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的幽灵在美国政坛游荡

2019年10月09日 14:02 互联网

自从1972年,共和党籍总统尼克松派人到华府水门大厦民主党总部安装窃听器,被逮个正着,引发尼克松面临国会弹劾而被迫辞职的“水门事件”,47年来,“门”就像一个幽灵在美国政坛游荡。接着有克林顿总统的“拉链门”、希拉里国务卿的“电邮门”,如今现任总统川普,陷入“通俄门”尚未完全脱身,又进入了“通乌门”,前面可能还有“通中门”在等着他。

一旦被“门”的幽灵缠住,后果极其严重。尼克松总统任期内颇有作为,因为“水门”被列入美国历史上最坏的总统;克林顿当总统时,美国经济进入繁荣期,消灭了财政赤字,国库盈余2000多亿,但他的形象一辈子被定格在与实习生莱温斯基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苟且的那一刻;希拉里的“电邮门”断送了她做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通往白宫之路,近日有人要捧她出来重披战袍,竞选总统,她的“电邮门”就立即被政治对手重启调查。川普的“通俄门”,自他上任起,纠缠了他3年多。经穆勒特别检察官历时两年、耗费2500万美元的调查,查无实据,但川普仍要面对在“通俄门”调查中干预司法的指控。“通俄门”调查,阻止了川普上任便筹划的联俄制中、埋葬为害人类百年的共产主义运动最后堡垒中共政权的大计,使得俄国在美中贸易战中,反而成了中共的支持者。川普本来有希望与里根比肩,成为美国又一个伟大总统而载入史册,“通俄门”却使他一提起俄国便心慌气短。

川普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通话,要求泽伦斯基调查前副总统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在拜登任职期间的2014年,入股乌克兰最大的天然气公司谋取利益。虽然川普是利用职权打击他总统竞选连任的民主党对手,但只要他没有与泽伦斯基做利益交换,并不违法。告发川普的检举人、中情局的一位官员,是听来的消息。如果这位中情局官员被请到国会用听来的消息作证,那么就开了一个先例,今后构建这个“门”、那个“门”,不需要第一手证据,道听途说便可。

不久还可能出现一个“通中门”。川普日前发推,说他将要求习近平帮助调查拜登的儿子亨利·拜登2013年乘坐空军二号与他父亲一起前往北京,把自己的公司入股中国的公司,为自己筹得15亿美元的事件。谁知道习近平答应没答应,如果答应了,“通中门”便是又一个幽灵缠住川普,川普与习近平有没有利益交换?川普多长几张嘴也说不清。其实川普与习近平利益交换一直在进行,最近媒体报道,他承诺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保持沉默,他与习近平交换了什么?是不是包括对拜登的调查?

美国的立国先贤为美国制定了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的制度,但先贤的智能不足以使他们预想到,立法对行政的过度制衡,已成为党争的工具。美国的民主制度,当然优于专制集权,但在西方民主国家中,美国的民主制度,弊端最多。

美国人的一生,大量时间耗费在被迫观看由制度所保障、于国计民生无益的党争戏码。这一点美国有识之士也看得清楚,二战后麦克阿瑟将军帮助日本实行宪政转型,便拒绝照搬美国的制度,而是博采各国民主制度之长,为日本制定了一部充分保障国民自由的宪法。因此日本也有党争,却不见有这个“门”、那个“门”。不仅日本,看西方世界的哪个国家,像美国这样,从“水门”到“拉链门”、“电邮门”、“通俄门”、“通乌门”、或许还有“通中门”,“门”的幽灵肆意在政坛游荡,驱之不散,挥之不去。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