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移民冬季感悟:思乡情怀和活在现在

2019年01月24日 02:02 互联网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又是一年一度的中国春节将至,那天笔者在商场购物,先是在Walmart发现布置成专柜的春节商品在卖,随后又在附近的华人超市看到。定睛望着摆得满满腾腾的红色福字、吉祥猪娃、鞭炮挂饰、折叠灯笼、精致红包,作为一名在温哥华住了十几年的老移民,一下子思绪万千。

也许在部分华人眼里,这些春节饰品都是老掉牙的东西了,很少有人去买。笔者看了却有些扎心的疼,感慨有些事情过去了,就再也回不去。小时候一到过年,和父母一起彻彻底底打扫家里的卫生,在家门口贴上大大的福字和对联。再聚在一起包饺子,往里面放几粒花生豆,谁吃到谁就更有福气,那时为了吃到有花生豆的饺子,会把自己吃到撑。前一阵在温哥华过圣诞节,我也象小时候过年一样包饺子,让孩子帮我放进花生豆,小儿子为了吃到那种特殊饺子,也把自己吃到撑。

岁月流逝,地点转换,我努力把美好记忆留住,传递下去,能不能够成功并不知晓,只是现在就想这样做。圣诞前夜如同中国的大年三十,家里早就挂上圣诞装饰,孩子们期待着第二天一早的圣诞礼物。晚上带儿子在家门口圣诞灯前,放起简简单单的手持烟花。他问我为什么要放?我说,因为小时候我们过年都放,温哥华的圣诞节就和中国的春节一样。在温哥华过年,和这里的许多华人家庭一样,我会给孩子送红包。大年初一早上发,试图把给红包仪式搞得和笔者小时候经历的一样,却发现挺难,习惯说英语的子女要教上一阵,才能顺顺当当把拜年祝词说全说对。更搞笑的是,小儿子在外面接受过一些商家派发的红包,里面装的是金币巧克力,他很爱吃。结果看到爸妈发的红包里没有巧克力,只有纸币时,居然生气地要哭。整个送红包仪式常常被子女变得充满滑稽、荒诞色彩。

所以,一到圣诞和春节前后,思乡情怀和活在现在就一直纠缠着温哥华的我,其他华裔移民可能也有类似感觉。我会在过圣诞时挂上圣诞灯饰,也会在过春节时给家里的房间门贴上福字。家的大门口不敢贴,因为听说有小偷专门偷窃挂有福字的华人住家,同时也不想显得和周围邻居太不一样。圣诞灯饰会挂很久,圣诞元旦时打开,春节时再次在夜晚打开,直到正月十五。熟悉的邻居知道我们在庆祝中国新年,以自己独特又混杂的方式。

思绪再次回到华人、西人商场内琳琅满目的春节饰品,一看到这些亲切的对象,就知道又要过年。移民十几年,我家春节一般不会回国,因此这是又一年留在温哥华过年,又一年无法陪伴父母。由于北京冬季气候不佳,爸妈前往海南过年。视频通话时,看到老妈白发新增不少,建议她染下,她笑呵呵说“过年前再染。”老爸老妈非常喜欢海南,看着他们在海边、在椰子树下、在五颜六色的鲜花前拍照留影,喜笑颜开的样子让人很是欣慰。

子女移民后,很多华裔老人并不喜欢到温哥华生活,语言、文化不同,让老人们过得挺憋闷,常常说着要回国。笔者虽然一直希望父母前来温哥华居住一段时间,但是现在渐渐学会释然,对父母最大的理解和孝心,其实是让他们留在喜欢的地方过幸福晚年。选择移民,很大机率会造成和父母相聚的时间减少,即使无奈和心痛,也只有顺其自然接受。

小时候和父母相聚的幸福永远是美好回忆,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后这种相聚越来越少,也许是种必然。无论老人还是子女,是不是该渐渐活出各自的自由,“现在”毕竟和“过去”不一样,父母的生活是父母的,子女的生活则是子女的。彼此不干涉、不插手,互相尊重,才会少些父母和子女之间的矛盾和抱怨。

想起上个周末,陪小儿子在温哥华雪山学滑雪,玩了练了笑了累了,肩并肩坐在雪地上休息,他把戴着雪盔的脑袋靠在我怀里。正前方一位华人妈妈也在陪孩子学滑雪,她在雪地里之字形快跑,让女儿滑着雪板追她,好练习拐弯,母女的笑声叫声留下一路。

突然很感动,我和那位妈妈都努力活在现在,给孩子一个美好童年,即使明明知道,长大成人后子女会距离自己越来越远。那就更应该珍惜宝贵的相聚时光,等到了望着孩子背影渐行渐远的时候,父母也努力过好余生。

星河:用文本纪录经历感悟,释放喜怒哀乐。写子女写另一半,写故乡的家人和自己的想念,也写在异乡的期望与坚守。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