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五口挤在10平洗衣房!此地住房危机空前严重

2019年03月20日 00:12 约克论坛编译

住房组织说,他们曾经看到过20多个人合租一套两居室房屋...光是想想那个画面,都会觉得非常可怕。

今天,我们就来说说住房。虽然全国住房市场都很紧张,但是有一个地区的住房市场却是已经达到了非常严峻的地方,这个地区就是Nunavut。

Brenda Maniapik是4个孩子的母亲,住在Nunavut地区Iqaluit的一间小房子里,房子有一间卧室,一个卫生间,一个洗衣房以及一个带有厨房的客厅。她已经在这儿住了7年了,确切地说,这并不是她和四个孩子住的地方,他们一家人住的只是其中的一间洗衣房。

Maniapik称“这是我室友的房子,他是一个很好的人,看到我带着孩子,让我们住在这儿”。

图片来源:Kieran Oudshoorn/CBC

然而,现实远超我们的想象。Maniapik一家只是成千上万位与住房不足作斗争的Nunavut居民中的沧海一粟。调查显示,该地区3.8万居民中几乎一半左右人的生活空间都处于极度拥挤状态。该地区领导人表示,除非立即采取相关措施,否则该地区的住房危机只会越来越糟。

一家人挤在10*15尺的小屋里

Maniapik一家人的生活空间及其拥挤,房间面积大约有10*15英尺左右。房内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婴儿床以及一个洗衣机。架子什么的都是能省地方就省地方,安装在墙上或床头的墙上,里面放着一家人的生活用品。由于所省空间已经放不下梳妆台,所以毛巾、衣服什么的也都摆放在架子上。

白天的时候,Maniapik和孩子可以使用客厅和厨房,但是到了晚上,她的室友有时会招待朋友,她就不得不回到没有窗户的房间里。但尽管如此,Maniapik还是很感激室友能为她提供这么一个房间,让她能和5岁的女儿Amie和16个月大的儿子Daniel安稳地住在这儿。

但她知道,很快情况就会发生变化。去年11月,Maniapik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Isaac和Isaiah后,她原本就很紧张的生活条件变得更加糟糕。“我很高兴所有的孩子都在我身边,但我想离开这栋房子”。

等待公共住房等了10年

同Nunavut地区很多居民一样,Maniapik也在公共住房的等候名单上,希望自己能被选中然后拥有自己的住房。她说她已经等了十年了。

据悉,目前公共住房的等候名单上共有2500人,由当地住房办公室(LHOs)决定谁能拥有房屋。

Iqaluit LHO使用积分系统来评估潜在租户的住房需求,然后对他们进行排名。每个申请人的分数都是满分100分。例如,如果申请人无家可归超过两年,他们将得到5分。如果他们没有自来水,那就是3分。

然而,这个过程并不想积累100分那样简单。积分系统并不是唯一的衡量标准。

Iqaluit LHO总经理Karen Beamish表示,这些分数“只是提供一个指导,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总是存在一些情有可原的情况。”

对于那些渴望住房的人来说,LHO决定谁有房子,谁没有房子的方式让人感觉很武断。令这种看法更为复杂的是,LHO的政策是不对外公开申请人在候补名单上的排名。对此, Beamish表示“我们无法确切地告诉他们在等候名单上的位置,因为排名每天都在变化”。

无论LHO的决定对Maniapik这样的人来说有多么难以理解,积分系统的问题反应出一个更大的问题:住房需求实在是太大了。

建造新房成本高,情况复杂

房地产公司Nunavut Housing Corporation(NHC)每年建造约120个新单元,但市场上对住房的需求要高得多。

身为地产公司的董事长,Terry Audla在这场危机中首当其冲。他表示“我们的赤字超过3000个单元,要解决我们现在面临的住房危机需要花很多钱,而且还只能安置目前有需要的人。还没有考虑到人口增长率”。

在北极建造房屋很困难。Nunavut的25个社区相距甚远,而且彼此没有相通的道路。缺乏基础设施和极端气候给建筑带来了后勤方面的挑战,并也使得房屋造价更加高昂。

据Audla估计,NHC建造每个新单位的成本约为50万加币。“按这样计算,如果要建造3000个单位,成本要在25-35亿加币”。

联邦承诺

所以谁应该承担这35亿的账单呢?Audla称“必须来自加拿大政府”。

2017年,联邦自由党政府承诺在10年内为Nunavut的住房提供2.4亿资助金。Audla称,这意味着每年只能建造48套新房。

Audla表示,70%的公屋租户依靠收入支持,因此不可能通过租金获得更多收入。所以“这些不是虚构的数字或类似的东西。我们需要说服加拿大其他地区,北方需要纳税人的钱来投资”。

虽然目前房屋承担能力问题是全国性的问题,但专家指出,Nunavut地区的环境和历史是独特的。

Nunavut Tunngavik Inc.的总裁Aluki Kotierk表示:“因纽特人居住在这片土地上,这仍然存在于历史中”。Nunavut Tunngavik公司是1993年签署努纳武特土地索赔协议后成立的一个独立的因纽特人权利组织。该组织的任务是确保联邦和地区政府履行协议中规定的义务。

Kotierk指出“我并没有试图以任何形式或形式将其浪漫化,但这就是现实。在我父亲那一代,在很短的时间内,家庭营地受到鼓励,胁迫,搬迁到我们领土上的社区,人们被告知他们会得到房子。这让我怀疑加拿大是否将因纽特人的生活视为与其他加拿大人一样的公平地位。加拿大已经进行了大量的投资用于基础设施和加拿大南部东海岸到西海岸的交通走廊,但从来没有在北方有过这种形式的投资…这让我质疑加拿大政府是否看到因纽特人的生活在同一像其他加拿大人平等的地位”。

而对于Brenda Maniapik来说,所有关于国家建设和数十亿的投资讨论都与她和四个孩子在洗衣房的日常生活相隔甚远。“我很累,很沮丧。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我只是想想办法离开这里。我已经不抱多大希望了。”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