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团灭团派中坚,堵死胡春华入常路

2017年09月13日 20:08 胡亥博客

最近,《太子党团派们落选19大代表 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落幕》一文中,对新出炉的19大代表名单进行了分析,认为毛太孙和刘源、刘亚洲等太子党,以及以周强为代表的团派新锐势力在此次换届选举中全面淡出,标志着江湖时代的老旧政治派别将彻底退出历史舞台,习近平为首的闽浙帮、之江新军将成为政坛主导,开启了第五代领导人的新时代。但是我们仔细分析,就太子党的情况看,除了毛太孙形象欠佳、不登大雅之堂外,刘源、刘晓江、刘亚洲的集体退出,年龄的因素居多,属于正常退休,而并非红二代、太子党整体势力全面衰落。可以说,太子党红二代仍然保持着较强实力,特别是在军队中,这一点更为清晰。

刘源、刘晓江、刘亚洲分别出生于1951年2月,1949年2月,和1952年10月,年龄分别66岁,67岁和65岁,均已达到或超过正兵团级的退休年龄65岁。目前在军队改革中,除了中央军委副主席外,达到或超过65岁的军队将领则必须退休,无一例外。所以这“三刘”没有进入19大代表名单,应视为正常的退休,而不是太子党红二代淡出历史舞台。这是因为首先习近平本人就是属于这个群体的一员,同时,身为红二代的张又侠、李尚福、苗华等,都是中共将门之子,具有太子党红二代的血统,而他们都将在19大后的新军委中担任要职。我们必须承认,太子党红二代势力已经初步在中共军队中掌控了局势,在未来的军队发展中,必然起着越来越重要的支配作用。

而就共青团势力的情况来看,出局19大的这三个团派干将,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以及团派出身的江苏省常务副省长杨岳等,均为正值年富力强的50岁左右,本来具有无限政治前途的年龄和地位,不存在退休问题,也没有现行的贪腐嫌疑。但现在这几个人一起被终止政治前途,或者说遭遇重大挫折,说明习近平对团派实行斩尽杀绝的策略,为的是在不远的将来,彻底断绝团派的香火,使其作为政治派系烟消云散,彻底消失。

从高层仅剩的团派势力来看,除了李源潮、汪洋、胡春华以外,退休的退休,被抓的被抓,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只剩下这个周强了;而周强作为团派,很早就做到了副国级,与其他官场蹉跎的大部分团派相比,他始终处于是非之外,逍遥自在,官运甚佳。而目前团派整体处于下风的情况下,习近平完全没有理由让官声一般,无特殊贡献的周强继续占据一个副国级重要职位,腾出来给其他更重要的自己亲信或者江系干将,这对于向来雷厉风行的习近平来讲,是很自然的事。而其他两个人,很有可能是当今副部级干部中仅存的两位团派后备干部,具有彻头彻尾的团派背景;目前在官场中,纯粹的团派背景往往会被视为左道旁门,受到歧视和猜忌;有这种背景的人,大多会寻找其他靠山,洗白自己,摇身一变成为其他山头的人员。而这三个人,可能是太有名了,不便改换门庭,被习近平做了消平山头,清除异己的刀下之鬼。

曾经对舆论产生重大影响的日本朝日新闻,关于中共19大常委人员的预测,习近平、李克强、韩正、栗战书、汪洋、胡春华、陈敏尔这七个人,把胡春华作为常务副总理人选,放进中共常委,使中共习近平和团派的势力各占一半,而韩正一人代表江系势力。这个蛊惑了大批读者的荒谬预测,其最不合理之处就是把团派势力提升为与习近平势力势均力敌的派系力量,这是从根本上违反了18大以来江习王一直执行的打击团派势力,使其逐渐消失的根本策略。

我们想象一下,按照这个安排,习近平身边陈敏尔、蔡奇、刘鹤去主管鸡肋事务,并听从团派调遣;江系大佬韩正去坐政协清水衙门;总理职位继续由李克强担任,同样出身团派的胡春华担任常务副总理,两个人一正一副,把国务院变成团派天下,领导习近平和江泽民的人马,掌握金融大权、财经根本?这有多大的现实可能性?即使在胡温全盛时代,团派也从未掌握过经济主导权,向来是大权旁落,政令不出中南海,而目前团派已山穷水尽的情况下,如何还能掌控国务院根本大权?除了某些气功组织可以罔顾事实编造这些故事以外,还有谁能相信这些脱离现实的凭空臆测哪?

胡春华、李源潮和汪洋等,都属于胡锦涛团派门下,而团派整体势力,已经随着胡锦涛的退休,以及令计划的垮台,树倒猢狲散,土崩瓦解了。除了李克强彻底投靠江泽民,早与所有团派人士断绝来往之外,绝大部分仍在台上的团派上层人士已被边缘化,局促一隅,受制于人,前途渺茫。

团派的崛起源于其首领胡锦涛作为中共第四代领导人,于2002年正式接班,团派人士全面上位。表面上,团派终于成为了主要执政势力。但这只是恶梦的开始。江泽民退居幕后,暗操权力。在政治局,国务院广插亲信党羽,占据关键职位,保留非常时期重新掌权的余地。在军队事务上,江泽民名义上向胡锦涛移交军权的过程,实际上是逐步巩固,扩充军权的过程,胡锦涛身为军委主席,可是决定不了任何军内事务。胡温十年蹉跎,一事无成。

作为名义上的党政军领导人,胡锦涛不得不为其执政十年经济改革停滞不前,以及社会不公及乱象负责。而胡的大秘,中办主任令计划出于个人义愤,以及维护团派整体利益,采取极端行动,对以江泽民为首的垂帘听政集团主要成员,跟踪盯梢,以特殊手段收集证据,私人信息,被指控破坏政治规矩,搞阴谋诡计的罪名贬斥他处,随后被捕下狱。江泽民借此机会,采用清君侧的手法,调离胡锦涛秘书人员、贴身亲信,削夺其所有权力,使胡锦涛变成孤家寡人,只好裸退以求自保,从此远离权力中心。而其他团派大员受胡锦涛失势,以及令计划事件影响,惶惶如惊弓之鸟,风声鹤唳,人人自危,一时间团派内部群龙无首,愁云惨雾,溃不成军,从此树倒猢狲散,各奔东西。

总的来讲,江泽民利用团派作为执政傀儡,历经十年;即使没有令计划事件,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团派也难逃被江泽民作为异己清除掉的命运。因为江泽民的垂帘听政仍在继续,如果不清除团派势力,对其继续把持朝政多有不便;且如果第四代与第五代领导人联手对付老江,将使江泽民无法应对,搞不好要出大问题。所以,在第五代领导人上台之前,搞垮胡锦涛团派势力,把胡的政治影响降到最低,使其孤掌难鸣,呼唤不灵,威风不再,断绝其与第五代的联系,就成为江泽民当时的第一要务。

在习近平上台之后,习王以反腐的名义继续大规模展开对团派的清洗,与对周永康为首的石油帮清查一起,并列成为习近平反腐肃贪的两大主干线索。

中纪委为了寻找令计划的罪行证据,对团派老巢山西,以及与团派势力关系极深的江苏、云南官场实行大手术,挖地三尺,顺藤摸瓜,无所不用其极,剑指团派高层李源潮、袁纯清等;秦光荣、白恩培、金道铭、申维辰、令政策、杜善学、白云、任润厚、聂春玉、陈川平、赵少麟、杨卫泽、季建业、仇和直到后来的王三运等近百名前团派省级副省级大员相继被抓,县级、地级的团派背景干部几乎全部落马;山西许多市县领导班子因反腐双规大批干部,处于严重残缺不全,工作停滞的状况。袁纯清、罗志军、王儒林、张宝顺、强卫、王学军、鹿心社等团派诸侯全部离职,黯然退休。到目前,可以说团派所有中坚势力早已被铲除殆尽,名存实亡,剩下的几个前团派大员度日如年,如履薄冰,不被反腐扫到,已是万幸,至于入常梦,恐怕要等下一辈子再做了。可以预见,在今后的政治生活中,团派将淡出人们视野,十九大后,逐步被人们忽视,直至被遗忘。而习近平在19大参与者名单上,釜底抽薪,团灭共青团派中间势力,也正是这种思路的完美体现。

胡春华作为团派嫡系,现任广东省委书记,年龄是其优势。曾经与孙政才一道,被视为新一代接班人选。但由于团派整体处于被整肃的态势,胡春华陷入了进退维谷的艰险境地,干也不是,不干更危险,随时被新一代领导人铲除;同时广东省已不再是改革重镇,经济领头羊,其外贸型经济已经失去活力,渐成包袱,在此地任职,已经丝毫没有地域优势,再加上团派身份,胡春华几成票房毒药。18大以来,胡春华忍辱负重,紧跟习王步伐,反腐倡廉,先后查处朱明国、万庆良等省级大老虎,其他小老虎不计其数,得到了习王好评。但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其先天团派接班人身份,成为他的永远梦魇。特别是孙政才被反腐拿下,更让其暴露于媒体、大众的聚焦之下,进退失据,处境尴尬,已无任何回旋余地,可以说注定受到来自高层的重大猜疑,其个人前途已经走入绝路,不可能再受到当局信任,19大上入常之路已被堵死,能做一个花瓶,保住身家地位,躲开大众的关注,应该是更现实的考虑。但胡春华好在年轻,可以再干十几二十年,目前蛰伏待机,将来时来运转,也不是不可能的。

我们知道,目前海外媒体中,有关中共高层政治研究的话语权,掌握在气功组织手中,他们凭借庞大财富,拥有着庞大的媒体网络,聚集着大批专业人才,垄断话语权,宣扬江习斗、习王李神圣反腐联盟,把矛头指向第四代领导人江泽民,幻想借助习王反腐,拿下江泽民,为死去的同好报仇。这种感情是可以理解的。他们的理论直接影响着纽时、美国之音、法广、BBC等海外关键媒体。这次朝日新闻的常委预测名单,应该就是在气功组织影响下的结果,其目的是编造团派虚假实力,淡化江泽民影响,宣扬江系势力的穷途末路。我们在研究中共政治,应时刻牢记这一点,重在实事求是,不受来自各方面的干扰。

相关阅读

评论(1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