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特‧拜登到底与中国有何瓜葛

2019年10月08日 08:08 互联网

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上周四与媒体记者交流时表示,除了乌克兰以外,中国也应该调查美国前副总统、现为民主党总统参选人的乔‧拜登(Joe Biden)以及其子亨特‧拜登(R. Hunter Biden)的商业往来。

以下是我们了解的拜登家族在中国的商业往来信息:

亨特‧拜登在中国有哪些商业利益?

拜登的次子亨特‧拜登现年49岁,是一名律师,拥有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渤海华美(上海)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 (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10%的股权。根据对熟悉这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情况的人士的采访,以及《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查阅的财务备案文档和其他官方企业记录,过去大约六年间,该公司代表其投资者将至少25亿美元投向了汽车、能源、采矿和科技领域的交易。

亨特‧拜登是这家被称为BHR Partners的公司的九位董事之一。该公司由一些大型中国国有股东控制,并主要由其提供资金支持。

川普讲过什么?

川普曾声称,亨特·拜登从中国政府的慷慨馈赠中获益,并“带着15亿美元资金离开中国”。川普还提到,渤海华美是在亨特·拜登于2013年12月乘坐空军二号飞往北京12天后正式注册的,当时他的父亲作为美国副总统对中国进行了正式访问。

川普未提供证据支持关于15亿美元资金的这一说法,这似乎是基于渤海华美曾经宣布的筹资目标。根据一名前雇员的说法,该公司主要通过从其他公司筹资进行投资。根据该公司的商业注册信息,其实收资本总额不到500万美元。

亨特·拜登说了什么?

亨特·拜登的发言人梅西雷斯(George Mesires)表示,渤海华美的董事会席位不是带薪职位,亨特·拜登并未收回他在该公司的初始投资。该公司的商业注册信息显示,亨特·拜登的实缴资本约为42.5万美元。根据该发言人和上述前雇员的说法,成立该公司的谈判提前好几个月就进行了,其股东在亨特·拜登乘坐空军二号出行前的那个月就已申请注册该公司。上述两人表示,该公司在副总统拜注销访中国后不久就正式注册纯属巧合。

渤海华美提交的文档显示,亨特·拜登自该公司成立以来一直担任董事,但他直到2017年10月才成为股东,也就是在他父亲作为副总统的任期结束之后。

渤海华美是家什么样的公司?

渤海华美自称是一家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为大型金主寻求可投资的企业,大多数投资目标都是位于中国的公司。

文档显示,渤海华美在多宗令人垂涎的交易中都分得了一杯羹:在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SNP, 600028.SH, 0386.HK)剥离的非石油业资产中持有价值9亿美元的股份;在中国广核集团(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Group, 003816.SH)上市前夕持有该集团价值1,000万美元的股权;加入了一个由十多家机构组成的财团,参与了对娱乐巨头万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Dalian Wanda Group Co.)旗下房地产业务44亿美元的私有化项目。有一段时间,渤海华美还在中国占据主导地位的网约车公司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中持有股份,并对领先的脸部识别技术公司旷视科技(Megvii Technology Inc.)进行了投资。除此之外,渤海华美还推出了多只投资基金。

文档指出,上述部分交易的投资者可迅速获得回报,但该公司还未能从其他交易中获利退出。

在美国,渤海华美于2015年参加了对密歇根汽车悬架系统生产商Henniges Automotive的6亿美元收购案,买下了49%的股份,但据一位参与这桩交易的银行家表示,谈判主要是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进行的,这家中国国有飞机公司购买了51%的股份。

  2013年12月,时任美国副总统乔‧拜登在北京,他身边分别是儿子亨特‧拜登和孙女芬尼根(Finnegan)。

谁是渤海华美的主要投资者?

渤海华美商业登记显示,该公司80%股权为中国实体控制。

由中国国有银行邮政储蓄银行、中国主要的开发银行、一只退休基金和中国银行组成的财团控股30%,大型共同基金集团嘉实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持有另外30%的股权。根据商业文档,另外三家实体分别控股10%。

亨特·拜登通过其拥有的公司Skaneateles LLC持股10%。该公司根据其母在纽约州北部的故乡命名。

渤海华美首席执行长为北京投资银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他在公司网站上解释了他对于打造一家在国内外都能开展交易的公司的理念:希望投资人网络多元化,兼有中国和外国合伙人,使得公司更加国际化。

渤海华美高管没有回应《华尔街日报》的置评请求。

亨特·拜登在上述公司中扮演什么角色?

目前尚不清楚亨特·拜登在渤海华美的交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有关该公司交易结构的细节未予公开。

据《纽约客》(The New Yorker)和《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刊登的文章称,亨特·拜登在中国还有其他关系,包括与现已债务违约的上海石油公司中国华信能源(CEFC China Energy Co.)的高管们的关系,这些高管当时正试图打入美国能源市场。驻台湾的分析师科尔(J.Michael Cole)曾撰文批评中国华信能源,并与该公司有过法律纠纷,科尔称,中国华信能源的律师曾多次将拜登家族描述为这家石油公司的朋友。

川普引用的数字源自何处?

川普谈到亨特·拜登的在华业务时提到15亿美元这个数字,其来源还不清楚,但《华尔街日报》曾在2014年7月援引渤海华美高管的话报道称,渤海华美正试图筹集这么多资金,以便在中国以外地区进行投资。这些高管表示,这项计划旨在利用中国政府正在推广的上海新自由贸易区,这个自由贸易区将简化渤海华美这种在上海注册的企业实施海外收购的进程。

去年出版的一本批评拜登商业活动的书中提到了这个15亿美元的数字,当时援引的唯一来源就是《华尔街日报》那篇文章。这本书受到川普的赞扬。施魏策尔(Peter Schweizer)在其所着的《秘密帝国》(Secret Empires)一书中说,在亨特·拜登乘坐空军二号飞往北京后,“亨特的公司随即在中国政府的资助下达成一项极不寻常的15亿美元的交易。”

渤海华美没有透露自己是否达到了筹资目标,但一位前雇员表示,这只是一个长期目标。

亨特·拜登在中国的商业关系是否不同寻常?

亨特·拜登在这家中国投资公司立足时,美国和中国的关系正处在上升期,两国间的资金流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容易。这位前雇员称,当时中国企业掀起了一波全球收购热潮,这样的趋势吸引了金融行业,当中包括与渤海华美合作的美国人士。

中国还有大量的私募股权公司,这些公司要么名号响亮,要么有政客亲属持股或担任董事会成员。高管们表示,这是为了能在拥挤不堪的行业中脱颖而出。

一位认识渤海华美负责人的中国私募股权投资者称,认知很重要。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