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戴小红帽嘲弄原住民?全美被这段视频耍了

2019年01月22日 19:07 观察者网

A-

A

A+

“一个原住民越战老兵(电视剧),被带着特朗普标志性MAGA小红帽的青少年包围、嘲笑”……这个视频片段从上周五开始在社交媒体疯传,一时间引发巨大舆论风波。与大部分网友一样,美国各大主流媒体迅速跟风指责这些青年,争相采访这位声泪俱下的老兵。

但很快,更多现场视频流出后,此事出现反转,更多的真相才开始被发掘。

当地时间上周五(1月18日),有人在社交媒体instagram上传了一段“戴着MAGA帽子的男孩与原住民老兵对峙”的视频。(观察者网注:MAGA帽子即特朗普标志性的小红帽,代表其“让美国再次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号)

该视频经过推特用户的转发分享后,迅速流传,引发关注。

这段最初流传的视频中,一群美国青少年18日下午聚集在林肯纪念堂前的广场上,其中有人头戴“MAGA”小红帽。他们中间,有几位敲着鼓唱着歌的人。视频画面最终聚焦于一位打头的敲鼓人和一位头戴小红帽的男孩身上,老人对着男孩敲鼓唱歌,男孩则一动不动面带些许微笑看着老人。

该视频中这一画面从53秒一直持续到3分44秒结束,周围的人有的在拍照,有的在拍手,有的在欢呼。隐约可以听见旁边有人问:“发生了什么?”(What's going on?)

在instgram上传的另一段视频中,这位击鼓老人说,一些学生在高喊“修那堵墙”,他边说边擦眼泪:“这是原住民的土地,这里不应该有围墙。一千年来我们从未这样做过。我们从未有过监狱,我们总是照顾我们的长辈,照顾我们的孩子,供养他们,教他们明辨是非。我希望我能看到那种能量……把精力用在让这个国家变得非常非常伟大上。”

以上均为视频截图

随后,广场上聚集的青少年的身份被确认,他们是肯塔基州帕克山的科温顿天主教高中(Covington Catholic High School)的学生,18日正在华盛顿特区参加反堕胎活动人士一年一度的集会——“为生命游行”(March for Life)。

据“今日印第安人之乡”(Indian Country Today)网站介绍,击鼓老人是奥马哈市的一名原住民,也是一名越战老兵,名叫菲利普斯(Nathan Phillips),今年64岁。当时在阿灵顿国家公墓举行纪念美国原住民退伍军人的仪式。

美国各大主流媒体跟风、学校道歉

上述两个视频片段在网上迅速流传,引发愤怒,舆论几乎都在批评“头戴小红帽的高中生嘲弄原住民”。同时,美国各大主流媒体跟风、学校发声明道歉。

《华盛顿邮报》在19日采访了菲利普斯,报道描述视频中的男孩“脸上挂着无情的假笑”(wearing a relentless smirk)。

采访中,菲利普斯说他感觉受到了这些青少年的威胁,当他和其他活动人士结束游行并准备离开时,他们簇拥在他身边。

“事情变得越来越糟,我当时想‘我必须给自己找个出口,走出这种状况,在林肯纪念堂唱完我的歌’。我开始朝那个方向走,那个戴帽子的家伙挡住了我的去路,我们陷入了僵局。他挡住了我的去路,不让我撤退。”

菲利普斯说自己一边打鼓一边唱歌,然后想着他的妻子肖莎娜(Shoshana),她4年前死于骨髓癌。他说,他还想起了还有世界各地土着社区面临的各种威胁。

《华盛顿邮报》在另一篇报道中还提到,一些反对堕胎的人士认为,这次游行变得过于党派化,与政治上保守的人物过于一致,特别是特朗普。

《华盛顿邮报》截图

《底特律自由报》也采访了菲利普斯,但他对该报的说法与对《华盛顿邮报》的说法有些出入,他说,这起事件始于男孩们开始攻击四名非裔美国人,所以他决定介入。“有那么一刻,我意识到我把自己置身于野兽和猎物之间。这些年轻人是野兽,这些黑人是他们的猎物。”

不过,在事件发酵时,这些细微差别没有被放大,美国主流媒体关注的都是头戴“MAGA”小红帽的学生“嘲笑原住民”。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截图

美联社截图

此外,涉事高中19日发表声明,向菲利普斯道歉,并表示正在进行调查,并将采取“适当的行动,包括开除”。

“我们向菲利普斯先生致以最深切的歉意,这种行为违背了教会关于尊重人的尊严的教义。”

组织周五游行的“原住民运动”(Indigenous Peoples Movement)在一份声明中称,这起事件“象征着我们在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

“它清楚地表明,我们对土着人民被边缘化和不受尊重的关切是正确的,它表明传统知识正在被忽视,尤其是被那些最应该听取的人忽视。”

站出来指责的还有美国政客。

民主党众议员哈兰德(Deb Haaland)说,这段视频让人不忍心看。她是天主教徒,她说:“看到天主教学校的一群学生这么不宽容,我感到很难过。”

去年的中期选举,哈兰德与民主党众议员戴维斯(Sharice Davids)一起成为首批当选国会议员的美国原住民女性之一。

新视频曝光,冲突第三方浮出水面(电视剧)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当地时间21日报道,周日(20日),一则新现场视频的出现还原了更多真相。

在新的视频中,有另外一拨人用轻蔑和粗俗的语言嘲弄这些高中生。据悉,这些黑人来自“希伯来以色列人”(Hebrew Israelites),这是一个认为自己是古以色列人后裔的美国黑人群体。《纽约时报》将其称为“仇恨狂热者”(hate cult)。

另外,20日,一名声称自己就是与菲利普斯对视的学生尼克·桑德曼(Nick Sandmann)发表声明,表示学生们的行为被错误地解读为种族歧视。他说,学生们决定提高嗓门,以掩盖希伯来以色列人的煽动性言论,而不是恐吓或嘲笑菲利普斯。

新的视频近两个小时。一开始,广场上3名穿黑衣的男子在大声发表自己的观点,随后与几名女性发生争执。

镜头移过人群,拍到了这些少年,有人戴着“MAGA”小红帽。有一个声音说:“然后你看到那些傲慢的混蛋戴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你为什么不生他们的气?”

后来,争执的女性离开,这些人把注意力转向了广场上的原住民活动人士:“你们都在谈论和平,和平,和平——不会有和平的。”

“美国什么时候对我们的人民来说是伟大的?什么时候对北美印第安人来说是伟大的?”

而广场上的学生,则是在当天早些时候在华盛顿参加“为生命而游行”集会,林肯纪念堂是他们的会面地点,这样他们就可以乘公共汽车返回肯塔基州。

当时,随着学生人数的增加,一些人开始批评他们的“种族主义”帽子,将他们称为“疯子”和“乱伦儿童”。

在视频播放到1小时的时候,学生开始进行回应。根据尼克·桑德曼的说法:“我们组的一名学生请求老师允许我们开始我们的校园精神圣歌,以对抗那些对我们大喊的可恨的事情。”这些口号常用于体育比赛。

后来,菲利普斯就在几个拿着鼓和相机的人的簇拥下进入了镜头。视频捕捉到了菲利普斯走进这群青少年时的情景。

视频截图

至于之后男孩与菲利普斯对视的事情,目前各有各的说法。尽管新视频还原了事件部分背景,当天各方行为的真实情况还有待考证。但是目前的视频中没有听到有菲利普斯此前所说的“建墙”的声音。

菲利普斯告诉CNN:“我很害怕。我不喜欢‘恨’这个词。我甚至不喜欢这样说,但这是毫无节制的仇恨。就像一场风暴。”

但是尼克·桑德曼否认自己阻挡了菲利普斯的去路,并坚称是菲利普斯和他“对视”。他还否认有人说过“修那堵墙”或任何可恨的话。

“我不是故意对抗议者做鬼脸。我是笑了下,因为我想让他知道,我不会变得愤怒、害怕,也不会挑起一场更大的对抗。”

周一(21日)下午,推特封禁了账户@2020fight。CNN称,是该账户的转发,才让最初的视频开始大面积扩散。

该账号注册于2016年12月,表面上看是一位名叫塔里亚(Talia)的加州女子的推特,简介上写着“老师和倡导者”。自今年年初以来,该账号平均每天发130次推特,拥有4万多名粉丝。

上周五晚些时候,该账号发布了一段关于此事的一分钟长的视频,配上文本:“这位MAGA失败者高兴地扰乱原住民游行中的一名美国原住民抗议者。”CNN看到这段视频时,至少已经被浏览了250万次,被转发了14400次。

观察者网查询时,该账号已经被封

事情反转后,福克斯新闻(FOX)指责CNN、《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媒体一开始的跟风报道,称这很“荒唐”。

福克斯新闻表示,这些高中生因为他们的信仰、他们的肤色和他们对“使美国再次伟大”的奉献精神,一直受到政治审判。他们应该得到道歉。

“有很多成年人都应该向这些十几岁的男孩道歉——从主流媒体的说谎者开始。戴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棒球帽不是一种罪过,但作伪证是一种罪过。”

《纽约时报》:我们如何摧毁我们的生活?

21日,《纽约时报》发了一篇专栏作家大卫·布鲁克斯(David Brooks)写的文章《今天,我们如何摧毁我们的生活》。

《纽约时报》截图

布鲁克斯说,在社交媒体时代,政治两极化成了病毒肥皂剧,揪住那些你认为与你意见相反的人不放,传播他们的“黑暗心灵”。

在这样的时代,主流媒体成了在社交网络上摇着尾巴的狗。如果你想让你的故事被放在好位置,如果你想获得职业上的回报,你必须创造页面浏览量——你必须煽动社交媒体。而这样做的后果则是加深读者的偏见。

他认为,这次事件的重点是,一种我们还不知道如何控制的新技术已经融入了美国文化。在这种技术中,刻板印象比人更突出,瞬间比一个故事更重要,主要的活动是向世界证明你在道德上优于其他。

此事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人们急于做出判断,于是被粗鲁的偏见和社会刻板印象推动着。

他希望,这事可以成为一个转折点,至少可以让一些人开始思考,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应该如何表现得体。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