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组的那个男人终于回来了,日本警方也开始陷入深深地担忧 ...

2019年10月18日 19:07 读日本

因为威胁京都建筑公司的社长而入狱的山口组第六代目老大——高山清司,在服刑了6年以后,终于从府中刑务所释放出来。

就在高山出狱的前几日,跟他同一派系(名古屋弘道会)的丸山俊夫却将神户山口组系山健组的两名组员射杀,两组织间的战争一触即发。

也正是在这种局面下,高山的回归仿佛给组织打了一剂强心剂,扶持住了这将倾的大厦。

高山一般被称呼为「高山若头」,“若”虽然在日语里是年轻的意思,但在黑道里,「若头」是仅次于组长的人物,也是下一任组长最有力的候补,基本上有着和组长一样的实权。

高山能够成为若头的很重要的一点就是“筋を通す”。

“筋を通す”在黑道的世界里,是对他人评价很高的一句话。能背负这句话的人,说明他既有重视兄弟、讲义气的气度,也有随时为组织赴死的觉悟,此外还需要拥有被袭击也能够反击对手的强大体魄和头脑,以及击溃一切对手的“非情”。

高山因为“恐吓事件”被逮捕还是2010年11月,此后,山口组一分为三,除了上文提到过被射杀了两名组员的由井上邦雄・山健组组长创立的神户山口组以外,织田绊诚又把神户山口组分割出去部分,创立为任侠山口组。

就此,这三个组织形成了如今虽出自同根,却相互敌视的局面。

山健组的头目曾评价道:

“ 山口组现在的三足鼎立,是因为カシラ(若头)不在而发生的,如果他出来了,以他的情报收集能力和管理能力,重整纲纪,肃清组织,山口组也许就会不得不结束当下分裂的状态。”

对此,警方也早有警戒。

以丸山射杀山健组两名组员事件为契机,兵库县警、爱知县警、大阪府警联合起来将山口组总本部、神户山口组本部、山健组和弘道会的将近20多个据点查抄,并且布下了使用禁止的通告。

暴力团担当搜查员这样评价道:

“ 如果对出狱的高山放任不管的话,他迟早都能继承司忍六代目的位置,成为第七代目的老大,等他积累了足够的力量去通过暴力甚至发动战争合并其他两个组织时,事态就不可控制了,所以一定要阻止这种事情发生。像这样通过新防暴法弱化这两大组织,逼迫司和高的退位才是警察的真正目的。”

而反观高山的人生轨迹,其实正和山口组的兴衰变化呈现出了某种命运的暗合。

髙山1947年生于爱知县津岛,高中退学以后进入了黑道,20岁的时候成为了弘道会的前身——弘田组的组员。当时正赶上经济成长期,通过港湾荷役、土建、人材派遣、债券回收、洗钱等一系列手段,暴力团在此时进入鼎盛时期。

1984年,弘道会设立时髙山以若头的身份加入,成为了司六代目的心腹和得力参谋。

「司会长を日本一の亲分にする」(让司会长成为日本第一的父亲)这是高山的口头禅,不管是房还是车都会给司准备最好的。司会长如果赌博输了,无论几百万、几千万都会还上去。

但是随着时代的进步,防暴法日益严格,灰色收入渐渐消失,山口组从以前的日本第一组织逐渐沦落成了吃不饱饭的职业。

加之老龄化的逐渐加深,很多年轻时为组织贡献了一切的人,到老时却老无所依。就像上文提到的射杀其他组员的丸山,其实很大一部分动机在于,如今68岁,在组织里度过了大半生的他已经不知道继续衰老下去的自己还能去哪里,所以决定让监狱成为自己最后的归宿。

这在警察口中被称为「鉄砲玉」(一去不复返),这也是这些黑道老人们的悲惨写实。

黑道已经脱去了以前那种原始的力量控制,不得不考虑在法制健全、经济平稳的社会里“怎么挣钱”“怎么吸引新人”“怎么保障老人”这种现实的问题。

而出狱的高山面临的就是这样一个急需变革时代。可被收容了6年的他,仍然停留在6年前的那个黑道世界里。

证据之一就是,「筋を通す」的原则主义者髙山若头,出狱之后就发出了绝不认同山口组分家的声明,去和神户山口组和解交渉,任侠山口组也站在了反对的立场。

可这里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就算可以合并成以前那样的一个组织,以现在的山口组臃肿的机构,凭什么去养活那么多组员,还有他们的家庭以及如何应对老龄化问题。

井上组长也公开声明道:

「合流はあり得ない,やるかやられるかだ」(合流是不可能的,想打的话随时奉陪)

如果高山不接受组织已经四分五裂的现实,执意合并的话,最终结果就是三派的战争加上警察的严厉弹压。

对于出狱的高山来说,也对于现在的山口组来说,进一步是地狱,退一步亦是地狱。

END

本文为【谈日录】原创内容,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喜欢记得点个关注哦~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