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广播是如何瓦解铁血纳粹的

2017年06月19日 20:08 乔克博客

在战争中,情报战是非常关键的一环,能够及时准确的获取敌方情报就有很大的把握左右战场局势。而二战中的英国人正是利用这一点,反其道而行之,用一个假冒的德国电台,跟纳粹们玩起了心理战。

希特勒也许没想到,他的敌人如此“狡猾”(图源:VCG)

那是1941年5月23日,下午快到五点的时候,“长官”的广播生涯开始了。“长官”在接下来大约六分钟时间内所说的东西,是监听短波广播的纳粹军队之前从来没有听过的。通过粗俗的话语,过激的言辞和绘声绘色的色情描述,这个新声音向纳粹官兵们讲述了一个又一个败坏纳粹事业的无能和腐败事件。

一个假电台的破坏力

那时德军官兵中几乎没有对纳粹官员的批评,即使有,也不会是公开的。自然,被严格控制的德国电台只会播放官方认可的新闻,德国民间音乐以及古典乐。但是现在,在一个由德国政府授权的广播频段上,一个自称忠诚的纳粹党员、旧普鲁士护卫军老兵的人正情绪激烈地表达着他对纳粹领导者的愤恨。

每天下午4点48分开始,每小时重复一次,“长官”在一晚又一晚的电波声中向纳粹官兵们传递着他那恶意昭彰的谴责。他把德军接连的失败归咎于执行希特勒征服世界的空想。

他用脏话连篇的激烈演说痛批纳粹官员的愚蠢可笑,性欲变态和玩忽职守,谴责他们赞扬“在俄国被冻死的士兵是对义务忠诚的体现”而漠视德国人物资贫乏的行为。他对腐败和不道德事迹的报告夹杂在有关战争和后方生活情况的新闻中。

但是这都不是真的。这些假新闻是二战期间英国政略作战执委会(Political Warfare Executive, PWE)炮制并散播的,用来对抗纳粹的诸多诡计之一。

“长官”那设定好的过往不是真的,他的名字也不是,他那生动的独白,加密的信息这些全都不是真的。当被激怒的纳粹党员发誓要封锁他的广播,追踪出他的位置时,他们实际上是在找一个幽灵。而最终“长官”的广播进行了700期。

实际情况是,“长官”的声音来自一个被德国政府驱逐出境的,名为彼得·塞克尓曼的39岁德国人。战前他是一名记者和侦探小说作家,1938年这位土生土长的柏林人逃离纳粹德国,来到了英格兰。

他在广播中的声音活灵活现地表现了一位愤怒的普鲁士军官的那种刺耳嘲讽的语调。由于对兵营中的脏话和希特勒治下的德国都足够了解,这让他在抱怨纳粹领导者的缺点时能够说得头头是道。“长官”只是英国政府实施的宏大的反情报计划中的一部分。

被色情撬动的人心

作为一个记者和电台人,德尔默知道最大的挑战就是吸引听众。他认为以低俗做为切入点是获得在今天被称之为“市场份额”的最有把握的方式。他把这种方法叫做“由色情推动的宣传”。

他从宣传大师那学到很多:那时他已经注意到希特勒在宣传方面的成功——希特勒利用纳粹的宣传和关于犹太人的假新闻吸引了大量听众和极高的支持率。

战后他写到,“我决定使用色情广播去吸引听众的注意力。我的‘长官’(希特勒在他的小圈子中总被称为长官,所以我决定也称我的英雄老兵为长官)成为了电台版的施特莱切(译者注:施特莱切是一个纳粹政客。他是反犹太人的《先锋报》的创始人、所有者和编辑),区别是色情的激烈演说的受害者是纳粹而不是犹太人。”

他回忆到,“长官的色情作品费了我很大的劲,我花了很长时间耐心研究,寻找新的形式,并把这些东西广播给我们的受害者——希特勒机器中的齿轮们。”他坚称,“我们立马就取得了成功。”

每一个电台都执行一套经过研究的混合方法,德尔默后来称之为“报道、报道、色情、报道、色情”——将色情、反纳粹的咒骂以及关于战争和后方生活的真实情况混合在一起,这简直令它的听众们无法抗拒。德尔默一想起“穿皮衣的盖世太保恶棍“徒劳地满欧洲追捕”长官“和他密谋造反的同伙就感到高兴。

1944年,随着诺曼底登陆的日期临近,PWE加足马力实行他们的骗术。两个新的“灰色”电台——Soldatensender Calais和Kurzwellensender Atlantik(加来士兵电台和大西洋短波电台)——开始对德国的海岸守卫者们进行广播。

电台用德国士兵们难以获得的新闻、德国体育报道、德国流行舞曲还有被禁止了很长时间的美国爵士乐和摇摆乐来诱惑它的听众们,从黄昏播到黎明。而从头到尾地夹杂其中的是:貌似真实的入侵准备报告有意令德国情报官员相信进攻的的范围要远比实际大得多。

德尔默继续利用他标志性的事实和谎言的混合体,通过无线电波和印刷品进行狂热的黑色宣传,一直到战争结束。随着盟军的推进,他还更改了发射机所在地,调整他的广播目标以适应新的听众。

用真实的谎言来迎接胜利

战争结束后,他重回新闻行业,甚至再次报道起德国。他还写了几本书,包括两本回忆录。其中一本叫做《黑色的飞去来》(Black Boomerang),聚焦于他主管PWE黑色宣传行动的那段时光。他还就心理战进行授课,甚至成为美国情报机构在这方面的顾问。

至于“长官”,他的电台生涯结束得很突然。大概是因为担心德国听众会逐渐对色情诱惑不感兴趣,德尔默决定,在现实的结局中,他应该让“长官”为反纳粹事业牺牲“生命”。而为了结束“长官”的电台生涯,PWE在1943年11月11日,G.S.1的第七百期节目中安排了盖世太保的突然搜查。

“我总算抓到你了,你个蠢猪!”一个人大声喊道,然后是一串机关枪的声音,“长官”就这样被“杀死”了。电台此时似乎应该沉寂,但是一个PWE的职员,显然没有意识到“长官”的死,把枪战又重播了一遍,这可能暴露了他们的计谋。不过不要紧。在战争结束前,德尔默和他的PWE职员们还会用适当的一点事实混合着谎言,炮制出许多其它新闻——为了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

相关阅读

评论(0个评论)

写评论

Noavatar small

评论需要登录。 登录 注册