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 4620  |  回复: 0
    查看: 4620    回复: 0 收藏
  • 一字并肩王
    Avatar
    • 帖子 7385
    • 注册 2013-06-04
    • 威望 2 个
    • 银子 9005 两
    Avatar
    2019-12-15 00:15 (1楼)
    2019-12-15 00:15
    跳转到  


    1

    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爱自己。

    人人都认得这三个字,但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

    人人都知道这个道理,但不是人人都能知道它到底在讲什么。

    爱自己,是一种自我需求。

    满足自己的欲望,做出对自己有利的事,得到应有的尊重,自我感觉满足,这都是爱自己的表现。

    很明显的是,在一帆风顺的时候,我们非常容易爱自己。

    如果今天风和日丽,没有多少工作,也没有烦人的同事和客户,一整天的安排都顺顺利利,得心应手,那么你心情就会很好。

    然后你会想着吃点好的犒劳自己,去购物庆祝一下,还有更多的空余时间和朋友聚会,处理自己的杂事等等。

    完美的一天里,爱自己也可以完美实现。

    但如果今天的天气很糟糕,从早晨醒来你就一路点背,上班迟到,方案被毙,又有临时的工作和安排,还和同事起了纠纷,那么你心情就会很差。

    然后你就没办法正确面对生活中遇到的一点点小事,稍有一点波折就会大动肝火,甚至会愤怒和做出一些不理智的行为。

    我们的诸多愤怒——我曾讨论过——其实都存在着转嫁效应。

    就像你在对一个人发火,但实际上你并不是因为这个人而愤怒,只是将自己憋在心里的愤怒转移到了现在这件事上。

    愤怒的导火索,只是当下的某人某事,却不是你愤怒的最初由来。

    而在面对我们诸如痛苦、难过等情绪时,我们更加容易将它们变成一种偏激的理解,用以发泄。

    发泄,只是一种宣泄,但谈不上什么有效的策略。

    2

    你可能也会有这样的体会。

    当你此刻开心或内心比较平静时,你会对自己好,主动采取各种方式去优待自己。

    但如果你此刻难过或痛苦时,你更多的是在应对这种情绪。

    在你感觉难过的时候,你肯定是不爱自己的,甚至是怀疑自己和别人。

    举个例子,比如某个人最近失恋了。

    那么他就非常容易关注自己这种失恋的状态,用各种方式去应对。

    比如长时间陷入糟糕的情绪里无法挣脱,比如酗酒、失眠、怀疑、怒骂,总之不能用更加理智的办法去看待失恋这种事。

    这是人之常情。

    但这些都不是有效的策略。

    也就是说,这都不是爱自己的体现。

    我们能在心平气和的时候,好好爱自己。

    却很少能在感知痛苦时,依然爱自己,更多的时候,我们是在自虐,根本不是在爱自己,甚至刻意在恨自己。

    就像有句老话说,身体感觉难过时,心里好像就没那么难过了。

    用外界的糟糕体验,去抵消内心的失落和消极,一时用来宣泄,这不是最佳的应对情绪的方法。

    爱自己,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是:满足了自我的需求。

    就像失恋,如果从根源上说,应对它最好的方法是那个人回来,这样才算是满足了此刻的需求。

    但现实中,那个人离自己而去,所以我们才会发疯一样的难过,无论做什么都没办法弥补失恋的痛苦。

    于是,我们开始寻找其他办法去进行迂回式填补。

    而在这些补救措施里,通过精神自虐的方式是最常见的,但从心理学上来讲,也是最无效的。

    在一段关系里,我们渴望被关心、关注、重视、回应,尊重,这些都是内心真实的需求。

    如果满足不了这些需求,我们就会感觉空虚。

    而想要填补这些空虚,并不是找一些东西来进行被动补偿。

    而是,你要学会主动的自我补偿。

    3

    自我补偿,就是在感知到痛苦时,我们爱自己的重要方法。

    简单意思就是说,在你感觉不爱自己的时候,更要好好去爱自己。

    理论上来说,你渴望被关心和尊重,但如果得不到,你是否还要一直像个索要糖果的孩子一样去傻傻等待,还是你应该学会自我关心和自重?

    就像你失恋了,你觉得没人爱你了,你身边空无一人。

    你渴望重新得到这些美好的恋爱体验。

    那这时有效的策略不是去哭去闹去用偏激的想法来进行补偿,而是想尽办法学会自我关爱,学会重新独处。

    前者只是一时的泄愤,后者才是能够真正帮助你走出困境的方法。

    但,我们实在容易被情绪左右。

    就像恋爱时做什么事情都是两个人,但此时你要一个人去生活,难免就会自怜自艾,根据生活中的种种参照物,得出一个“我现在好可怜”的结论,然后再推导出前任好渣等各种各样的自我安慰。

    而这些,都是无效策略,都不是真正的爱自己。

    虽然它看上去能让自己好过一点,但正如陷入泥潭中不懂得自救,只是一味的感叹进行安抚,实际上对于脱离困境毫无用处。

    真正的爱自己,就是你要在任何时候,都知道自己应该做点有用的事情。

    何为有用?

    就是真正能够帮助到自己。

    既然已经无人在你身边扶你一把,那你就要学会自我坚强。

    安抚痛苦,远不如解决痛苦,更加彻底。

    而了解痛苦的来源,比发泄痛苦,更加能够让自我清醒。

    4

    那什么是痛苦呢?

    一提到痛苦,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需求无法满足。

    我要再次提到马斯洛的需求理论。

    它分为五层。

    从低到高依次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自我实现需求。

    可以理解为,我们的需求,是从物质到精神,从身体到灵魂,从外在到内在。

    人们真正的痛苦,源于内在。

    因内在无法被满足,才会感觉怅然若失。

    非常简单的例子,如果你和一个富翁进行财富比较,你觉得你没有他有钱,你会有些羡慕或者嫉妒,这不叫痛苦。

    但如果你此刻生了一场大病,却没有钱医治,那这时的感受就可以用痛苦来形容。

    痛苦是关于自我的真实感受,是需求没有被满足的直接体现。

    那这时,应对这种没钱的痛苦,就会出现两种策略。

    一种是整天唉声叹气,说自己没钱又患病,悲观消极。

    一种是想尽办法筹钱,努力想要去解决问题,并不放弃希望。

    很明显,前者无效,后者主动。

    前者是许多人的常态,后者才能体现出爱自己的层面。

    有时,我们经常善于通过自我安慰、做白日梦、自怜自艾、逃避和躲藏、推卸责任等等情绪上的应对来处理我们的痛苦。

    虽然它们有时会有一点用处,但归根结底,它都不是有效的方法。

    因为它们并没有解决你的问题。

    就像你整天哀怨自己没钱,自我安慰平淡是真,虽然一时半会儿会感觉心里好受些,但再过一会儿它的安慰剂效应就会消失殆尽。

    并不是安慰无用,而是安慰无法真的解决问题。

    5

    所以,在我们遇到难事,感觉痛苦时,爱自己的正确方法,就是解决问题。

    越是感觉最近不爱自己,越要刻意去关照自己,好好对待自己。

    我知道,它做起来有些困难。

    因为人在面对消极情绪时,总不能够调动主观能动性,总是被情绪牵着鼻子走,总是患得患失又瞻前顾后。

    这时,你就应该学会培养自己新的思维惯性。

    这是你爱自己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

    曾经,你或许在一遇到事情的时候就首先想一些消极的层面,甚至自暴自弃,虐待自己的身体和精神,让自己就这么沦陷下去。

    我要十分认真地劝你一句:别这样。

    虽然它不是什么错,但它属于无意识思维惯性。

    这种无意识,会把你拉入一个自我消极的深渊,让你觉得只有“难过”才能让自己“好过”,只有身体痛苦才能抵消精神痛苦。

    这些无效的策略,说到底,都是内心对自我的控制力不够的体现。

    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不是一个频繁无意识使用无效策略的人,他应该是一个积极应对的人。

    所谓积极,不仅是正面、直面、乐观,更重要的是,他能明确知道,自己正在处于一个怎样的状态,不再浑浑噩噩。

    一种无效策略,可能暂时会有安慰作用,也会让自己觉得不费劲,但它最糟糕的地方,就是无意识地让你学会了消极面对,甚至以后不敢再去面对。

    积极的策略,会让你懂得该来的总会来,来了就去面对的道理。

    一个爱自己的人,应该是一种“放长线”的人,愿意用当下的自我控制,去换取真正解决问题的途径。

    不被痛苦完全绑架,能够在消极里依然积极寻找出口,去真切地解决当下的问题。

    自我满足,只是爱自己的一个层面。

    自我解决,也是爱自己的重要体现。

    能够在痛苦时,不仅学会了自我安抚,还学会了自我解脱,这才是有效的策略。

    最后举一个小例子:

    在你遇到某些破事时,你可能最先想到的是:为什么总是我遇到这些事?为什么偏偏是我?

    这是无效策略。

    爱自己的思考,应该是在这些情绪后,继续发问:我能从这些事中学到什么?

    如此一来,你所看待事情的角度,马上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你那么爱自己,干嘛要自己找委屈受呢?

    既来之,则安之。

    若安之,需解矣。
Noavatar sm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