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华人口述抗战历史 专访"空中美男"陈瑞钿妻弟杨嘉执

2015年08月12日 16:04 海外视角

杨嘉执拿着2008年波特兰当地报纸对陈瑞钿的报道。

“他是我的姐夫,我的三姐夫。”这是“空中美男”陈瑞钿少校的妻弟杨嘉执在接受美国侨报记者专访时说出的第一句话。这位86岁老人的三姐夫“空中美男”陈瑞钿少校,父亲是中国台山人、母亲是秘鲁人。陈瑞钿曾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头衔除了杨嘉执的“三姐夫”以外,还有“美国二次大战第一位王牌”、“中华战鹰陈瑞钿”以及“空中美男”等等......获得勋章、褒奖不胜枚举,是抗日、二战历史中实实在在的一位传奇英雄。

杨嘉执拿着有陈瑞钿(杨嘉执左手食指处)的合影。

陈瑞钿(右一)与家人合影照片。

杨嘉执对于我们的到访十分高兴,看得出来,上海口音颇重的老人家很好客。在客厅的桌子上,摆放着有陈瑞钿在内的照片影集,杨先生似乎在记者到来之前就已开始翻阅脑海中对于“三姐夫”的记忆了。

陈瑞钿二战大事记

陈瑞钿年轻时。(图片来自网络)

陈瑞钿年轻时。(图片来自网络)

1932年19岁的陈瑞钿在爱国主义的驱使下返回中国加入陈济棠的广东空军,1932年12月1日任准尉见习飞官,1933年2月23日升任少尉。1935年,他被派往德国慕尼黑学习战斗机飞行和战术,于1936年9月1日晋升中尉。1936年两广事变时,在司令黄光锐的率领下,广东空军全数北上投奔蒋中正。1937年2月至6月,陈瑞钿被分配在杭州笕桥中央航校任战斗机飞行教官,为司徒福的飞行教官。1937年6月10日,陈瑞钿任第5大队28中队副中队长。

抗日战争爆发后,陈瑞钿所属的五大队驻扎于南京附近,并参加了八一四空战。

在1937年至1939年间,因被认定击毁五架半敌机而荣获“王牌飞行员”头衔,并协助僚机击落敌机三架。在空战中,他骁勇奋战,其座机曾三度被敌机击落,但都跳伞成功幸运生还。

1946年,陈瑞钿被美国出版社以《真正英雄的动人故事》(Thrilling Stories about Real People)为题介绍其不凡的战绩。他在抗日期间被誉为“中国战鹰”(China's Warhawk),同时也被编成美国课外读物《中国战鹰》出版。

姻亲眼中的英雄

陈瑞钿结过三次婚。第一位夫人是华侨伍月梅,是孙中山革命政府外交官员伍廷芳之女,她是在广东读书时与陈瑞钿认识的。在一次日本飞机夜袭柳州时,为救丈夫,她扑伏在丈夫身上,不幸被弹片击中遇难,二人育有2男。第二位夫人是他在美国五年治疗烧伤期间结识的美国护士小姐,弗朗西斯‧慕妲娔(Francis Murdock),育有一女,但因1945年陈瑞钿又返回中国参加抗日,两人因此分手。第三位夫人是杨瑞芝,是在中国航空公司工作时认识的,于1948年结婚,育有一个男孩。陈瑞钿现共有子女4人、孙子10人,曾孙1人。

第三位夫人杨瑞芝就是受访人杨嘉执的三姐。杨嘉执说:“在我们1984年刚来美国的时候,会在广播中、报刊上听到、看到他(陈瑞钿)的光辉事迹。他是我们移民美国的保证人。”

据杨嘉执介绍,陈瑞钿从中国回到出生地美国后仍然有继续开飞机的想法,但当时妻子杨瑞芝出于安全考虑极力劝阻。“姐姐当时表态,开飞机虽然工资待遇高,但是毕竟不安全。”杨先生说道,“这也是姐夫后来选择到邮局工作的原因,虽然赚的少,但是他们都是勤俭持家的人,所以也维持的不错。”

陈瑞钿曾经夜班工作过的邮局内景。

人们陈瑞钿少校邮局大楼内办理业务。

陈瑞钿在战斗中面部严重烧伤,杨嘉执说姐夫因面部有伤不情愿在白天工作,所以一直在邮局上晚班,“他从1952年至1983年,三十年如一日,一直在Beaverton的邮局工作,为当地的社区服务。”

民众所不熟知的英雄

告别了杨嘉执先生,记者来到陈瑞钿工作“三十年如一日”的Beaverton美国邮局(US Post Office),该建筑于2008年2月在俄勒冈州的联邦众议员吴振伟(David Wu)提案中将其命名为“陈瑞钿少校邮局大楼”。该提案是众议院第5220号提案,小布什总统在2008年5月7日签署成为法律。

当天邮局有两名轮值的工作女雇员,年纪都在40左右。其中一位在交谈时表示听说过这个楼的名字,但并不知晓陈瑞钿少校的事迹,“我们都刚刚调到这个邮局工作不久。”很多受访的社区民众同样对“陈瑞钿少校”(Arthur Chin)这个名字感到陌生。有人称,Beaverton这个城市有三至四家邮局,来陈瑞钿工作过的这家邮局办理业务的人相对其他几家要少很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社区民众说:“因为这一带此前治安较差,所以我想本地人不会习惯来这里。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新房子在这个社区周围建起,所以你会看到很多新面孔到这里来邮寄包裹。”

在听过陈瑞钿少校参加二战以及为孜孜不倦为社区服务30年的事迹之后,受访者均表示对陈瑞钿少校保卫和平、为社区做贡献的敬意。一位名叫尼尔森的长者说道:“我的父亲也是二战老兵,在战后他偶然间会想起战争的残酷和痛苦,他总是教导我们要珍惜和平。”

从陈瑞钿的出生地波特兰到工作地点Beaverton的必经之路上要路过一个小型机场,机场虽小,但就目测的飞机起降频率而言,却是十分繁忙。不知“空中美男”陈瑞钿少校在平时上下班路过此地,看到飞机起起落落时,会作何感想。

86岁的杨嘉执对“三姐夫”鲜活的记忆和陈瑞钿少校空中亮剑、战后服务社区的英雄事迹在脑海中构成了一幅皓皓的画卷,而画出这幅巨作的笔仍然没有停歇。

分享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