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入5万 却连吃饭都成问题 加拿大的生活有多艰难?

2019年01月22日 07:07 芷语

近日,加拿大正在全国范围撤出捐衣箱。不到10天时间,温哥华和多伦多相继发生捐衣箱夹死人事件。35岁的女死者被人发现时,还有一半身体露在捐衣箱外面!很多人痛批:这是“吃人的捐衣箱”,也有人一针见血地指出:“吃人的不是捐衣箱,而是贫穷。”

加拿大是一个成熟的工业国,但是加拿大的穷人一样很多。他们并不一定就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他们有一份甚至两份以上的工作,然而他们却过着你可能想象不到的穷困生活……

温哥华的高楼,一个“蜘蛛人”挂在外墙,远远看去,只有一团黑影。如果镜头拉近,你会看到一个红头发的男子,风吹着头发,狠狠地打在他脸上,鸟在他脚下飞。他使劲地擦着玻璃,偶尔扭头看一眼远处的群山,猛吸一口气。

他叫Shawn Moeau,45岁。几年前,他带着妻子和孩子从埃德蒙顿一路驱车来到温哥华,所有的家当都在他们开的那辆70年代的房车里。

他们到达大温的第一站是素里的Guildford,这时候他们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却一直找不到工作。无奈之下,他们求助了社会福利机构。那段时间,他们住房车、借住朋友家、住避难所,一直颠沛流离。拿到租房补助后, 他们马上在素里找到一个二居室,月租金750元。

踏入那间宽敞明亮的房间时,一家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安定了。”

然而,一周后,他们接到了BC Housing的电话——温哥华市中心有一间两居室,每月599元。Shawn觉得,在温哥华可以更容易找到工作,而且孩子可以上的小学是在步行距离之内。唯一的问题是,那里是温哥华臭名昭著的市中心东端,以贫穷、吸毒和性工作闻名。

几经权衡,急于就业的Shawn一家接受了,搬到了温市东端,带着一些陈旧的、从上套房子里接手过来的家具。

“新”公寓却像一场噩梦。头一天晚上,太太在公寓的每一个房间里都发现了臭虫,小女儿的手臂,从手腕到肘部,全被虫子咬成了红色。他们给物业经理打电话,两次除虫之后,虫子又回来了,它们从天花板掉下来,在地毯上爬来爬去。

这时候Shawn已经开始了他的高空洗窗工作,他还花了700元买了一套清洗工具。然而,除虫专家告诉他们,家里所有的东西都要清理,否则臭虫永远都会在。就这样,他们失去了全部的衣服和家具,包括那套700元的谋生工具……

日子再一次被清零,但总还得继续。Shawn重新开始,用自己的努力劳动换取一家人的温饱;妻子参加了社区行动计划的提供网络课程,学习工作技能,期望能顺利就业;女孩们在学校时还可以享用免费的午餐,至少这一餐不会饿到;她们还参加了市中心东端的一个帮助提高中学毕业率的免费项目,包括家庭作业俱乐部等。

生活在慢慢改善。Shawn每天卖力地工作,想为家人提供好的生活,或许,从换租一套房子开始?然而房租永远在涨。他们节衣缩食,购物上Craigslist和救世军,每个月去一次肯德基“吃大餐”,每个月只有这么一次,他们可以尽情地大口地吃肉。

近日,Shawn发现了一件事:船只在港湾停泊的年费约5000加元。这让他产生一个想法:既然买不起房,为何不买艘船住到海上去?他已经暗暗下决心,要在一两年内实现这个梦。

加拿大穷人的生活是怎样的?

在加拿大,像Shawn这样努力工作却难脱离贫困的家庭比比皆是,日益高企的房价,也让越来越多人难拥有一个稳定的住所,更别提购买自己的物业。当我们在抱怨住房不可负担的时候,同时还有很多人,连饭都吃不上。

知识问答网站Quora上有一个问题:“加拿大穷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一个叫Albert Wells的加拿大人是这样回答的:4岁的时候父亲离开了,那时候妹妹刚7岁,而我的母亲只读到8年级,没有任何工作技能。为了养活3个孩子,她在农场采果子、编织、帮人看宠物,什么都做,但很难养活全家。

“有一天,我们实在太饿了,她去后院抓了一把蒲公英……这就是我们那天吃的所有的东西。在水果采摘季节,劳作一天的她会带回来一些水果,那就是我们当天的食物。”

生活不容易。在这样的条件下,Albert和姐姐很早就开始打工补贴家用,他除草、甚至上工地上做一些体力活,妹妹也帮别人照看孩子换取微薄的收入。他常常饿得眼冒金星,没有早餐,前一晚没有晚餐,只能等待午餐。

在他家,几乎每周才能洗一次澡,理发都是由母亲操刀。因为穷,无法参加一些课外体育活动,放了学必须回家帮忙家务,社交上也被其他孩子嫌弃,很少被邀请参加活动。

另一位叫Katelyn Robertson的则回答:贫穷意味着很多寒冷的冬天。

因为常常付不起账单,至少每隔几个冬天,家里就会出现被断电的情况,“有时候冷到麻木,感觉就算把碎成渣的玻璃抓在手上揉都不会有知觉。”

就算有电,母亲也常舍不得开暖气或用暖炉,会批评他们浪费电。这是加拿大,在某些省份,冬天常常零下十多度。很难想象,没有暖气的房间会是什么样子。

同样很难想象的,是在加拿大这样的国家里的贫困孩童的数量。2017年加拿大最新人口统计数据显示,加拿大共有480万贫困人口,其中120万是18岁以下的儿童。在最贫困的地区中,每10个孩子中就有4个生活在贫穷线以下。

我们无法预测这些孩子以后会怎样,但上面的两个故事算是有比较“温暖的结局”。Albert说,尽管穷,儿时的他会小心翼翼地观察社交礼仪,待人彬彬有礼,尊重他人。贫穷并没有让他更加愤怒和痛苦。

Katelyn则表示,尽管穷,但他们并没有饿死,也总是有足够的衣服,“社会机构给了我们很多帮助,政府确实在帮助穷人。”他们都感激加拿大,并也希望能尽一己之力减少这里的贫穷。

奋斗可以脱贫吗?

我们常常觉得,找到工作就可以摆脱贫穷,这是真的吗?

移民Jean Kigonga是一个体力劳动者,每小时可以拿17元,已经超出了最低工资水平,年薪算起来约3万元。他和他的妻子养育着两个女孩,年幼的才3个月。他们每年可以拿到约1万元的儿童福利金,妻子因为残疾,每月有近900元的补助金。

如此算下来,他们一家年收入有近5万元。

但是这些并不够,当支付完租金、保险、汽油后,他们去Superstore时,根本不敢随意购买食物,“因为我的女儿需要尿布。”有机构还给Jean一家算过账,如果要满足他们一家四口的生活,夫妻俩都需要全职工作,每小时20.64元才能达到预算平衡。

Jean的情况并不罕见,有工作却依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情况在加拿大各城市比重不小,根据慈善机构Centraide of Greater Montreal的报告,有工作却仍然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数在增多,其中70%的人是有一份全职工作,而且越来越多的人有大学文凭。

民调公司Angus Reid2018年发表的一项调查统计显示,超过四分之一的加拿大人目前面临严重的家庭财务困难,约六分之一的国民被归类为在财政困难中“挣扎”——无钱看牙医、借钱买生活日用品。

在35至54岁年龄段,有一半被访人士都处于“挣扎”状况。他们的家庭收入在5万至10万元之间,并不属低收入家庭,但是他们身负房贷、车贷,所在地区生活指数昂贵,抚养子女开销不薄,同样面对较多的财务困难。他们中有的人同时打好几份工,但“钱总是不够用”,一旦失业就可能面临破产……

我们常常觉得奋斗可以脱贫,但在这些奋斗者身上,希望的种子已经埋下去,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开花、结果。

31岁的Jean说:“感谢加拿大,我们不要更多的福利和施舍,我们想要工作,我想在这个昂贵的城市里养得起我的家人。期望能有所改变,穷人的生活能向前迈进,穷人也可以实现目标。”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