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评:互撕大战中回望加中关系的点点滴滴

2019年01月24日 03:03 星星生活

A-

A

A+

先从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谈起。在旁人的协助下,面对镜头终于用中文说出“新年快乐,恭喜发财”的祝福,但少了过去在活动中时常说起的“加拿大和中国人民是好朋友。”感觉在担任驻华大使之后他的中文有所退步,或许也是目前严峻的中加关系所致。

【图: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家廉2019年1月22日与多伦多华媒体座谈。摄影:捷克佳】

麦家廉(John McCallum),加拿大联邦自由党的资深政治人物,在自由党执政期间,他曾先后出任加拿大国防部长、退伍军人事务部长、税务部长和移民难民及公民部长。

万锦是麦家廉迈向政坛的起始地,在2000年联邦大选中,麦家廉代表联邦自由党竞逐万锦选区并首度当选国会议员,其后尽管所在选区小有调整,但他一直连任直至2017年初被调任加拿大驻华大使,并在同年3月赴京接替前任大使赵朴(Guy Saint-Jacques)履新。

在大多伦多地区,华人社区的活动可谓多如牛毛,众多走场的政界人物都有以假乱真的官方中文姓名,其中的“一喉两枪”令人印象深刻。

“一喉”是万锦市市长薛家平(Frank Scarpitti),多年来,《上海滩》和《月亮代表我的心》这两首中文歌被他唱了N遍,估计他还会继续唱下去。

“两枪”分别是詹嘉礼(Jim Karygiannis)和麦家廉,这是两位烟瘾极大的政坛人物。前者是原联邦自由党国会议员,但始终未获重用,后来离开联邦转战市选,现为多伦多市议员,他的家族公司与中国有不少商贸往来。

【图:麦家廉最放松的时刻。摄影:捷克佳】

再说麦家廉,自2002年担任他国防部长时彼此便有过接触。相识多年,虽然没有进行过专访,但和他交流最多的地点竟然是在餐馆的门外。活动间隙溜出场外,和烟友们聚一下,抽几口过过瘾。他说,太太劝过很多次,他也努力保证过,但就是戒不掉。

就目前而言,随着华为孟晚舟事件的不断发酵,加拿大与中国日前分别发布旅游预警,在互撕大战中,这个相互伤害的最新手段,已经将此前的拘捕个体提升至对群体的影响。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为人所称道源远流长的中加关系此刻已跌入历史的冰点。

可以说,加中两国实际上已撕破了半张脸,一暗一明,破损的一方是加拿大。

在中国方面,最高决策层仍稳居幕后。中国外交部以发言人不时放盐(言),为这出大戏不断增添戏码之外,冲锋在前的是中国驻加拿大特命全权大使卢沙野。

【图:现任中国驻加拿大特命全权大使卢沙野。资料图】

卢沙野大使先后在加拿大《环球邮报》和《国会山时报》发表署名文章,阐述中方立场,严词斥责加拿大的傲慢与偏见。近日还接受中加记者集体采访,表明当前两国关系遭遇波折的症结所在,除双方关注的人员之外,还涉及华为参与加拿大5G建设,中加自贸谈判,中加关系未来走向等热点话题。

作为等级最高的外交代表,特命全权大使在驻在国有代表本国国家元首和政府向驻在国表达意见或达成协议的全权。

但在加拿大一侧,几乎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记者出身的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曾在加欧签署自贸协定上大显身手,但在中加两国交恶时的作为却极为有限。最新的消息是她可能会在达沃斯论坛寻求国际社会的支持,提及被中国拘捕和判刑的加拿大公民。

曾一度缄默的联邦总理特鲁多,现在则被直接推到前线堵枪眼。作为加拿大最高政府首脑,特鲁多先是与美国总统特朗普通电话商讨孟晚舟引渡事宜,后又为被拘押的加拿大人发声,再又联合多个盟国,为在中国被判死刑的加拿大毒贩谢伦伯格求情。

【图:麦家廉2019年1月22日与多伦多华媒体座谈会现场。摄影:捷克佳】

不过,正如麦家廉大使元月22日在万锦华夏中心与多伦多本地华媒座谈沟通时所言,中加两国首脑直接沟通目前还不是最佳时机,那是两国交手的极终武器。

有人认为,现任驻加大使卢沙野太具攻击性,以禁止华为5G威胁加拿大面临严重后果。麦家廉在座谈时表示,这一说法已被中国外交部否认,他自己更愿意相信外交部的说辞。他说,这件事情看起来像是卢大使被他的上级纠正了。

从事媒体近二十年间,先后接触的中国驻加拿大大使有梅平(1998.04-2005.03),卢树民(2005.03-2008.05),兰立俊(2008.06-2010.12),章均赛(2010.12-2014.04),罗照辉(2014.05-2016.09),和现任大使卢沙野(2017.02至今)。

说到中国大使,不得不提颇具传奇色彩的麦坚迪家族。在这个加拿大的政治家族中,先后走出过三位加拿大政治人物,以及三位中国驻外大使,其中的两位大使就是卢树民和兰立俊,另外一位张援远曾任中国驻比利时大使。顺带提一句,卢树民是2001年4月发生的中美南海撞机事件中方代表团团长。

【图:2010年10月5日晚,安省政府与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在安省议会大厦内联合举行庆祝酒会,隆重纪念中加两国建交40周年。摄影:捷克佳】

麦坚迪(Dalton McGuinty)2003年至2013年间曾任安省省长,在2010年10月纪念中加两国建交40周年的酒会上,麦坚迪省长回忆说,他与中国的关系实在是不同寻常。上世纪70年代初,中国首批公派加拿大渥太华的9名留学生中有3人住在他的家中。

麦坚迪当时是学生,家中还有5兄弟和4姐妹。他说,通过与这些中国留学生的交往,进一步认识了当时还颇为神秘的中国,彼此间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省长的父亲老麦坚迪(Dalton McGuinty Sr.)在上世纪70年代是一位大学教授和渥太华教育局的教育委员,80年代后期当选为安省议员,他的弟弟大卫-麦坚迪(David McGuinty)2004年当选为渥太华南选区的联邦国会议员并连任至今。

但麦坚迪本人却在2012年10月年因饱受抨击的电厂丑闻宣布辞职,后在2013年年初将省长一职交给新的党魁韦恩(Kathleen Wynne)。在2018年的省选中,安省自由党以惨败而告终。

对比近些年来加拿大联邦的两大执政党,保守党和自由党。相比而言,自由党与中国的关系更为密切是不容置疑的。

想当年,自由党的克里靖(Jean Chretien)和马田(Paul Martin)担任总理期间,不断派遣大规模的加拿大商务代表团访问中国,两国着力于经贸文化的深度交流,中加关系十分密切。

但在保守党哈珀(Stephen Harper)担任总理(2006-2015)的执政初期,受意识形态的影响,中加关系一度跌入谷底。哈珀曾多次次呼吁中国尊重人权,并拒绝参加北京奥运开幕式。在其上任近四年时的2009年12月,哈珀才首访中国,其后在2012年2月和2014年11月完成任内的第二次和第三次访华。期间的中海油收购加拿大尼克森公司一度成为两国的拉锯战。

【图:2013年3月25日,哈珀总理在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迎接来自中国的两只大熊猫大毛、二顺。摄影:捷克佳】

不过,中国对加拿大的确是以礼相待,最著名莫过于“熊猫外交”。在哈珀第二次访华期间,与中国签署协定,一对大熊猫将旅居加拿大十年。还记得2013年3月,运载两只大熊猫专机抵达多伦多皮尔逊国际机场时的场景,哈珀总理亲临机场以极其隆重的高规格礼仪迎接来自中国的国宝。此时的中加关系已经大步向前。

现任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上台后,中加关系翻开新的篇章。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现任总理的父亲皮埃尔•特鲁多(Pierre Trudeau)是中加两国建交的开创者。1970年,在老特鲁多执政期间,加拿大与中国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成为继英国和法国之后第三个正式承认新中国的西方国家。特鲁多并于1973年以总理身份首次访问中国。

【图:2016年2月,加中建交45周年珍贵史料图片展。摄影:捷克佳】

在2016年2月举办的“加中建交45周年珍贵史料图片展”中,共有40幅照片展出,其中一幅是1983年6月,中国杂技团访问加拿大,现任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被杂技团团员高高举起。

时任联邦三民(移民、难民、公民)部长的麦家廉在那次活动中将中加关系简化为三段论,从早期的白求恩到特鲁多执政期间两国建交,再到新时期子承父业的小特鲁多,他认为这些都是中加友谊的基础,加拿大人与中国人长期以来就是好朋友。

【图:2017年1月31日,中国农历新年大年初四,中国春节庆祝活动在渥太华国会山举行,特鲁多总理被围观。摄影:捷克佳】

但是,这层亲密的关系有时也是一种负担。2015年10月,特鲁多领导的自由党在联邦大选中胜出,相隔近十年重新执政,成为加拿大史上首位父子档总理。2016年8月,特鲁多首次访华受到热烈欢迎。不过,知情人士透露说,特鲁多似乎有一些怨言,他没有摆脱掉父子辈分的影响。

特鲁多2017年12月的第二次访华被外界认定是一次失败的出访。原定的记者会被取消,有关中加自贸谈判的时间表也未能出炉。其中的原因是加方高调渲染其价值观,协定中一定要提及环境、男女平等、以及劳工保障等内容。

【图:加中建交45周年珍贵史料图片展中,老特鲁多1973年首次访华照片。摄影:捷克佳】

相比而言,老特鲁多具有极高的政治智能,信步游走于世界各国。在与美国保持一定距离的同时,还能同时与中国、古巴等保持良好关系。他与卡斯特罗的私交甚好,2018年在社交媒体中甚至一度传出小特鲁多是已故古巴领袖卡斯特罗的儿子的假新闻。

或许是年轻的缘故,现任总理特鲁多颜值颇高,自上任以来,关注更多的是细枝末节,在“政治正确”的道路上走的有些远,如民众不应该使用“mankind”一词,而应该使用没有性别指向独创的“peoplekind”,以及政府机构要使用中性或者模糊性别的词语等,在收容难民以及大麻合法化上更是争议不断。

有评论人士认为,自由党一手好牌,被特鲁多打了稀巴烂。

加中两国有几组数字值得关注。一是双方贸易额,中方数据显示,2017年,中加贸易额517.56亿美元。同比增长13.3%。其中,中国出口313.85亿美元,进口203.71亿美元。中国是加第二大贸易伙伴、进口来源地及出口市场。但尽管如此,与美国相比,总额远逊于排名第一名的美国。

【图:加拿大贸易统计2017年数据】

圣诞新年期间,和多伦多几位经营超市的大佬有过接触,三位分别都有自己连锁店的老板合计起来,从中国单项进口的贸易额就有1亿元(加元)。可见,贸易额中的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是针对华人群体自身。

另一组值得关注的数值是为加拿大带来丰厚财源的留学生。还是来自中方的数据,截至2017年底,共有3800余名加留学生在华学习,中国在加留学生约19.2万人。记得去年5月4日晚在为即将离任的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何炜举行的离任招待会上,他提及,多伦多大学则是全球唯一在校中国留学生超过一万人的大学。

再回到麦家廉大使。平心而论,特鲁多十分重视加中关系,选派自由党重臣麦家廉出任大使便是一例。麦家廉的太太林秀英(Nancy Lim)是华人,三个儿子也分别迎娶三位华人为妻,其家族与中国有一种无形的亲近关系,这在近些年派驻的驻华大使中十分难得。

【图:2006年6月19日,承载历史之重的人头税“平反列车”自温哥华驶抵多伦多。穿越当年铁路华工以血汗构筑连贯加拿大东西部的大动脉,沿途汇集各地的人头税苦主及后裔,列车最终目的地是首都渥太华。哈珀总理22日在渥太华正式宣布平反人头税,以中文说出“加拿大道歉”。摄影:捷克佳】

中加关系最著名的人物是白求恩,这是每每都会被提及的灵魂人物,老三篇中传颂的是他“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其实,加中关系源远流长,早期的铁路华工对加拿大联邦建立做出巨大贡献,平反人头税那年,多伦多联合车站站台上,老人家人手捧“最后一颗道钉”的画面至今仍历历在目。

虽然没赶上六十年代初加拿大援华的小麦,自己却在七十年代初吃过加拿大荞麦,那是口粮分粗粮、细粮凭票供应的年代。记忆中,那是继白求恩之后,第二次对加拿大这个国家产生好感。

【图:曾出任加拿大亚太基金会副总裁的文佳兰是中国通,在其著作《竹石》成为一位维系华西历史传承的考古者。摄影:捷克佳】

在多年的采访中,还了解到120多年前在成都行医办学的加拿大传教士,他们在中国创立华西协合大学,华西被誉为中国口腔医学的发轫地,对中国现代医学发展的影响功不可没。

【图:2016年10月14日,《加拿大人在中国》老照片展在大多伦多文化中心对公众展出。摄影:捷克佳】

华西“加拿大子校”(Canadian School,简称CS)校友会至今仍在延续,这些CS学生及其后人每年仍定期在多伦多举行年度聚会。2016年10月,《加拿大人在中国》老照片展便记录记录了加中两国民间早期交往的历史瞬间。

【图:《星星生活》周刊第504期(2011年5月27日出版)刊发对斯图尔特的专访】

还有曾经采访过的白求恩传记权威历史作家斯图尔特(Roderick Stewart),还记得他说找个机会一起喝茶,但没成想他2018年辞世,相约喝茶却就此成为遗愿。

【图:2018年4月,由世界顶尖医生及专家率队的“当代白求恩在行动”医疗队启程前举行新闻发布会,他们将前往中国多间医院进行免费义诊及学术交流,这是加拿大白求恩医学发展协会(BMDAC)成立8年以来第16次组织医疗队奔赴中国。摄影:捷克佳】

还有加拿大民众收养中国孤儿的群体,以及加拿大“当代白求恩在行动”医疗队多次奔赴中国免费义诊等等,等等……

回顾中加两国的传统友谊十分深厚,似乎牢不可破,但无意间却被孟晚舟事件所撼动,导致两国关系急剧恶化。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角力,加拿大却成为受害者,身为加拿大华人,为此深感遗憾,一方是祖籍国,一方是祖国,真心希望加中两国能找到完满解决的方案。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