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英国取消国籍的ISIS新娘:为了让儿子活下来请求回国

2019年02月21日 05:05 界面网

2015年2月,伦敦东部贝斯纳尔格林学院的15岁学生贝居姆(Shamima Begum)与两名同学苏坦娜(Kadiza Sultana)、爱贝斯( Amira Abase)一同外出。爱贝斯的父亲以为女儿只是去参加一个婚礼。

一周后,警方调查显示这三名女孩在伦敦盖特威克机场乘飞机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从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加入了尚在鼎盛时期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

苏坦娜、爱贝斯和贝居姆在机场。图片在抵达ISIS“首都”拉卡之后,三名女孩被带到了“女性之家”——ISIS准新娘聚居地。贝居姆提交了申请,要求嫁给“说英语,年龄在20到25岁的ISIS战士”。抵达拉卡10天后,年仅15岁的贝居姆成为一名荷兰籍ISIS士兵的妻子。

16岁的苏坦娜嫁给了一名美国籍ISIS,15岁的爱贝斯嫁给了一名澳大利亚籍ISIS。如今,爱贝斯下落不明;苏坦娜死于2016年的一场空袭;贝居姆从ISIS的最后主要据点巴古兹(Baghouz)逃跑后被送到叙利亚北部库尔德武装设立的难民营中。

上周末,贝居姆的儿子在难民营出生,在此之前她已经失去了两个孩子。为了让儿子活下来,现年19岁的贝居姆向英国政府发出请求,希望能重返英国。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贝居姆表达了自己愿意回国接受去激进化改造的愿望,以及对“部分”英国价值观的支持,但对于当初前往叙利亚她并不后悔。

《泰晤士报》的记者劳埃德(Anthony Loyd)最先在难民营中发现贝居姆。据劳埃德的印象,贝居姆既是一名逃跑的英国中学生,也是一名“被洗脑的圣战新娘”。

在谈到自己逃出巴古兹的决定时,贝居姆称自己很软弱,“不能承受战场上的苦难”,同时也害怕尚未出生的孩子“像其他孩子一样死去,所以我逃离了ISIS”。

上月底,贝居姆与丈夫逃离巴古兹,其丈夫向支持库尔德武装的士兵投降,怀有身孕的贝居姆则被送进了叙利亚北部的难民营。她八个月大的儿子此前在哈金死于营养不良,一岁的女儿因病死于巴古兹。

对于选择继续留在巴古兹的同伴,贝居姆表示了尊重,“她们很坚强”,“如果她们在轰炸中活下来知道我逃跑了,会以我为耻”。

谈到曾经在拉卡的生活,贝居姆认为大部分时间都“很正常,时不时会有爆炸”。

“当我在垃圾桶里第一次看到被斩首的头的时候,我并不惊恐。这是在战场上被抓捕的士兵,是伊斯兰的敌人。我可以想象,如果他有机会的话,会对一名穆斯林女性做些什么。”

在谈到ISIS斩首西方国家人质时,贝居姆也为ISIS进行了辩护:“记者也可能是间谍,非法进入叙利亚,他们是对ISIS的安全威胁。”

贝居姆接受采访。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周一,贝居姆再度接受了BBC的采访,期间她对2017年ISIS在英国城市曼彻斯特发动的恐袭进行了辩护。

贝居姆称自己并不知道恐袭造成了儿童死亡,“无辜的人被杀是不对的”,随后她将恐袭与叙利亚打击ISIS战进行了比较。

“杀士兵是一回事,这没问题,这是自卫。但杀女性和小孩,就像巴古兹的女性和小孩不公正地死于爆炸,是另一回事。这是双方面的,因为ISIS的女性和小孩正在被杀。这是一种报复行为,他们称是报复,所以我想,这个理由很正当。”

贝居姆对在恐袭中失去家人的民众表示了歉意,“这对他们不公平,他们没有袭击任何人,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我和其他正在巴古兹被杀的女性也没有”。

贝居姆坦言ISIS的斩首视频以及宣传“伊斯兰国”美好生活的视频促使了自己成为ISIS新娘,但她坚称自己没有为该组织提供任何支持,“只是做一名家庭主妇”。

在被记者质问其前往ISIS一事成为宣传工具,事实上正是支持了该组织时,贝居姆表示自己并不想成为新闻报道的对象,“成为海报女孩并不是我的选择”。

2月19日,英国内政部向贝居姆在英国的家人致信,宣布政府已下令取消贝居姆的英国国籍。根据英国法律,内政大臣有权在确认有益于公共利益,且不会导致该公民处于无国籍状态的前提下,取消公民的英国国籍。

贝居姆的母亲为孟加拉籍,有官员透露贝居姆为英国和孟加拉双国籍。律师称贝居姆家人正在考虑上诉。

上周日,英国内政大臣贾维德在媒体发表文章称其最首要的任务是确保英国的安全,“不能只凭感情和同情做决定”。

图片来源:截图

贾维德表示,共有近1000名英国公民前往叙伊加入ISIS;截至目前,英国已取消了100多人的英国国籍。

伦敦警察厅的总监迪克(Cressida Dick)指出,如果贝居姆返回英国,英国当局将立刻对其进行逮捕调查。迪克表示,前往叙利亚本身并不构成犯罪,因此要对贝居姆进行起诉需要检方收集充足的证据。

英国反恐研究机构Qulliam的负责人拉菲克(Haras Rafiq)同时认为,根据贝居姆接受采访时的反应,要让其去激进化“有一定可能”,但会非常困难。

拉菲克指出,贝居姆没有对加入ISIS表示出任何悔恨,将斩首和爆炸视为平常生活的一部分,都说明其没有愿望要去激进化。

他认为,从采访中所述,贝居姆想要返回英国,主要目的是保住自己的孩子。

去激进化的难题、对归国前ISIS成员收集起诉证据的困难,促使包括英国在内的多国拒绝接收ISIS回国。美国总统特朗普此前威胁英国、法国、德国和其他欧洲国家接收在叙利亚被俘虏的本国ISIS士兵,否则要将其全部释放。

库尔德武装目前关押了来自48个国家的900名外国ISIS士兵以及4000多名家属,该组织已经警告,美国撤军之后,当地武装将无法独自守卫关押ISIS的拘留营。但目前仅有法国开始接收来自本国的ISIS俘虏。

据报道,法国监狱内关押了500多名曾前往海外参加各种恐怖组织的法国公民,还有1139名囚犯被标为“激进化”。由于收集证据困难,仅有部分前ISIS成员被裁定参与“恐怖主义行动”。

德国外长马斯周日接受采访时指出,只有被确定将面临起诉的ISIS俘虏才能被送回德国。英国则表示,只有在土耳其寻求领事保护的ISIS成员才能返回英国,而对于ISIS士兵家属尚未给出说法。

欧洲国家此前要求库尔德武装在叙利亚对海外ISIS进行审判。但不同于伊拉克,依然处于战斗中的库尔德武装缺乏审判所需的硬件条件。

非营利研究机构Soufan Center的研究显示,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加入ISIS的外国士兵人数最多的国家分别为俄罗斯、沙特阿拉伯、约旦、突尼斯和法国。

据欧洲议会研究中心去年发布的报告,截至2018年2月,至少1910名法国人前往叙伊两国加入ISIS,为欧盟国家内最高,其次为德国和英国。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