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斯林教堂   Rosslyn Chapel

01314402159
浏览1389次
  • 地址 :Rosslyn Chapel, Chapel Loan, Roslin, Midlothian, EH25 9PU
  • 电话 :01314402159
  • 分类 : 景点/户外 宗教名所  
  • 营业 :09:30 – 18:00
  • 标签 : 宗教名所
  • 创建 : 2013-05-13 06:54

        罗斯林教堂,又被称作"密码大教堂",它坐落在苏格兰爱丁堡市以南的七英里处的罗斯林镇,其旧址是一座崇拜密特拉神的神庙,最初是用来给石匠们居住的。该教堂是圣殿骑士于1446年建造的,迄今已有500多年的历史。

       

        地理位置

       

        教堂正处在南北交叉子午线经过格拉斯顿伯里的位置。这条纵向的"玫瑰线",是传说中亚瑟王死后移葬的阿瓦隆岛的传统性标志,它被认为是英国这块神圣领域的中流砥柱。罗斯林(Rosslyn),最早的拼法是Roslin,就是从这条被神化的"玫瑰线"得来的。

       

        建筑特色

       

        这座哥特式教堂虽然长仅21米,宽不到11米,教堂内的墙壁和天顶上,布满了共济会、圣殿骑士、犹太教和基督教式的雕绘符号,加上几处伊斯兰母题创作。虽然数量丰富的雕塑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却各有其理,并与旁边的符形紧密相关。

       

        进门时,迎接你的是异教“绿人”或称“绿色杰克”的塑像。你会注意到,它那双虚朦怪异、空洞可怖的眼睛,令人心寒胆颤地追视你在堂中的行程。据说若从总体观察,这座塑像要比周围的石制品年代久远;还有人说,给他拍照即便不是全无可能,也属难事一件。

       

        里面精美的石雕柱,引发了许多基督教、北欧和凯尔特神话,甚至还包括传说中罗伯特·布鲁斯的“死亡面具”。此外里面还有巨龙、恶魔和100个“绿色小矮人”等。人们纷纷传说,威廉·圣克莱尔是圣殿骑士团的大首领。石柱上雕刻的是玉米,而这种植物当时欧洲大陆根本没有,只有美洲“新大陆”才有,因此人们相传他的一个祖辈可能早在1398年就到达了纽芬兰,甚至马萨诸塞。100年后的1492年哥伦布才发现了新大陆。

       

        在苏格兰当地的传说中,这座教堂天顶上的213块石雕,可以组成一首完整的乐曲。而天顶石雕中小天使手里的风笛和小号,就是乐曲和弦的提示符。传说如果能够完整演奏这一抽象乐谱,就能启发人们揭开教堂的秘密,寻找到传说中的耶稣圣物――耶稣在最后晚餐中用来喝水的圣杯。正是这些奇形怪状的雕刻,为宗教历史学家提供了直观的研究依据,也为艺术史学爱好者留下了极为宝贵的财富。

       

        学徒之柱是教堂中最为摄神夺目之处,也曾有人推断圣杯就藏在柱内。不过,托尼·伍德和格莱哥·米尔斯使用地层扫描雷达探测,并未发现其中藏有任何物品。更有可能的是,柱上雕刻的本身组合成密码,传递着有关圣杯的一段秘情。依照图码,这段秘密就会由圣杯家族圣卡莱尔支脉的未来后辈们保传下去。解析密码内容的过程中,却是众说纷纭。光亮与暗影流离诡变,在不同的观察者眼中,幻化出从形态颤抖而怀有身孕的圣母、到起伏不定的DNA双重螺旋线等诸多影像。学徒之柱据说是仿形于斯堪的纳维亚神话中的“生命之树”依格德拉希尔——这神秘之树是沟通天堂与地狱的桥梁。它看来有点像“罗尔沙克心理测试”,19世纪30年代瑞士心理学家赫尔曼·罗尔沙克发明的心理投射检测法,因使用墨水斑点,又被称作“墨迹测试”。但大多数观察者一致认为其中定有所藏。

       

        学徒之柱是一位石匠的徒弟所雕,技艺运用恰到好处。传说中,教导他做工的石匠师傅前往罗马旅行,想为雕造殿柱览获几分灵感。归来时他发现徒弟已经自行完工,而雕作效果又是精妙优雅。师傅不但没有分享徒弟卓越成就之喜,反而恼羞成怒,竟至挥手击杀了徒弟。这个故事鲜明类似于有关希兰·阿比夫的传奇,说的是这位建造所罗门圣殿的石匠遭到徒属们的谋杀——起码共济会的经典中是如此记叙。不过,据说圣安得烈为耶稣12弟子之一,他的遗物于公元8世纪移藏苏格兰并为此建立了圣安德鲁斯大教堂,他也成为苏格兰的赞护圣徒。由于生前传道的经历,他还被尊崇为俄罗斯和希腊的赞护圣徒。圣安得烈的主教曾经要求延缓对这座建筑施行封圣典礼,理由是近期工程中发生过暴力事件。除此之外,教堂又有一座号称就是那位学徒的雕像,脸上还带着伤痕。那倒也可能是某人偶然或有意造成的破坏。圣安得烈从来就不尊崇美学之论和传统习俗、甚至禁行过圣诞节庆的奥立佛·克伦威尔,在1650年进攻罗斯林城堡时,曾将这座礼拜堂当成马厩。破坏也可能出自1658年一群来自爱丁堡的愤怒民众和某些罗斯林村民对礼拜堂发动的攻击,这些人将它当成了罗马天主教穷奢极欲的范例。

       

        除了异教、基督教、犹太教、共济会甚至撒旦魔教的符形系统外,罗斯林教堂还有大量关于圣卡莱尔家族自身历史的珍品和密码。公元1329年罗伯特一世驾崩后,圣卡莱尔家族中担任邓凯尔德主教的威廉,受命取出罗伯特一世的心脏并放入银制棺盒,前往耶路撒冷下葬。途中经过安达卢西亚,西班牙国王阿方索向他们求援以合力抗击伊斯兰萨拉森人,结果威廉·圣卡莱尔和他的人马惨遭屠杀。萨拉森人敬佩骑士们的英勇气概,为此将心脏交还给苏格兰(这回装在绿宝石盒内),而它被埋葬在梅尔罗斯修道院(该地与圣殿骑士有着紧密的历史关联)。威廉·圣卡莱尔的头骨和腿骨,最终被埋葬在罗斯林教堂。

       

        有不少研究者注意到,在教堂内各种描绘花草树木的雕图中,许多物种原仅生长于美洲大陆(譬如玉米和真本芦荟)。罗斯林的石匠们不应见过这些植物,因为教堂的建造比哥伦比亚发现美洲早出将近50年。然而,他们可能通过圣卡莱尔家族了解到这些植物。某些历史学家深信不疑的是,亨利·圣卡莱尔(别名“航海家亨利王子”)曾早在1398年率领12艘船驶达美洲。这次航行遗留下几丝残迹:(加拿大)新斯科舍的布雷顿角岛上,至今还有一尊圣卡莱尔舰队所使用的火炮。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西塞城,既可见到亨利·圣卡莱尔手下一位骑士的坟墓,又有一幅在石壁凿出的14世纪骑士雕像。罗得岛州的新港市还有一座苏格兰特色的中世纪型双层圆塔。塔的外观与(苏格兰)奥克尼岛上12世纪修建的奥菲尔教堂非常相似,而且又是圣殿骑士教团的建筑风格。

       

        相关传说

       

       

        有个特殊传说,讲的是每当圣卡莱尔家族有人去世,罗斯林教堂的石头就会散洒上一层光辉。关于这种现象的最近报道,发生在该家族一位年轻成员参加第二次世界大战而丧生后的第五天。华尔特·司各特勋爵(苏格兰小说家和诗人,1820年受封男爵,晚年就住在上文所提的梅尔罗斯修道院附近。)在他的《吟游短诗》(The Lay of the Minstrel)中也曾描述过这种神奇现象:

       

        在罗斯林阴郁笼罩的夜色中,

       

        一道奇幻的灼光凌空闪现;

       

        光芒覆盖远胜守夜人的篝火,

       

        也比最亮的月色更加红艳。

       

        有关罗斯林教堂最为扣人心弦的传奇,讲述的是隐匿在那里的某桩宝藏。探索者们发现了一座纵深和高度都与教堂等同的地下密室,但眼下的通道只有一条非常古旧的楼梯,其中却填满了细沙。威廉·圣卡莱尔(尊号“端庄者”)从圣地带回来了“圣物”或叫“血刑架”——号称是真正十字形架的一个部分,并浸透过耶稣的鲜血。“圣血十字架教堂修道院”就是遵循这件遗物命名的。

       

        圣血十字架和斯昆命运石(公元843年,肯尼斯一世统合皮科特和斯哥特人,建立苏格兰国。他把“命运之石”带到都城斯昆,由此成为加冕圣坛。1296年,英王爱德华一世将此石移置威斯敏斯特教堂。700年后,英国首相梅杰宣布将它还回苏格兰。作者在前文曾说,它是圣经中天梯边的雅各在睡梦中所枕的石块;另有传奇说它来自古埃及或古爱尔兰。)在苏格兰王室加冕礼所用宝物中当属最为珍贵的两件。16世纪宗教大改革期间,威廉·辛克莱勋爵收存了许多苏格兰王室的宝物,而人们相信他把东西藏进了罗斯林教堂。果真如此,它们今天就极有可能还在地下密室中。此外,圣殿骑士们在天主教廷搜审期间从法国运到苏格兰的宝物中,有些据信也藏在这座密室之内。它里面还可能存有公元1世纪耶路撒冷萨道克(又称为萨杜赛派,公元前1世纪形成的犹太学派。他们在政治和宗教上,反对保守拒外的法利赛学派。因为拒信复活、个体永生和天使圣灵,按圣经记载他们曾与“伪善”的法利赛派一同遭到耶稣的驳斥。公元70年圣殿被烧后该派消失。)祭司们撰抄的经卷。按推想罗斯林教堂应为我们展现的所有宝物中,这或许是最为珍贵的一件。它可能也是威廉·辛克莱勋爵所撰铭文的隐喻之物——那段铭文用拉丁语镌刻在“学徒之柱”旁边的一根楣石上:

       

        酒力强大,国王之力更大,女人之力又在其上,但真情至理能够征服一切!

       

        历史沿革

       

        罗斯林教堂从1446年开始修建的那一天起,就有了各种神秘传说:圣杯在圣殿骑士团的护卫下被送到此地后从此不见踪影;耶稣基督的头被制成木乃伊藏在了这里……而小说《达·芬奇密码》的作者丹·布朗正是受到这些传说的启发,以这座古老的教堂为场景演绎了一连串扣人心弦的故事情节。当地导游告诉我们,罗斯林教堂的建造者并不是小说中所写的圣殿骑士,而是一位叫威廉·圣克莱尔的伯爵。这位伯爵的初衷是要以格拉斯哥主教堂为蓝本,建一座集信徒礼拜、宗教研究以及宗教文献收藏于一体的天主教堂,其原名本是“圣马修大教堂”。

       

        正如丹·布朗在《达·芬奇密码》一书中指出的那样,罗斯林教堂的绰称是“密码大教堂”。在某些情形下,它还被叫做“石雕挂幔”或“石景花园”。所有这些称呼,都比它的“基督教”本名“圣马太同道联修教堂”更加生动诱人。该头衔指明,它是一处圣公会式的全功能礼拜场所。那些绰称却相当正确地表露,罗斯林教堂隐藏着某种远超其他基督教设施所有的信息。事实上,研究《圣经》和《死海古卷》的权威学者、菲利普·戴维斯曾说过,除掉19世纪的增改之外,这座建筑里没有半点基督教的东西。他得出的结论是,建造它是为隐匿一桩中世纪的秘密。因为跟共济会创建的相互关联,它在爱丁堡又被称作“共济会第一团所”。

       

        某些人说“罗斯林”是苏格兰北部的盖尔语,意为“逐辈传承的古老知识”,另有人把“罗斯林”拆为凯尔特语中的“罗斯”——岬地,和“林”——瀑布。或许更有趣味的译文是“从天而降的石头”——隐含着共济会、炼金修法派和撒旦教的意味。乏味透顶的诠释,大概要数《卡赛尔苏格兰名称字典》给该词所下的定义:水塘边的泥沼。

       

        罗斯林教堂是为奥尔科尼的王公——威廉·圣卡莱尔建造的,而完工者显然是他的儿子奥立佛。圣卡莱尔(Saint Clair,当今缩合为“辛卡莱尔”)源自拉丁“Sanctus Claris”,意为“神圣之光”。经剑桥大学地质研究所长杰克·米勒博士确认,建筑石料与在耶路撒冷找到的完全相同。恰似丹·布朗在《达·芬奇密码》中指出、而《希兰钥匙》(该书1998年在欧洲发行后,引起巨大的学术震荡。两位作者都是共济会员,论述上至埃及法老下到耶稣密卷,证明共济会才保持了正宗耶路撒冷教会的礼仪传统。希兰即前注中领建所罗门圣殿的神匠。)一书的作者克里斯多夫·奈特和罗伯特·洛玛斯又证明的那样,罗斯林教堂的平面图与所罗门圣殿几乎等同。尺寸过大的西墙,尤能使人想到希律王圣殿(所罗门圣殿于公元前586年毁于巴比伦人手中。前538年,回归故土的犹太人在废墟上重建“第二圣殿”。公元前20年,经希律王改修后以其名称谓。公元70年遭罗马人焚烧,今日所余只有一面西墙,俗称“泣墙”)。所罗门圣殿前的波亚兹和雅克因(传说中神匠希兰亲手雕做的两根殿柱。)两根圆形雕柱,也以完全相同的位置竖立在罗斯林教堂门前。更有甚者,天棚悬挂着边缘饰有凸点的巨大辛卡莱尔十字架,它指在地面上的位置,与耶路撒冷所罗门圣殿中保藏“万圣之圣”(保藏犹太教“约柜”的殿内密室。)的地点恰好相应。

       

        当圣殿骑士们中世纪在欧洲四处建立大教堂时,曾将石工雕匠招纳入圣殿骑士教团的基层。圣殿骑士教团的势力消亡后,这些石匠在欧洲大陆仍旧遵奉往日的礼教习俗。圣卡莱尔建造罗斯林教堂,没用本地苏格兰工匠,而是从欧洲招雇这些前圣殿骑士教团的石匠。正是在这种形式下,诞生了“苏格兰教礼自由工匠会”,而从那时起直到如今,圣卡莱尔家族成为该会的世袭赞护者和大师。

       

        圣卡莱尔的祖先出自诺曼底,自公元10世纪起就是欧洲最具影响的家族之一。他们最早威胁到的,好像是1124—1153年间在位的苏格兰王戴维一世的裔传。1057年,苏格兰王马尔科姆三世(即那位“大头马尔科姆”)将罗斯林赐为圣卡莱尔家族的伯爵封地。圣卡莱尔家族的玛丽,嫁给了郇山隐修会的第一位大师——让·德·吉索尔。我们知道,郇山隐修会组建于与其相关的圣殿骑士教团。距今最近的一位大师,无疑又是自称为圣卡莱尔后裔的皮埃尔·普兰塔得。

       

        旅游特色

       

        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罗斯林一直是一个冷清、安静的山村。然而,自2003年《达·芬奇密码》一书出版后,一向冷清的教堂突然变得热闹起来。2005年仅前10个月游客人数就超过10万。而在2003年前,教堂每年接待游客不到1万人。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