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女留学生裸死纽约高奢网红公寓 疑因吸毒过量

2018年11月08日 08:08 互联网

【北美报告Canadanews 梅馨衍综述】2018年11月1日清晨,22岁的中国女留学生黄颖(Ying Huang,音译)被发现死在纽约曼哈顿著名的高奢“网红”公寓内。

黄颖今年刚从伯克利学院(Berkeley College)毕业,这所学校目前有4000名学生,国际学生中37%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根据2017/18学年的财政报告,国际留学生一年的学费大约在$23000。就在今年10月,这所学校刚刚被市消费者事务局起诉,指出其违反了消费者保护法和地方讨债法规,涉及诈欺学生,指出招生人员为了吸引更多学生入读,专门灌输学生想听的信息,提供有关联邦学生补助、转学学分、毕业后就业等不实信息。

她所居住的“The Eugene”高级公寓位于曼哈顿黄金地带,“纽约未来最大的开发项目”哈德逊城市广场,有室内篮球场、宠物中心、健身房和活动中心,装修布置也十分具有科技感和现代感。Studio的月租金就高达$3700,一房月租金则达$5000;这栋63层的高级公寓中华裔住客众多,其中不少为中国留学生。

据住在同层的住户表示,黄颖一个人住在此处,外出时经常全身上下都是奢侈品,有时会很晚回家,非常热衷于派对。

案发至今虽已过去了五天,但黄颖此前居住的54层依然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所有住户都大门紧闭,一片死寂。有住户则说,现在楼内华人住户都在说,谐音“我死”的“54”数字不吉利,纷纷避而不及;还有人心有戚戚,如今发生死亡案件,而该高层公寓电梯上升时速度很快,加上近来秋日阴凉,“乘坐电梯摇摇晃晃的,许多人晚上连电梯都不敢单独乘坐。”

根据案发公寓内监控视频显示,黄颖与前男友于10月31日晚参加完派对后,醉醺醺一同回到住处,前男友在两小时后就离开了公寓楼。

11月1日清晨,警方接到黄颖前男友的报案,称联系不到她,非常担心;警方赶到黄颖居住的曼哈顿西31街435号的“The Eugene”高级公寓内的一居室后发现,她赤身裸体倒在卫生间的浴缸内且已身亡。浴缸内还注满水,一个沐浴篮漂在水上,她身上则有大量瘀伤。

警方表示,当日随后逮捕了打电话报警的黄颖前男友,但未控任何罪名;警方一度怀疑二人因口角产生矛盾,但尸检后发现黄颖身上的可见瘀伤,是血液聚集产生的皮肤内层瘀血,尸体表面并无任何打斗造成的外伤。

此外,警方确认黄颖在死前一晚曾吸食过毒品并醉酒,进而怀疑是因吸毒过量导致死亡。

他死在回国戒毒的路上

在新西兰留学的24岁的Roger Lu在几年前,因为好奇和朋友一起尝试了大麻,没想到接下来一发不可收拾,毒瘾越来越大,单纯的大麻已经没法满足他的需求,于是,他迷上了合成毒品。那阵子,他每周吸食毒品,就要花掉$420。直到有一次,因为吸食合成毒品过量后昏迷,在医院住了3天,母亲才发现,孩子染上了毒品。

“我告诫过他,如果不马上戒毒,你会死的。但是他却说,‘妈妈,我想去死’”。

母亲一狠心,今年7月给儿子买了回国的机票,打算送他去山东强制戒毒。回国当天,罗杰去机场的路上磨磨蹭蹭不断浪费时间,他说自己想去厕所,结果在麦当劳的厕所里,又偷偷吸食毒品。到达机场后,在机场的厕所中又一次吸食,最后还把护照漏在家中。

在取护照回来的途中,母亲发现罗杰意识不太清醒,甚至开始颤颤巍巍,但他还是独自登上了回国的飞机,妈妈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

飞机第二天到达广州白云机场,在转机期间,他再次吸食合成毒品。此时罗杰已经开始意识模糊,甚至错过了飞往山东的航班,只能打电话给母亲求助。尽管父亲为他又买了一张机票,但是他的状况已经严重到无法登机。

没想到,刚到机场不久,Roger就忍受不了毒瘾的折磨,偷偷跑去厕所吸毒,这一吸,他开始出现意识模糊,口吐胡话的症状。

因为吸食过量出现严重幻觉,罗杰异常亢奋无法入眠,甚至称自己看到了恶魔,脑袋想要爆炸,激动地不停尖叫。最终,他因眼内血管爆裂而亡。他的父亲在最后的时刻赶到医院,目睹了儿子生前痛苦的惨状:“他的脸扭曲得已经不像是人了”。

在轮椅上“打笑气”

2017年5月的一天,25岁的韩梦溪坐在轮椅上,被推出了首都国际机场。她身上带着伤口,带着激增的五十斤体重,还带着高血压、肥大的心肌和重度肌无力的下半身。

同样的一幕6月底再次发生,她的好友杨丹和男友刘胜宇双双坐着轮椅回了国。18岁的刘胜宇被医生诊断为终生瘫痪,已彻底丧失自理能力。此前因为大量吸入“笑气”,刘胜宇得了脑出血,在美国的医院住了两个多月,花了二十多万美金。两人坐上了轮椅,不得不结束留学生涯。可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这对情侣还在车上打气。

2014年4月,19岁的林真真在洛杉矶度过十二天的春假,唯一的活动就是在酒店打气。仅有三次出门,是因为怕打气太多,酒店报警,而换了三次酒店。那12天里,她很少入睡,最长的一次睡眠,是因为打气大脑缺氧,昏睡5个小时。后来打账单出来,12天花了五六万人民币。

“别人是靠氧气活着,我是靠‘笑气’。”

“打到20分钟,我死了,那也没关系,至少我那20分钟都是特别开心的。”

一氧化二氮尝起来,是带着甜味、凉丝丝的味道。

你可以在面包店、咖啡馆、手术室听到这个名字,被装在小小的罐子里,被用在奶油发泡、麻醉手术上。1799年,英国化学家汉弗莱·戴维发现了它的麻醉作用,能使人失去痛感并发笑,因此被称为“笑气”。它并非违禁品,任何人都可以购买。

年轻人们把小罐里的一氧化二氮抽入奶泡枪中,直接对着枪口吸气;或是将气体打入气球,用嘴吸尽气球内的气体。

这种本是美国人喝酒时消遣的游戏,成了留学生们打开的一个“新世界”。而2016年9月,来自南昌的留学生韩梦溪这样吸进了第一口一氧化二氮,就从此无法自拔。

他们出现幻觉,不吃不喝不睡,不与人交流,运动神经受伤,身体部分失去痛感,喉咙和舌头变得极其脆弱,情绪无法自控。

留学的天堂,还是毒品的地狱?

北美和欧洲,已经逐渐成为毒品倾售的两大市场。

红色箭头为毒品贩卖流向

联合国《2017年世界毒品问题报告》显示,美国人消费的可卡因占世界产量的1/3,每年的毒品交易利润高达800亿美元。

在已经大麻合法化的加拿大7—12年级的学生中,有20%的人称曾经试食大麻,有43000人每天吸食大麻。

跟据欧盟发布的年度毒品报告,每年欧盟境内,有243亿欧元被用于购买非法毒品。

英国BBC曾针对2800名英国学生做过一项调查,结果显示,有56%的学生尝试过毒品。

因为这些毒品在本地泛滥,只有“入乡随俗”才算是真正融入社会;

反正只是试一下,绝对不会让自己上瘾;

独自出国留学要面对太多问题,需要用毒品带来的快乐来解压;

据说伤害比烟酒还小,所以不会有事的;

虽然上瘾了,但我有钱,买得起......

这一切一切的理由,都不足以让自己堕落成一个瘾君子。

北美君在这里不想说教,因为对于心有明镜的人,他们总会有自己坚守的底线;对于执迷不悟的人,他们总能给自己找到无数的借口。

只是希望你们能够记住:

We only live once.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