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比奥开炮 新疆实施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奴隶制

2019年10月20日 07:07 互联网

美国会暨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2019年10月17日再就新疆问题举行听证

研究新疆拘禁营的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专程去了美国的一家好市多(Costco)超市。在那里,他没有找到新疆和田泰达服饰公司生产的婴儿睡衣。店员指着空空的货架告诉他,不久前还在卖,不知什么原因最近被管理层要求下架了。

和田泰达服饰公司曾出现在中国国家电视台的黄金时段,为新疆的大规模拘禁营辩护。9月底,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对它和另外四家公司下达暂扣令(WRO),因为这些企业的产品全部或部分是由强迫劳工生产的。

过去一年多来,国际社会越来越多地将目光投向新疆的大规模拘禁营。 用郑国恩(Adrian

Zenz)的话说,这是“自犹太人大屠杀以来对某一族群和宗教信仰群体最大规模的拘禁”。

郑国恩说,拘禁新疆维吾尔人和穆斯林少数族裔是北京的一项长期战略。直到现在人们才终于清楚,这项战略背后的真正意图是什么。

星期四(10月17日),在美国国会暨行政当局的一场有关新疆的听证会上,他作证说:“北京正在将这些拘禁营转变为压迫企业。参与其中的企业不仅能获得政府高额补贴的好处,还能获得廉价的少数族裔劳动力。其结果是,它们得以压低全球价格,并把新疆变成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业模式。”

中国的官方文档、媒体报道、卫星图、 以及逃出拘禁营的亲历者证言……越来越多的新证据正在浮出水面,佐证这一说法。

中国政府为这些拘禁营辩护,称其为就业培训中心。官方媒体说,这些中心为当地人带来现代文明,那里的工人工资优渥。但是学者和活动人士却说,工人们收入微薄,有些甚至得不到报酬。更糟糕的是,他们其实别无选择。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政府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主席图尔克(Nury

Turkel)援引一名工人的话说,她的收入不足当地最低工资的一半。她还不得离开工厂。有人威胁说,否则就会把她送回拘禁营。

“新疆当局的高科技极权监控和制造的恐怖意味着,任何试图与之对抗的人都会把自己和家人置于巨大的风险中,”图尔克说。

美国共和党籍联邦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说,拘禁设施和工厂组成的网络将新疆变成了一个强迫劳动营,其规模大致相当于美国加州、蒙大拿州、德州、佛罗里达州面积的总和。

“数百吾尔人和其他主要为穆斯林的少数族裔在纺织厂和轻型制造业工厂中劳作。他们还被禁止从事信仰活动。简言之,这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奴隶制,”鲁比奥说。

不断有证据表明,这些在新疆拘禁营生产的商品已经流入包括美国在内的海外市场。今年5月,美国《华尔街日报》披露,包括可口可乐、卡夫亨氏公司、阿迪达斯、盖璞在内的美国多家知名食品公司和服装品牌都是新疆“不透明供应链的下游企业”。

新疆是中国最大的棉花生产基地,占中国棉花总产量的84%,是中国和国际市场棉花、纺织品、服装产品的主要供应地。

同样在星期四,37家人权组织致信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敦促当局颁布禁止进口中国生产的棉花、纺织品和服装饰品。一天前,澳洲两家知名企业宣布停止从新疆采购棉花。

在星期四的听证会上,专家们还敦促美国国会尽快通过《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

该法案上个月已经在参议院通过,目前正在等待众议院表决。

这项法案的牵头人之一、长期关注中国人权问题的共和党籍联邦众议员史密斯(Chris

Smith)说,他希望众议院能立即采取行动,通过这项法案。

他同时赞赏美国商务部上个星期将28个涉及打压新疆穆斯林的机构列入制裁名单,但是他说,这还远远不够 。

“我们还应该真正地,毫不手软地针对个人使用马格尼茨基制裁,因为这实在骇人听闻了。我们谈论反人类罪行,而这无异于种族灭绝,”史密斯说。

人权团体说,中国当局在新疆加强社会控制,其恶果还包括导致穆斯林家庭骨肉离散:孩子们被迫离开父母,进入政府兴办的福利机构和寄宿学校,逐渐丧失本民族的语言文化;无人看护的老人也只得在孤独中度过晚年。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