件,都向大众很好地说明,歪门邪道不是长久之路,学术规范才是正解;而包括高考改革、公民同招在内的许多入学政策,也在慢慢趋向更加公平的教育生态。

也许教育公平本身,已经指日可待。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