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一个真实的美国、数位移民的真实故事!

2019年02月15日 20:08 微信公众号

想移民的原因很简单:

安全的食物、清新的空气、更好的教育……等等

但移民同样也需要考虑到: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应该怎么融入?这里的辛酸苦辣可不是一两个词就能说起清的。

移民前还有一个很大的顾虑就是:为了移民,抛弃现有的一切到底值不值?我们要想知道这个问题,就要听听过来人的经验。

以下几个故事是美国媒体上,数十位来自全世界各地的人民移民美国的真实故事,一起看看。

1

Sarah(危地马拉)

我今年16岁,我和我妈妈都来自危地马拉。我母亲在14岁时被强奸,她被家里踢出去,挣扎着想找个地方住下。那时我父亲知道了她的情况,他好像也不在乎。

之后他的姐姐给了她一个睡觉的地方,但问题是那个地方真的很小,地上到处跑的都是虫子,她每天都得和那些虫子住在一起。她15岁的时候生了我,我的父亲是一个美国公民,但他却决定非法把我们带到这里。

那时我才五岁,记得那天,妈妈告诉我,如果想见爸爸,就要保持安静。我仍然记得那天我有点无法呼吸,这是我一生中最悲伤、也最快乐的一天。我妈妈想给我一个更好的未来,但她挣不了多少钱,她知道我爸爸可以给我。

我早已记不清我第一次见到爸爸的那天,但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真是很快乐。当他回到危地马拉,他也想让我们回去的时候,一切已经不可能了。

妈妈看到我在学校里的表现还不错,就不想让我们回家遭受痛苦。后来她去了芝加哥,之后她的妹妹收留了她,但这段时光真的太糟糕了。

我的姑妈很自私,很小气。我们一点也不喜欢在那里的生活,后来我们就搬到了加利福尼亚,她遇到了一个男人。我在那里过了一生中最糟糕的五年。

那家伙没有像我爸爸那样对她,她很害怕,很担心我俩的生活会变得雪上加霜。最近,我们想办法搬出去了。现在她只能靠自己了,她正在努力工作,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妈妈,为我遮风挡雨。

如果当初妈妈没有离开危地马拉,把我带到美国,我们可能不会过得如此拮据,但是我也不可能接受美国高等教育。现在,我只想专心学习,考上大学,等我完成了大学学业,我一定要让我最爱的妈妈过上更好的生活。

2

Ava Peng (中国)

18岁的时候,我第一次来到美国。我拜访了住在西雅图的叔叔,我期望在那里找到工作,并住在那里。我合法地获得了旅游签证,之后我真的希望我可以通过其他申请,然后获得美国公民身份。

后来我有一个必须每年重新申请一次的工作许可证,而且我从来没有逃过税。我攒了一些钱,还上了波士顿的一所顶级音乐学院,但由于我的学费没付完,我没拿到毕业证。FAFSA在那个时候没批准我的申请,所以我需要自己掏腰包。

我每周在那里的一家餐馆工作60-70个小时,在2012年我开始了我的音乐生涯。我是西雅图一个乐队的成员,当时那个乐队很受欢迎,我们去到有名的赌场、音乐会等等地方演奏。

他们给我的报酬很高,乐队的经理是一个很好的人,经常会给我们讲真实的美国是什么样的。他会让我和其他人一样玩,我们之间完全平等,没有什么种族歧视。感谢美国给了我机会!

但是后来我也遇到了一个问题,当我的避难申请被拒绝时,我不得不离开这里,现在我住在亚洲。我真的很想念我在美国的的朋友们,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面的。

3

Andrew (加拿大)

我打心底里就想当个美国人。我爱我的祖国,但他们显然不爱我。1984年,我和女朋友一起搬到了美国。她有一张绿卡,是合法的美国公民。而我是加拿大人,我们在美国结婚后她开始工作。

在那些时候,我可以非法干一些活,直到我们安排好我的合法身份。有一天,我的妻子回家跟我说,有一个可以给我用的SSN(Social Security Card,美国社会安全卡,它不仅用于报税,它还是被一般人看成能否在美国合法工作的一种凭据),我不知道这东西过程是如何运作的,后来,等我搞懂了,我的人生瞬间走上了巅峰!

在往后的24年里,我利用这个SSN建立了一家公司,雇佣了员工,做了志愿者工作,全额支付了我所有的税收,多年来,我的生活一直很充实。

作为对SSN的测试,我收到了2张NASD(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全国证券交易商协会)的许可证,这需要指纹,FBI的背景等等,以确保我是我说的那个人。我没有非法活动,而且多次进行驾驶执照检查,自认为没有任何问题。我甚至在法院旁听过两次。

但是,后来,我却跟妻子因为很多原因离婚了,于是我就离开了美国,回到了加拿大。在这里我几乎没有很长的工作经验,所以我在退休后几乎得不到任何补助。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把所有的钱都花在了我的侄女和侄子身上,让他们去读更好的学校,然而我在这条人生的小溪上却没有船桨。即便这样,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跟我的妻子结婚,在美国生活的时光是我人生当中最幸福充实的。

4

Kayla (墨西哥)

我是和父母一起来到美国的,当时我们是有访客签证的。我的母亲当时19岁,我的祖父在死亡边缘挣扎,她有18年没见过她爸爸了,她决定去看他。

我爸爸22岁,我才1岁!我母亲告诉我,他们当时是不想待在美国的,但他们最后只好留下了。回首过去,已经过去19年了,当他们通过了一项法案,我可以得到合法的暂住资格的时候,我很兴奋。

但是,我并没有真正过上“自由”的生活。我去找了一些可以帮我申请合法身份的律师,但没有成功,因为我当时去墨西哥看望了我的祖母,并在那里待了整整7个月。

因为我得不到申请,我的父母决定给我安排一场包办婚姻。起初我同意了,但一想到婚姻这件事,我就改变了主意,然而我的想法并没有什么用。他们带我进了结婚登记处,然后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婚了。最让我伤心的是,即使看到我在哭,他们也没有接受我的决定。

婚后生活过得一团糟,我告诉自己:我要离婚!虽然假结婚可以得到绿卡,但是我不打算这么做。如果没有办法解决我的问题,我就回墨西哥,大不了重新开始。

5

Joseph (巴西)

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来到了美国。爸妈把我和两个妹妹从巴西带回来,15年后,我们都拿到了绿卡。

2014年,22岁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她也是来自巴西的移民。她和她的家人持旅游签证来到这里,转而申请宗教签证,因为她爸爸是一位牧师。

在我们约会的8个月里,一切都进展得很好,但是好景不长,他们被剥夺了宗教签证,不得不回巴西。我在她离开前的那一天向她求婚,我用绿卡可以使她的身份合法化。

我们打算在2016年结婚,但在2015年3月,我们的生活发生了转折。当时她要来庆祝我们开始约会的一周年纪念日,她持有有效的旅游签证。她从巴西来到美国,在机场被拦下问话。

他们问她在美国的情况。她承认没有得到工作许可的情况下曾在美国做过几个月兼职,当即她就被遣返回了巴西!

从此,我没能见到她。我永远不会忘记那是我一生中最糟糕的日子。

现在她不能去看我,因为她的签证被取消了。他们建议等我的公民身份落实之后,然后再想办法把她的身份合法化。但是,我需要2年的时间才能成为公民。

我希望未婚妻能和我一起生活,我也会继续努力工作,并在这两年时间中,努力和她联系,为我们在美国建立一个美好的未来。我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我相信我们的爱情是忠贞不渝的,我们一定会在美国再次相聚!

6

Matthew Du (中国)

我以前在加拿大上学,2010年的时候搬到了德克萨斯州。那时候我还在想,因为我的种族问题,我会很难安定下来。然而事实并非如此。3个月后,我得到了第一份工作。我的家人在2012年全都搬到了这里。

当然,所有国家都有正反两面,但我仍然相信这里是机遇之地,因为这里拥有成功所需的所有资源。你不需要变得富有,就能享受到这个国家所能提供的所有特权。你可以过很美好的生活。这里的人都很乐于助人,你可以得到你应得的尊重。

我要感谢美国给了我一个追逐梦想的机会。

美国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狱,它没有那么可亲可近,也没有那么咄咄逼人,移民的人爱过它,也恨过它,但至少,他们都在这里成长了、收获了。移民,归根结底,是自我的一种选择,如果你觉得值得,那么就不要去回首,如果你觉得不值,那么就好好珍惜当下,身边的风景同样美好。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